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50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二十五)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50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二十五)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眼前浮现的是惟仁那痛苦的表情,下午他所说的话,再次响起……

“……所有的人都在反对的时候,我没有怕。真的不怕。这世上,我只要有你,就够了。和你一起生活,哪怕只有一天,哪怕只有一刻,我也想那样做。我知道什么都阻止不了我,阻止不了我们。可是那天,我一出巷口,就看到容阿姨在等我。她直截了当,让我离开你,让我立刻就走。她不是第一次来找我,但是之前,她没有给我任何一个足够令我后退的理由。那一天,她说了。

“她说的理由,我没办法完全信服。我回去问妈妈,是不是真的,究竟是不是?!我多希望她说不是,希望她说那都是胡说八道的!可妈妈说是的,容芷云说的没错……阿端,你知道我,我从不信神灵。可是在那一刻,我真的信,所有的恶灵都在诅咒我。我疯了一样,不信,可是又不能不信,那是我妈妈,她不会骗我……妈妈说,你要想毁了自端、毁了景家、毁了妈妈的生活,你就去跟自端说,说个痛快!可是你还有一丁点儿的良心,就不要在这个关头添乱。这是妈妈打算带到坟墓里去的秘密,这辈子都不会说出来。

“当我看着你,一个人傻傻的在那里等,我……想过,只有几步,跨过去,走到你面前,告诉你我是谁、我是个什么东西。可是阿端,我……不敢。我看着你,我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胆。那一刻我怕的要死。我是什么?你呢,你又成了什么?我们,我们……我不行。我给自翊打了电话,我求他把你带走。我要亲眼看着你平安。我知道,你回了家,就安全了。

“我有多卑鄙,我有多胆怯,竟然,连一句话都没办法给你。我不但没有办法面对你,也没办法面对自己……我只好看着你离开,看着……从此以后,就只能远远的看着。就在你走后,我见到了景叔叔。他在那里等了多久、看到了多少,我不清楚。我的腿在发抖,整个人都在发抖。那不但是恐惧,还有愤怒。我不怕承认,我恨他。我宁愿他是彻底放弃了我妈妈、这辈子也都不再接受我妈妈;我宁愿他将我们都踩作脚底泥,那我就没有机会遇见你……可恨的是,竟然不是!竟然不是!

“可他也让我离开。他说小仁,走吧。阿端不会有事。我不会让她有事。从此,你们俩,各不相干。她会有她的生活;你也有你的。我看着他。我说,您最好保证。阿端,你一定想不到,我也想不到,在我害了你之后,为了自己心安,竟然……竟然只会、竟然只能说这么一句话。

“阿端,我懦弱的逃了。背着私生子的秘密。背着背叛者的骂名。背着我这一生都洗刷不掉的耻辱。端……如果可以死去,我早已选择去死;可是我舍不得。就算是那样,我也舍不得。我舍不得离开这个人世。因为这个人世里有你。无数个夜晚,我的心、我的身体,都像被成千上万的虫子在啮咬,痛不欲生。

“我不记得我恍惚了多久。只知道那段日子,整个人像是在地狱里游荡。四周都是黑暗,让我无法呼吸。分明远处有一线光,却不能走过去,更不能抓住。然后有一天,忽然听到一个消息,你就要在五月里嫁给佟铁河。阿端,那时正是樱花最灿烂的季节。我像幽魂一样,在漆黑的夜里,在在喧闹的樱树下,痛哭。我知道我没资格嫉妒,可我就是嫉妒佟铁河。我嫉妒的发疯。为什么是他?为什么这么快?我一次又一次的喊着,我多希望上天给我一个答案,还我一个公道。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变回以前的顾惟仁,我只要我的阿端!

“……其实,那个时侯,手里是有两份头发的样本——妈妈的,和景叔叔的——就算是痴心妄想,却还想要挣扎一回。鉴定结果出来的那一天,我,像从地狱重返人间。我要回国。他们说顾惟仁你不能走。你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因为SARS,北京都封城了!就算你不要前途、你也不要命了?!我哪儿还顾得了什么前途什么命!我的前途我的命,都是阿端;可阿端,就要嫁给别人了!我说我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北京。让我回去。

“……我还是没有能够赶回来。在去成田机场的路上,我乘坐的出租车发生车祸。十几辆车子,连环相撞。司机当场死亡。而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以后了。

“三个月……在三秒钟,这个世界就会变得天翻地覆的时代,我竟然昏迷了足足三个月!SARS过去了,夏天来了……景自端,嫁了别人了。这世上对我来说最珍贵的东西,埋葬在了那个混乱的春天里。

“等我重新站起来,靠自己的腿走路,又花了一年的时间。期间,妈妈来过东京好几次。阿端,她是抚育了我二十多年的人,恨她,我做不到。就算,她不是生我的妈妈,她仍让我随她姓了顾,把我养大,给了我她所能给予的一切,我得感激。她握着我的手,不停的哭着说对不起。对不起小仁,妈妈没想到你会这样……

“对不起……就像你刚刚问我的那样,我问妈妈:对不起什么呢?对不起您骗了我,景和仰不是我的父亲,而您,也不是我的母亲?那一瞬我看到她眼中的痛楚。我不忍心。我知道我自己的伤有多重。可是别人呢,谁又没有伤?我知道那时候她骗我,有她的不得已。我考虑的是我和我的爱,而她考虑的也是。没有本质的不同。

“幸运的,也是不幸的,我活下来了。我,告诉自己,顾惟仁,就算是这世界天翻地覆,就算是再难过、再难熬,有一样,顾惟仁你终于可以不再觉得耻辱——那就是,可以,并且永远可以,爱景自端。爱她吧。无论在哪里,你都可以坦荡的面对自己的内心,不必觉得羞耻。

“阿端,我曾无数次的想过,这辈子不要再出现在你面前;或者直到,再看见我,已不会带给你任何的痛苦和折磨。他们一直告诉我,你过的很好……我也以为六年过去了,幸福的你,可以把我,只当做一个模糊的影子。于是我回来了。再回到你的生活里。我们,就是‘兄妹’,就做‘兄妹’,我用这样的方式,守护在你身边——你不需要我,最好;当你需要我,我就在这里。

“可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我觉得自己像一只躲在阴影里的老鼠,每看到你一次,就像是偷到了一点延续生命的食物。我不断的提醒自己,我应该站的位置是在哪里。可是阿端,我,哪怕一次,只有一次,也想站在你面前,能再堂堂正正的,看着你的眼睛,跟你说几句话。

“没有我,你过的好,我会觉得安心。再痛苦,也安心。即使是有一天,你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我宁愿你终生都不知道——我也能够跟你坦白,这些年,我是怎么想的,我是怎么做的,我是怎么过来的。其实,我怎么样,并不重要,因为我只要你过的好。但是,阿端,求你不要再表演幸福给我看了。我不是瞎子。我能看得出来。我能承受你的幸福不是我给予;我受不了的是,你的难过。不管是谁,不管是谁给你的难过。我都受不了。

“我今天……逾距了。可是我不后悔……如果到今天,你还是不幸福,那么,阿端,就算被骂卑鄙也好,无耻也罢,刀山火海,我,愿意再走一次。”

自端咬着牙。

她甚至听得清自己牙齿之间那咯咯的响声。

血液在血管里奔腾,就只是找不到更好的方向,让她能够缓解一下心脏所承受的压力。

最后,她清醒过来,问了惟仁一个问题。

————————————————————————————————————————————

————————————————————————————————————————————

估计大多数的亲在这一章节发出之前,已经知道顾惟仁和景自端没有血缘关系了。他只是被顾悦怡收养的一个弃婴。这段身世,以后再交代吧。

今天恰逢150章节的整数,不知不觉间把这个文啰嗦了这么久了~~

想必最近纠结在身世问题上,各位看的也辛苦,请多多包涵!

谢谢~~O(∩_∩)O~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二十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