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59章: 木与石的偎依 (六)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59章 木与石的偎依 (六)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铁河对陈北挥了下手,这才上了母亲的车。

“你刚刚那是什么态度?”关友梅面沉似水。

铁河不说话。

什么态度?

他只觉得自己脑子发木,态度,态度是个什么东西?

在他母亲面前,在她母亲面前,他的态度……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才想看看他的态度,他的态度,有用?

心底里有一片凉。

“您早知道。可也不告诉我。这会儿,您难为我呢?”

关友梅皱眉。铁河脸上的表情,比刚才还要阴郁。

“小铁,谁家都有一扇开不得的橱门。有些事,知道了,没有好处。”

“这不是能瞒一辈子的事。”

“如果不用说出来,你容阿姨就能赢回阿端,她不会说的。”关友梅表情柔下来,“小铁,体谅她一点。”

铁河转开了脸。

他不是不体谅。

可是,赢回阿端?

心,岂是说赢就能赢的?

“妈,您,当初至少该跟我交底。”

关友梅看着儿子。

“小铁,现在你知道,也不晚。对阿端,你上心一些。”关友梅忖度,“阿端父亲那里,更要注意分寸。他最近身体也不好。”她斟词酌句。因为事情,远远不是选择左边还是右边这么简单。容芷云和景和仰,像一只天秤的两端,对他们来说,把握好平衡,是很重要的。铁河应该明白,可是,她忍不住开口提醒。因为看得出来,儿子今天的情绪不对劲。这有点儿不像他。她也说不出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像芷云说的,她们可以“静观其变”;但她考虑的更多一些。

关友梅抚弄着腕子上的镯子。这些话说出来,心里倒是更安静了。

铁河只是不语。

她也由着他去。

儿子,心里应该是有计较的。

车子停在了光亚大厦前。

铁河立时就要下车。

“小铁。”关友梅犹豫片刻,还是开口叫住他,“我刚才说的,记在心里。我知道你这会儿觉得委屈,你,要想想阿端。”

铁河扣在车门上的手,微微用了力。

想想阿端……

“知道了。”铁河说了一句,便打开车门下去。头也不回的往大厦里走去。

关友梅看着儿子挺拔刚毅的背影,半晌,一动不动。一直到电话响了,她才换了个姿势。敲了敲司机的座椅,示意开车。然后,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嗯,不用担心,他有数……这点儿东西都消化不了,还敢跟他说什么呢。”关友梅太起手腕,揉着自己有点儿的脖颈——这顿午饭吃的,太遭罪了——“你明儿有时间没?我们家那几个丫头,听说我今儿和你吃饭,就嚷嚷着要来……行,时间定下来告诉我。你有心理准备,我们老六那八卦精,一准儿问你和叶英年的绯闻……”

关友梅收了线,脸上刚刚聚集的笑容慢慢的消散了。

铁河说,当初,她该跟他交底……

关友梅看着车窗外。

起风了,卷着细沙的风猛猛的扑到车窗上。

儿子,你抱怨妈妈没跟你交底?那,你跟妈妈交底了嘛?

混小子,那点儿鬼心思……

……

佟铁河坐在书房的高背椅上,点燃了一支Bihike。雪茄剪握在手里,“咔嚓”一下,“咔嚓”,又一下。

剪得断空气,剪不断他烦乱的思绪。

回到公司里,开了一下午的会。整整一下午,他几乎没说一句话,可是嗓子却哑了。副总梅镇宁看出不对劲,提前结束了会议。

喉咙像堵了一块烧红了的碳,灼热,疼痛。他知道这就叫“上火”。本来一肚子邪火儿没处发,随便揪一个人出来骂一顿也好——可是偏偏不能够——他付了薪水请回来的员工,不是他的出气筒。这不是他的风格。

更重要的是,他知道问题不在这里。

不是发火就能解决的。

他没觉得委屈,只是气闷。没错。的确在气闷。

可是,气闷些什么呢?

因为一段见不得光的秘闻?

不是第一次听闻这样的秘闻。虽然看别人家的闹剧,势必轻松许多,又有些瞧热闹的意思;发生的距离如此之近,还是难免内心震荡不安,但是,这毕竟是上一辈的事。

因为母亲瞒了自己这么久?

他母亲的性情,他有什么不知道的。凡事即便是能看透,也必定不愿说透——她会说,才是奇事一桩。何况冷静下来,他也承认,如果是他自己,也未必愿意讲。这毕竟不是件美事。而且,他也宁可不知道。

虽然嘴上不愿承认,但母亲说的对,他现在知道也不算晚。

那么,就剩下一个原因了。

他吸了一口雪茄。

Bihike味道清淡,是陈年愈久,味道越醇厚的雪茄。他从一个瑞士朋友那里得来的。那天晚上,他笑着和岳父说,得了一盒这个,他看到岳父眼里的笑——笑的有些天真,就是得了心头好的那种笑——当时的气氛,多冷,他站在那里,只觉得屋子里人人身上都盖了一层霜……现在想起来,那冷还真是透骨。他以为是因为自己心里正气着。竟然不是。屋子里的人,除了他,想必每个都心知肚明。

他冷冷的笑了一下。

像演了一场戏。他这个不明就里的角色,演的最真。

而她呢?

景自端,你这个笨丫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木与石的偎依 (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