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47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二十二)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47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二十二)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迷你酒窖里,自飒正坐在橡木椅上,看铁河选酒。他双手叉腰,眯着眼睛,微微扬起下巴,目光扫着格子架上的酒,神态悠闲而专注。

自飒笑了笑。抬腕看了看表,晚上七点半,自端还没有回来。

她是来蹭饭的。没想到一向乖乖呆在家里的自端不在,反而是甚少回家吃饭的铁河在。她有些惊奇。铁河则心情很好的邀她一同吃晚饭。

“今天特地叫了Invinto的大厨过来。”铁河从酒窖出来,将一瓶葡萄酒搁在自飒面前,“算你有口福。”

自飒笑。

铁河这样子,她还没怎么见过。

心情好是一方面,肯回家享受二人世界?自飒看着铁河。

“有什么高兴事儿?”

铁河点了点头,道:“算是吧。”最近的事情,虽说一桩接一桩,可是事事顺利。就连最棘手的那件,夏家的,也以伊甸取得夏氏實際控制權结束。他还真有点儿“牛气冲天”的牛年感觉。

这些日子,自飒也有耳闻。铁河这会儿脸上平静,眼睛里却有一种不想掩饰的光彩——让她想起不久前的那次聚会上,自端没有去,他平静的表面下,几乎要迸发出来的不满——她能看出来,多少是因为铁河在她面前,极少掩饰。她是真觉得铁河越来越像自己那个狐狸精二叔景和仰了。所以她如今,彼此间有些话,三分酒气盖着脸,说得;正经八百的,反而出不了口。

自飒琢磨着,晃着着手里的玻璃杯,问道:“这阵子少见你出来喝酒了。”

铁河听见她说,笑道:“忙啊。”

“才过了年,忙个鬼。别是最近身边的小妖精们轮番发功,你应付不过来了吧。”

铁河笑着耸耸肩,弹了下面前的酒,“Dalmau,味道能馋死人。要是这个不满意,你去地库里自己找。”

自飒哼了一声,“你地库里七间酒窖,我知道打哪儿开始找?”

“打哪儿开始找,都是精品。”

“你可真行。前天我还和莓果通电话,她说你把Coorte-Camerani酒庄的改建工程交给她了?”

“嗯,她反正近嘛。我又不着急去住。”

“阿端会喜欢那里。她喜欢法国南部的气候。”自飒说。

铁河笑笑,应了句:“是嘛?”他们俩新婚,他正好去法国公干,她也一起去了——名义上是度蜜月——印象里,他一直开会,她多数时间呆在酒店里。好像只出去购过一次物,却仅仅捏了两支香水回来。那是一直很让他疑惑的东西。他留意过,是情侣香。但她不用,给他准备的,都是特制品……想不明白。

自飒看铁河一时发了愣,说:“我可听说了件事。”

“嗯?”铁河看自飒。

“541那个丫头四处放话,要跟着你呢。”她审视着铁河。

“你也信。”

“人家说的有鼻子有眼儿。”

“哦……”铁河拿起醒酒器,替她斟了酒,笑微微的,“那就让人家说去。你就当笑话听听好了。反正,一年里,这样的笑话,没有十回也有八回。横竖我的名声也就这样了,随他们编排去吧。”他抿一口酒——味道里没有一丝紧涩、粗暴,那饱满圆润的质感更令他十分受用。

自飒哼了一声,“你不怕我转给阿端听?”

“她若是肯听,你自管跟她说。”

“佟铁河,你丫够狠啊。”自飒咬牙。

他不语。

“也是。阿端从不管你这些烂账。我多事,替她看着你。”自飒想了想,说,“541那个丫头,你倒是不能小视。”

“此话怎讲?”铁河想起来,前阵子跟力昭一起运动,他也提过一嘴。

“你当心些就是。”

“不就是少爷盯上她了?”铁河不在乎的说。他和自飒之间,就是这点儿好,可以一起喝酒,也可以一起聊天,还什么都能说。

“不是这个。”自飒知道铁河与“少爷”董亚宁素来是不对盘的,两个人明里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暗地里都死盯着对方呢。

“那是什么?”

“不是少爷的女人,而是少爷的妹子。你懂了?”自飒笑了。佟铁河心细如发的一个人,竟然也会忽略这些。或许是董亚宁的表现让他的理解偏离了方向。

“没过明路的那个?不是说在瑞士?”铁河皱眉。

“这年头,还兴将人收在深宅大院?你也见识过,那性子,和芳菲亚宁一个模子磕出来的,收的住?”

铁河晃着酒杯,若有所思。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二十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