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390章: 木与石的偎依 (十九)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390章 木与石的偎依 (十九)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身上温软的触感,还有温暖的气息,瞬间将他包围。

“哎!”

她正坐在高脚凳上,被他一拉,身子整个倾过来,手臂一抖,筷子上一颗龙虾卷掉在了桌面上,“你……”她转过脸来,看到他板着的面孔,一时愣了。

“以后,别有事没事,就见潇潇。”他一字一句。

提起潇潇,她语气轻快而亲切——她刚刚,是不是正是这么对着他笑的?是不是正是用这么柔和温软的声音和他讲话的?是不是,也这样微微的嘟着红润的嘴唇,让人看了,只想去碰触?他觉得不舒服。邱潇潇的眼神、邱潇潇的表情,邱潇潇这个人,像个巨大的阴影,一下子拢过来。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

自端吃惊的看着铁河。不明白怎么突然之间,他的表情会是这样的阴雨密布,他的语气会突然的透着森森冷意。

她的手臂,被他铁钳似的手箍住。

她的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到他手上,又移回去……他是喝了点酒的,如果此时,他醉了,她只当他胡闹,可以不理会;可他分明没有醉。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的声音很轻,但是,也很清晰。

潇潇,见潇潇,有什么问题?

她眉眼清亮,盯住他的眸子。他坐着,她站着,两个人差不多的高度。四目相对,这一刻,谁也不遑相让。

他一肚子说不出的烦躁;她满心满意的轻松都被他搅和成了恼。

“我说的很清楚。”他说。

隔着镜片,看到她的眸子,是清凌凌的,溪水一样。清浅,透明。他看着,就是这么清浅透明的一对眼睛,到底,藏了多少心事、藏了多少人?又有谁,情愿因为这双眼睛的眷顾,赴汤蹈火?

这念头像是针,朝着他刺过来。

“你哪里说清楚了?”她粉白的脸上,腾起两朵红云。

嗯,她生气了。她生气的时候,就是这样。生气的样子也温柔。柔的像云,像雾。

他看着。

心里是明白的,她朋友不多啊。潇潇对她来说,是特别的一个。

真是够特别。

潇潇,那是何等样的人,那是谁的忙都肯帮的?那是千年河蚌里研磨的珠子,只等着有朝一日异彩纷呈的。

就这么个人,她一句话,顺口的一句话……

他的心里,早已被撮起那一堆火,一念至此,狼烟翻滚。无数的火苗,在横冲直闯。

“佟铁河!”她真的恼了。

莫名其妙,这个人,莫名其妙的。

他抱怨她毁了他的东西,她想办法寻了来给他——他怎么是这样的反应?

不准她见潇潇?不准?这是什么话!

“我,可从来没限制过你见什么人。”她转开脸。

本不想说这样的话,可是佟铁河……他拿她当什么了?

潇潇是她的朋友。他凭什么,不准她见潇潇?

她从来不干涉他。不管他见谁,男性朋友,女性朋友,她从来不干涉。甚至他的那些传闻,她听到了也只当没听到。她给他空间,也给他自由,换得自己一点空间,一点自由……现在,他说不准见潇潇?他说不准就不准了?

他到底什么意思?

她倔强的抿住了唇,转回来,对着他。

“我的潇潇,和你的女朋友,不是一回事。”她也一字一句。

我的潇潇。

他收紧了手臂。

眼前晃过邱潇潇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他低声道:“我的女朋友……谁说的,潇潇吗?他怎么说的?”

她手臂在疼。可是她忍着。佟铁河的身体靠近了她,她整个人几乎完全在他怀里。他身上有陌生的香水味,这么近,这味道,硬是钻进她鼻腔里,逃都逃不开,让她窒息,让她头晕……他问,潇潇是怎么说的?他想,潇潇会说什么?他做的那些事,谁愿意跟她说?他何曾顾忌过?顾忌过别人说什么,顾忌过别人会跟她说什么?顾忌她会怎么想?顾忌过吗?

她心里一阵气苦,咬着嘴唇,瞪着他,说:“佟铁河,潇潇才不会说那些!潇潇……”她终于忍不了那痛,“你放开我……”

放开?

他偏不。手上用力,让她离自己更近。

他深深的望着她的眼睛,想望到更深处去。

潇潇吗,潇潇那么好?

除了顾惟仁,还有邱潇潇。

景自端,你心里,还有什么人,是我不知道的吗?

而她的意识,也已经转移了焦点。她发现佟铁河来意不善。她不能让他靠的这么近……在他,身上沾了别的女人香的状况下。她觉得难受。她觉得恶心。

“放开……”她眼里起了雾。

他看得到她脸上、眼中,那明显的抗拒。

佟铁河只觉得一股热直顶脑门,令他几乎失控,他于是迅速的、狠狠的吻了过去。

自端被他突如其来的亲吻夺走了呼吸,呆滞了片刻,突然的反应过来,开始挣扎。他的手,控着她的腰身,扶着她的颈子,她只能在有限的空间里,徒劳的躲避着他……怎么躲的开。他的唇上有唇膏的味道……她知道,就算是不带香精的唇膏,就算是再天然的原料制作,唇膏里那蜜蜡的味道,只要沾上、只要沾过,她都能尝出来。

鼻端陌生的香水味,还有唇齿间若有若无的唇膏味,就是这么的有侵略性;依稀记得有几个晚上,她也闻到这样的混合香,她知道他一定是洗过澡才回来的,可是,有些东西,是洗不掉的,牢牢的附着在他身上,也牢牢的黏在他们之间……这一次的味道,和以前的都不同。

心尖像是被蛇咬了一口;那毒牙里的毒液,慢慢的顺着伤口,注入。麻痹,一种麻痹感淹没了她……

他用力的吻着她,每一寸的呼吸,都给她夺走。让她窒息吧,让她窒息,让她和他之间,没有一丝的缝隙,会让别的什么,不管是人,还是什么能够进来。一个也没有,一点也没有。哪怕只有这一刻,她的心里,没有杂念。

可是做不到,他知道,至少是现在,他做不到;他仍固执的拥着她。

她就这么冷冷的,在他的怀里。

一股挫败感,一股苦涩,扭在一处,缠绕在他身上,把他勒的死死的。

“阿端……”他叫她,紧紧的抱着她,,紧的,似乎是想要把她嵌进自己的身体里去,“阿端。”

她把他的手臂拉下来。

她看着他的面容。

不是不难过的,这样的亲吻,这样的拥抱。不是不难过的。她难过;她知道,他也难过。

她抬起手来,抚着他的下巴,轻轻的,她说:“佟铁,别这样……难为我。”她的目光,静的像月光下的树林,没有一丝风经过;她看着他下巴上那淡淡的红印,血线一样。她移开视线,不能再看,然后,她说:“也别难为你自己。”

他看着她。

她似是叹了口气。默默的,她转身离开。

只留下他。

脑子倒是渐渐的清醒了。

不是,他没有难为自己,不是难为自己。

他想要什么,他知道。

所以,景自端,我,再纵容你一次。

————————————————————————————————————————————

第二更奉上,时间晚了,抱歉~~谢谢大家!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木与石的偎依 (二十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