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26章: 光与影的旖旎 (十二)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26章 光与影的旖旎 (十二)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自端拿起醒酒器,给伊甸添酒。浅浅的,杯底汪了酒。自端虽然没喝,但是闻着也知道是不错的东西。佟铁河出门前特意从酒窖里拿出来的。他的酒窖里都是珍品。

“我不能再喝了,话已经开始多。”虽然说着,仍是抿了一口。

“你本来话就多。”

伊甸呵呵一笑,“佟钢川就老说,你能不能跟阿端匀一匀。自飒真是越来越美。”伊甸瞅着镜头里的自飒,忽而一笑,问道:“听说邓力昭中了仙人跳?”

世上真的没有不透风的墙。

“他那么老到的玩家,也有今天。”伊甸撇嘴,“邓家这一辈算是瞎了。都是吃喝玩乐、捧戏子抽大麻的主儿。以为他们老四还成,结果还不是一把yù huō烧了青梅竹马。连带着邓家那点儿家业也差点儿折进去。这么想想,他之前还真是没碰到厉害的主儿。”

“借这个机会上岸也不错。”提起邓力昭,自端心里一阵犯堵。

没碰到厉害的主儿?自飒不是不厉害、不是不能辖制他,她只是爱他,不会伤害他。

见自端发愣,伊甸说:“你们景家的女孩子,就是斯文。换做我,哼,废了他都是轻的。”

“那又能怎样?”

“不能怎样,就图个痛快。”伊甸喝了一大口酒,“想想都来气。自飒没事?”

“表面上没事。”

“还能工作就说明撑得住。”

“还好有工作。”

自端庆幸。

看自飒专注的指挥着乐队演奏,额头上晶莹细密的汗珠已经汇聚起来,鬓角湿透。这些日子自飒封闭在交响乐团的演奏大厅里,几乎和外界全无接触。

自端不放心她,曾去看过她一次排练。只是远远的,听到她扯着嘶哑的喉咙在骂首席小提琴手。

那天自飒穿了件灰色的长毛衫,薄薄的覆在身上,贴身的衣服更显得她肩头瘦削。

自飒习惯了用疯狂的举动来掩饰内心的脆弱。对一切都用倔强的姿态抵挡。像一只伤痕累累的兽,即便是疗伤,也要伏在高地,随时准备下一次的战斗。即便是流血,即便是死亡,也绝不乞怜。自端知道在感情面前,自飒也只是个貌似强大的女人。但这样的自飒,让安慰的话,难以出口。

“对方来头不小。”半晌,还是伊甸忍不住,对着自端动了动嘴巴,用唇形勾勒出一个名字。

自端一惊,“邓力昭真的是……”她说不下去。心里一阵恼怒。力昭背着自飒,惹下无数风流债;她不是不知道,只因自飒喜欢,她也就不方便说什么。她此时心里就一个念头:这下是真的完了。

“荷尔蒙倒灌。”伊甸轻哧。

自端摇了摇头。

“他受苦的日子在后面呢。”伊甸有点儿幸灾乐祸。

自端没出声。

她跟伊甸对邓力昭的感情还不一样。伊甸自小是在国外长大的。她却是一直叫着邓力昭“四哥”的。对她来说,邓力昭不仅是世交、是朋友,因为自飒的关系,也一直将他划作“准家人”。虽然他辜负了自飒,她对他不满。但想到他会不幸福,她还是不忍。

真是矛盾。

自端有些头疼。

佟家兄弟回来的时候,已经午夜。

佟钢川接伊甸走,伊甸懒得动,说阿端家里这么暖和,干脆不走。佟钢川好说歹说终于把她劝上了车。

“干嘛不留他们过夜?”自端进屋,跺着脚,“换鞋!”自端一把揪住佟铁河的衣袖,从鞋柜里拿出拖鞋来。

佟铁河瞥一眼那粉蓝粉蓝颜色,和鞋面上粉蓝粉蓝的小熊,拔腿就走。

“喂!”

“你再喂一个试试!”他猛的回身,自端举着另一双鞋子,嫩黄嫩黄的,小鸭子图案。被他一吼,她微微张着嘴巴没出声,只是指着手中的鞋子。他翻了个白眼,丢了两个字给她:“幼稚。”

他宁可光着脚。

回到房里,佟铁河动换衣服。整个晚上都给拘的不行。中场休息的时候本来想出去透口气、抽根烟,可是找他说话的人一个接一个,累死了。最后谁也免不了问一句“太太呢”?太太个鬼哟!太太才不肯跟他一处来遭这个富贵罪呢!太太正在家里壁炉边边上喝着红酒、听着音乐、聊着八卦、滋润的脚底冒泡呢!

佟铁河想到这里一肚子气。

什么?还要留钢川夫妇住下?

凭什么?凭什么他对着烦人、聒噪的老哥一晚上还不算,明儿一早还要对着更烦人、更聒噪的大嫂?

他才不要哩!

这是他家好不好?他是一家之主好不好?

还给他穿……想起来就烦。

瞧瞧拖鞋上那图案,那什么品味呀?!

烦死了!

佟铁河倒在床上。

听到房门响了一下,他躺着没动。等了一会儿,再没动静。他坐起来,想了一会儿,去开门。地上静静的摆着一双灰色的拖鞋,这回是小狗。佟铁河站了一会儿,终于伸脚出来。

鞋子很软,很舒服。

那感觉像是她的声音。

佟铁河看着空荡荡的走廊,觉得脑子里也空荡荡的。他舒了口气。觉得有必要下去倒杯酒喝。

……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光与影的旖旎 (十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