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33章: 光与影的旖旎 (十九)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33章 光与影的旖旎 (十九)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佟铁河头脑中有瞬间的空白。

自端柔软的唇像是雨后玫瑰,含着芬芳,含着雨露,在他的唇齿间辗转。她的手臂勾住他的脖颈,像是一条溜滑的鱼,钻进他的怀里来。

他试图推开她,她却缠的他更紧。他的手扶在她的肩膀上,隔着薄薄的睡衣,他的掌心感受的到她身体的灼热。

自端的手开始不老实。

她剥掉他的外套。

那有着沉重的寒气的外套,让她觉得凉。

她笨拙的寻索着她想要的温暖。

会不会在深处,更深处?

铁河躲开她的唇,按住她的手。

他深深的吸气,试图调匀呼吸。可是很困难。身上升起一股热潮。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可是她喝醉了。这里是大厅。他不能这样。

他轻轻的咳嗽了一下。门厅的灯忽然亮了。

他看清楚眼前的她——他有多久没有好好儿的看过她了?

“阿端……”他声音低哑。

“唔。”她回应他。有些慵懒,有些迷醉,有些……性感。

半晌,他就只是这么看着她。

灯又熄了。

黑暗中,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像天上星……像天上所有的星,在这一刻,纷纷的在他的周围滑落。

佟铁河一把抱起她。

……

是,是熟悉的铃声。

自端费劲的睁开眼睛。

全身的毛孔在那一刻突然同时张开。

佟铁河背对着她,沉睡未醒。

自端觉得口干,喉咙更是好似被火烤,又干又疼。

手机放在床头柜上。

她拿起来。手指按了静音键。

是个陌生的号码。

自端轻手轻脚的起来,走到外间,回手拉上房门。

“景自端。”她坐下来,轻轻的晃着有点儿僵硬的脖子。有宿醉后轻微的头疼,更有浑身的酸痛。

对方一时没有出声。

自端以为电话断掉。她移开,看一眼,显示正在通话中。

“喂?喂?”

“阿端,我是妈妈。”

那轻柔的声音,优美的有如天籁。

自端歪着头,轻轻的靠在沙发扶手上,半晌,她清了清喉咙,说:“对不起,您打错了。”

她盯着手心里的电话。

电话突的又响起来。

“我说过,您打错电话了。”自端抓住电话的手似乎要把那两英寸的物体捏碎。

“阿端,是我。”

自端撑住头。

全身的毛孔,再一次同时张开。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但是不,氧气还是不够用,她说不出话来。

“你若是不方便,我以后再打。”

忽然一阵的心酸,顶到鼻尖来。让她说不出话来。

电话的那一端,那个人,那个人……那个她以为,再也不会出现的人……

“阿端,你还在嘛?”

“……”

“阿端,我回来……”

自端合上电话,下一秒,将电话狠狠的扔了出去。

电话砸在门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这一下也仿佛砸在了她头上。她抱住头,整个人蜷在沙发上,低低的,发出一声呜咽。

佟铁河的手放在门柄上,半晌,没有动。

半小时后,他出门。

陈北已经等在门外。

佟铁河一眼看见屋前空地上停着的那辆崭新的银色SUV。正是他交代的那款Magnum。在晨曦中,那银色显得矜贵而骄傲。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这车体型够大。佟铁河想起车库里那驾smart,玩具一样,恨不得一根手指就能挑翻了,不由得嘴角一沉。真不晓得,她中意那款车哪点儿?

“钥匙已经交给陈阿姨了。”陈北解释。

佟铁河点头。陈北给他开了车门。

佟铁河看到刚刚开门出来的自端。大大的眼睛下有浅浅的阴影。只是看着他。裹在羊毛披肩中的身子,在清冷的晨光中竟显得单薄。

看着他上车,她对着他的方向挥了挥手。

他没有反应。

陈北看出来,老板这会儿显然心情不佳。今日须得小心行事。他回身对着自端鞠了个45°的躬,听到自端说了句“路上小心”,声音柔婉动听。他不禁微笑,麻溜的跑到前面去,坐到副驾驶位上。司机周师傅想要降下搁板,佟铁河说了句“不用”。周师傅就开车了。

“查一下泰和容董近期行程。”上车后一直在翻文件的佟铁河忽然交代了这么一句。

“是。”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光与影的旖旎 (二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