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51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二十六)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51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二十六)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问:“爸爸……什么时候知道的?”

惟仁犹豫了片刻。

她直直的看着他,说:“告诉我吧。”

他说:“他和妈妈结婚前。”

自端听了,竟忍不住笑了起来。

爸爸知道,爸爸真的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她笑了。是真的在笑,笑的,竟然难以遏制,笑的浑身颤抖……这么久了,这么久了,竟然这么久了。竟然有这么久。

她的爸爸,她的爸爸!

这是怎样的“心病”呢,爸?

她真的弄不懂了。唯一知道的是,大概,这是什么样的手术,也医不好的心病了。

惟仁静静握住了她的手。她哭,她笑,她终于冷静下来。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陪着她。

……

自端无力的靠在沙发上。

这样的回忆,让她辛苦。

可她阻止不了。

被这样的辛苦折磨的日子,要多久才能过去?

她不知道。

她听到铁河翻了个身,动作有点儿大,随即被子下滑,他光裸的肩膀和露了出来。自端看到,活动了一下已经有些僵硬的身体,往床上来。她拉住被角往上扯,给他掩好,轻手轻脚的,她躺回了自己的位置,那个离他不远,也不近的距离。突然的,他长长的手臂横过来,压在她身上。她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自己一动,会把他弄醒。可他的手臂实在是重,像一条巨蟒,缠住了她,她要喘不过气来了。她侧过脸来。小心翼翼的,她的手抬起来,寻到他的脸颊,有点儿烫手,又有一股别样的酥麻。她眼眶发热了。

“佟铁……”她喃喃的,轻柔的,叫着他的名字。

她终于不再动。

他挪了挪身子,让她完全的在自己怀里。

这样就好。

只要这样就好。

……

铁河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身边的位子已经空了。过了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已经是早上了,窗帘没有拉开,卧室里还是很暗,卫生间的门关着,没有声响。他平躺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抓起床头的表,已经七点半。想起一早有个重要会议,他急忙跳起来。起的有点儿太快了,竟然差点儿歪倒。他稳住身形,几步跨出去,一下子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她正在洗脸台边。

“让开啦。”他嚷着,一边揉着眼睛,一边顺手从架子上抓起一个漱口杯。

自端往旁边让了让,站到里面的洗脸池边,把正在翻检的药箱也拉到身前,待看清他拿着的杯子,忙说:“那是我的。”

他突然闯入,让这个地方,忽然显得拥挤——其实不算挤,可是,从来没有在早晨,两个人并排着站在洗脸台边——她不适应。而且,他真的拿错了漱口杯。“黑色那个是你的。”她抬手指过去。

“嗯?”他迟疑的看着手里的白色的,缠着金色花纹的瓷杯,“我一直用这个啊。”

她张了张嘴,瞪着他。

“骗你的。”他把杯子递给她。

自端刚要接过来,他很快的躲开。

“小气。不就用用你的杯子……”

“……”

她一阵不舒服。

铁河知道她不爱让别人碰自己的杯子。

意料之中,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已经开始别扭。

忍着笑,他把杯子塞到她手里,牙刷在杯子里跳着舞,有很欢快的声响。他拿起自己的那套,一边挤着牙膏,一边从镜子里看她——眼泡有些浮肿,眼神有些犹疑,清早看起来,比昨晚显得要憔悴和疲惫许多,跟他状态完全相反——他轻轻的清了一下嗓子,开始刷牙。

自端没有从药箱里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有些烦躁,索性推到一边去,拧开水喉,左右调节一下,温度适宜的水流注入她的洗脸池。她抽了毛巾,等着。

他的目光扫到她那边,看到了药箱。

他眉一挑,问了句:“你哪儿不舒服?”

她没听清,关上水喉,“嗯?”

他吐掉满口的泡沫,“我问你,哪儿不舒服?”他抬了抬下巴,对着药箱。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二十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