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44章: 风与水的痕迹 (十九)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44章 风与水的痕迹 (十九)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餐饭吃的沉闷。

他和她都不说话。

她崴了一勺子红烧肉在面前的盘子里。

惟仁看了她一眼。

她又崴了一勺。

惟仁眉尖一蹙。

她第三次伸出手,他吃米的动作就停在了那里。

于是她变了方向,去崴汤。

嘴角露出一丝笑。仍是低着头,乌木镶银的筷子,夹红烧肉吃。吃了一块,又吃一块。一会儿的工夫,面前的肉都进了她的肚子里。她正要喝汤,只见他静静的替她又崴了一勺红烧肉放在碟子里。

她瞪着他。

他眼睛亮晶晶的,闪着笑意。

她有些气恼,但还是说了声“谢谢。”

“不客气。”他仍低头吃他的饭。

肉还是被她消灭了。

惟仁早就吃完,在一边静静的坐着。

自端这时候才意识到,那盘子红烧肉几乎都被她吃光了。

也许是觉察到她的窘,惟仁小声的说:“范大厨烧的红烧肉是京城里第二好吃的。”

她忍了忍,终究没忍住,问道:“那第一好吃的是谁烧的?”

“我们学校食堂的大师傅。”

自端自然是不信。军校伙食虽好,但是,学校里的食堂,再好吃也有限。范大厨,那祖上可是御膳房出身。她轻轻的哼了一声。

“我第一次见女孩子吃肥肉这么利索。”他说。

她没出声。心想你才能见过几个女孩子。

“虽然我见过的女孩子不多。不过无一例外。”他说。

自端低着头,将面前的筷子摆整齐。心想我就是那个特例。

顾惟仁说:“没想到今天瞧着特例了。”

她有点儿吃惊的抬眼看着他,心想这人会读心术不成?她眯了眼睛,说:“您这么说,是不是就想说我吃的多呀?”

顾惟仁被她的一个“您”字给唬的一愣,白皙的脸上顿时一红,说:“……不是。”

“不是最好。我用好了。您呢?”

“我……也吃饱了。”

自端站起来,将他的碗筷收起来。惟仁又愣了一下。他忙站起来,两个人开始收拾饭桌。家里的保姆从窗子外面看到,很快的走进来,不要他们动手。自端默默的,仍是帮着保姆把桌子收拾了。保姆一头一脸的汗。自端却泰然自若。她洗过手,从厨房出来,看到站在廊下的顾惟仁——靠在朱漆的廊柱上,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她亦静静的回望他。

院子里的梧桐树上,忽然传出了一声蝉鸣。很短促,却很尖利。

两人不约而同的抬头看过去。其实什么也看不见。

又一声。

仿佛是试探。

“吱…………”这下是不间歇的长而高频的鸣叫了。

两人似乎都松了口气。

看着对方,微笑了。

夏天,就这样来了。

……

顾惟仁一进门,便听到了老式留声机上传出的那略带古旧气息的歌声。他定了定神。再没有别处,只会是他的房间。他略站了站——是谁呢,在他房里听留声机?如今,除了承敏,再没其他人会动——就连他自己,也是不碰的。

承敏第一次来,看到那一匣子的黑胶唱片便惊叹。好几次她都央求他放片听。他总是推脱。她也不很坚持。大概她是趁他不在家的时候听过的。这他是知道的。那唱片匣子里,唱片叠放的顺序,再也不会变。她动过,他知道。可是他也不说什么,只悄悄的再调整回去——那是他心底里小小的秘密。他默默的保护着,对谁也不说。

承敏就是这么玲珑细致的一个女孩子。跟她永远不需要很多的话去解释什么。她太了解状况。这只留声机在她眼里,如同乌衣巷的这四合院一样,被她当作了他生活中不得不接受其别扭,又不得探询其究竟的一部分。

这会儿,自然不是承敏,那么,是谁呢?

惟仁眼前浮起一个影子。

他深吸一口气,立即打消了念头。那根本是无望的。

他脚下有些迟缓,犹豫间,已经到了房门口,推开房门,两三步,绕过屏风。

他呆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二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