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49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二十四)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49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二十四)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穿那件粉色的。”他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靠在更衣间的门边,“你穿粉色的好看。”

她僵了一僵……那件粉色的……她何曾有过粉色的睡衣?她看了他一眼,心里泛上一阵苦涩。

眼前的这一屉,黑白灰紫居多,都整整齐齐的码着,就是没有粉色。她手指触到最近的一件,抽出来,是黑色的蕾·丝边的。

“嗯?”他看到。

“我没有粉色的。”她说着,便想出来。

他眉尖一挑,几步走过来,拉开最底下的一屉,手指一拨,竟从里面拎出一件丝质的睡袍,塞到她的手里,说:“穿这个,好不好?”语气里,竟有几分央求。

自端抿了唇。

粉……樱粉。

丝绸贴着手心,有一种特别的暖和柔。

佟铁河微微的低下头来。

她的嘴唇今晚格外的红艳。她回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此时,不单是嘴唇,连面颊上都有两酡淡淡的红晕。分明是没有喝酒,可却像是已然薄醺。让他想到,不久以前,那个她醉酒的夜晚……佟铁河嘴角一沉。他忍不住身子再放低一些,在她的唇边轻轻的啄了一下,“去洗吧。”丢下这么一句,他先转身了。

自端看着自己手里的两条睡袍,咬了咬牙,将黑色的那条,塞了回去……

佟铁河看到从浴室里出来的自端,那一瞬间怔忡。

此时的她,像一朵绽放的樱花,娇柔而甜美。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真的。真的美。

她的美到底有多少个面?又有多少面,是他所不知道的?

他看着她那一头泛着细碎金光的褐色长发,像是绸缎,又像是绞索,一丝丝一扣扣的缠绕上来,缠绕到他的手脚、心脏处,那儿有点儿疼痛——可是痛的却如此的舒服。

自端并不看铁河。

即使不看,她也知道此时他的目光一直黏在她的身上,所经之处,如火焰滚过,舔着她的肌肤,让她浑身的不自在。她知道那是为了什么。她在浴缸里泡了那么久,是要洗净了自己,从内到外的洗净——她害怕这样的铁河,也害怕这样面对铁河的自己——铁河从不曾这样的情热,而她,也从不曾这样的,恐惧镜子中的那个娇美的身影。包裹在这样娇艳而又柔媚的色泽里的身躯,她有些害怕。

自端钻进被子里。

静静的,她一动不动。

铁河轻轻的挨近她,轻的像是一双准备把玩一只钧窑瓷器的手。

自端觉得自己的身体,从脚底板起了战栗——她觉得冷,冷的厉害。于是她紧咬牙关,紧紧的咬住。

铁河轻轻将她拥到自己怀里。

他低下头,一点一点的下移,从她的额头、鼻梁、嘴唇、下巴……所经之处,如下了火种,慢慢的点燃了她心底的那片原野。她抓住了身下的床单。那棉像是身上的肌肤,想要抓却抓不住,她徒劳的攥着手,牢牢的。身体的冷,和心底的热,在冰火两重间,撞击着她的灵和魂。

他狠狠亲着她。

像是要把身上的热和力全都转移给她一般。

想让她暖起来,想让她活起来。让她,因为他而暖起来、活起来。

……

“阿端!”

自端睁开眼睛。

那声音仿佛是在耳边。

她不由得心悸。

转眼看看,铁河正在沉睡。

夜这么的深,又这么的静。近在咫尺的他,呼吸声声可闻,匀净而沉稳。

自端掀起被子。穿起那件被铁河揉的稀烂起皱的睡袍,下床去,裹了条毯子。

她在沙发上蜷起了腿。

眼前浮现的是惟仁那痛苦的表情,下午他所说的话,再次响起……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二十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