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55章: 木与石的偎依 (二)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55章 木与石的偎依 (二)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阿端,她喜欢那个孩子,心疼那个孩子,想要把那个孩子,抱在自己怀里。

很多年不曾有过那样的感觉。自己家那两个能折腾的毛头小子,很早就独立了,让她的母性没有太多发挥的余地。

何况她并不是芷云这样感性的人。但是在阿端的问题上,她承认自己是动了感情的。

关友梅喝了一口茶。

动了相当的感情。

本来不该管的事管了,本来不该做的也做了。连她的丈夫都觉得意外。

她揉了一下眉尖,动了一次感情,并且,一直希望,没动错。

“有铁河,我安心好多。”容芷云似乎是知道老友在想什么,看着她,她由衷的道。从光亚融资,到夏家的事,和铁河有了比较多的接触,了解到许多资料和数据之外的东西。葬礼的整个过程里,自端一直抱着小侄女,慢慢的已经看出有些吃力,可是,下着雨,不忍让孩子踏着水渍,仍是坚持着,她看到铁河紧几步走到她的身边,把孩子从她怀里接过去——她知道,自端,是个不知道该在何时把重负放下的傻丫头;可是铁河,应该会是在自端辛苦的时候,替她分担的那一个。

关友梅点了点头。

“我想,我该告诉铁河。”容芷云说。

关友梅转着手里的茶杯,听了这话,问道:“你决定了?”其实她想问的是——你是不是真的能对着小辈,说出这么难堪的过往?

“是铁河想知道的。”容芷云说。

对女儿,才是最难说出口的。那好像是一重禁忌,一旦冲破了,她觉得没有太多的顾忌了。何况,她对铁河,还有更多的期待。她也想知道、也想看看,铁河的态度。

关友梅明白了几分,“今儿是铁河约你的?”

“嗯。”

“你又拖我下水。”

“咱俩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总有一天,我会被你害死。”关友梅气哼哼的。

“那就一起死吧。”

关友梅摸着手上的西瓜翡翠镯子。这是当年,芷云借口送她生日礼物,带着这对稀世珍宝上门来,把景家的事拜托给她。既是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意料之外的是,芷云竟然会为了景家的事,这么义不容辞;意料之中的是,凭她对芷云的了解,这个傻子,一辈子,就一个情字,绕来绕去,总绕不开。她权衡再三,还是费了一番心思,她们各得其所。

关友梅不由的叹了口气,“总有一天,阿端会知道。”她看着腕子上好看的不像是真的的镯子。芷云知道她。她爱翡翠,并且只爱翡翠。这对镯子,她迟早要交到阿端手上去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心里明白。”容芷云想起女儿问自己的那第三个问题,被她阻止的那个,“即便她问,我也不会亲口回答她。”

关友梅沉吟。

“她不会再问的。”容芷云说。

“就算问,也不会问你。”关友梅看着容芷云。

容芷云嘴角一沉,“那就是铁河的事了。”

“嗯,他麻烦大了。”关友梅竟然笑了一下。

“你和我,真是越老越坏了。”

“你比较坏,自己的女儿都忍心这么设计。”

“你还不是一样。”容芷云拿起茶杯,碰了一下关友梅的,“静观其变吧。”

“也只好这样。”关友梅看了看时间,“你约了小铁几点?”

“十二点半。”容芷云抬腕看表,指针恰好指向十二点半,刚好这时候,门就响了,“真准时。”

果然,门一开,佟铁河进来了。

容芷云和关友梅同时把目光投在了他身上——是身材高高的、半截铁塔似的男人;同时也是她们的孩子——像一阵忽然吹进来的风,携着料峭春寒,携着轻轻的尘土。

关友梅温柔的笑着,伸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子,“坐这里。”

容芷云的目光,从铁河身上,转到窗外,果然,看到外面起了沙尘,又看回来,点头道:“坐吧,方便我盯着你。”

关友梅爽朗的笑起来。

铁河有点儿尴尬,他并没想到容芷云把母亲也叫来了,但既来之则安之,索性大大方方的坐下,“容阿姨。”

“有进步,不叫容董了。”容芷云似笑非笑。

“还可以再进一步。不过,”铁河看着容芷云,“我不能抢在阿端前面。”

容芷云看着关友梅,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教的好儿子。”

“你选的好女婿。”关友梅按了一下桌上的铃,侍应生进来,她交代上菜,然后说,“有什么话,吃完了再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木与石的偎依 (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