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394章: 莲与杉的迤逦 (九)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394章 莲与杉的迤逦 (九)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是自端第二次来光亚。

她下车之后,略停了一下,示意陈北带路。

上一次来,是晚上,她印象模糊,此时完全不记得该怎么走。

陈北在进入大厦的时候挂上了名牌,公司保安看到自端,也跟她要证件。陈北刚要解释,就只见Grace疾步向这边走来。

Grace跟保安稍加解释,微笑着对自端说:“您请这边走。”她侧身请自端先行。

自端点了点头。

Grace关了电梯门,从如镜子一般铮亮的电梯门板上看着佟太——看上去平静的有些阴沉。她不禁明白了几分。这些日子,Boss的脸色又哪里好过?这Boss还是号称从来不为女人的事影响情绪,公事私事永远井水不犯河水——刚刚明明开着会,就好意思一张纸条推过来,交代她下来接人——嗯,原来是,太太不算在内的。Grace有些想要笑。

电梯到了39层。

Grace请自端先出了电梯,她说:“佟先生有个重要的会议在进行中……您先请到办公室。”

自端知道他在开会。

此时会议室那间,垂着白色的纱帘。

她记得自己第一次上来的时候,看到他工作时的样子,对着众人,像是在指挥千军万马。

当时,她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直到他察觉了她的目光。

她低了头,走在Grace身后,

他的办公室并不大。只是这一层玻璃隔断的办公室中不大不小的一个。摆设的都是线条简单的桌椅用具,没有赘物——要算有的话,就是在他的办公桌上,有一只水晶镜框。她记得的,那镜框是她选的,同一款式的,她在他们俩的书房里各放了一只,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就拿到这里来了——那是张全家福,妥妥周岁的时候,一家人聚在一起,拍了张照片。自端走近些,看着照片里,偎在婆婆怀里爱娇的小姑娘妥妥,像一朵柔美的花蕾一样。

再过不久,也许,她也会有这么一个小女婴。

她想着,心里有些发紧。带着一股酸疼。

她转开了脸,看着外面,大片透明玻璃墙,再往前一走,好似人就已经腾空一般,她忽然觉得头晕目眩,心跳加速。她忙扶住了手边的座椅靠背。

这时Grace敲门进来,给她端来了一杯热牛奶。见她没有坐在沙发上,就给她摆在了Boss的办公桌一角。

自端看了Grace一眼,说了声谢谢。

细心的女秘书。

“Boss交代的,给您来杯牛奶。”Grace就是在一瞬间,决定要越界一次,多嘴说这一句。果然,她看到佟太转开了眼睛。

她出去的时候,贴心的将纱帘放下来。关好门,抬眼便看到了Boss。

“Boss,佟太已经来了。”她忙说。

佟铁河“嗯”了一声,人已经如同一阵风,“呼”的一下吹过,转眼间进了办公室。

Grace回到自己的位子去,抬眼看见陈助理。她不禁皱了一下眉。好几天不见他,原来是被派去专门跟着佟太了。

陈北感受到Grace的目光,回了她一个微笑。其实两个人心里都有些惴惴的。

佟铁河看了一眼站在玻璃墙边的自端,回身关上门,脱下西装外套,解着袖钮,将袖子卷上去,只是几个动作下来,他便卸下了一本正经的商务人士的样子。

“说吧,这么急着找我,什么事?”他走过去,她离他几步之遥,他将她拉过来,按在椅子上。

他的座椅是最简单的靠背椅,自端坐下去,觉得有点儿硬。

而佟铁河把桌上那杯牛奶递给她,她没有接。

“你上一早上课,休息一下,有话慢慢说。”他心平气和。他撸了一下衣袖。急匆匆的从会议室走过来的,他有点儿热。

自端看着玻璃杯里乳白色的液体,不由得抬起脸来,铁河靠在办公桌边,微微的低了头,看着她。

“喏。”杯子又趋近一些。她仍是没有接。铁河只好把牛奶放回去。似是叹了口气,说,“你说吧。”

“佟铁河你又不讲信用。”自端一开口,火星四射,“你说过不打扰我的。”

佟铁河眉尖一蹙。

“你让陈北跟着我。”

“陈北只是负责你的安全。”

“我很安全,而且我的安全我自己可以负责。我早就和你说过,你也答应过我,不让人跟着。现在呢?你这是限制我人身自由。”自端语速很快。

佟铁河看着她,“我这是关心你。”

自端盯着铁河的眼睛,他说的理直气壮,说的理所当然……他是关心她,还是关心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关心我?你这样的关心,我受不起。”自端吸着气。

铁河脸色一变。

自端的目光越过眼前的桌子,落在不远处的一点上。

“别的我都可以忍,可是你竟然还干涉到我工作。”她语气越来越冷。

“这话从何说起?”他看着自端泛红的脸。

“佟铁河!”

“别激动……”佟铁河做了一个下压的手势,“你慢慢说。”

自端瞪着眼前一脸无辜状的佟铁河,恨不得打扁他的脸。

佟铁河却并不生气。

他很耐心的说:“你说说,我怎么干涉你工作了?”

“佟铁河,这是第几次了,因为你,我工作受到干扰?”自端气结,上一次,是滕洛尔……她还记得自己站在讲台上,腿都在发颤。好,那是意外。他说了,那是意外,滕洛尔,过去了。她努力忘掉。

可这一次呢,他动了高压手段,这以后还要她怎么工作?她想起院长的表情,想起同事刚刚的议论……她觉得尴尬和难堪。她一直很努力,很小心的维护着她那个相对单纯和独立的小环境,不想被她的家庭她的婚姻影响到。可是他这么做,全给她毁了。她觉得自己受到了侵犯。

“我不对你的事业指手画脚,你也别随意的干扰我的工作。”她喘了口气,“我本不应该上来你办公室跟你说,但是我觉得在这里说更好——佟铁河这是你的办公室,这是你工作的地方,这是你的领地,你愿意谁来替你做主?你愿意谁来替你坐在这里签字?”

佟铁河皱眉。

他明白自端的心情。工作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你自己。对不对?对我来说也是一样。”

“你听我说,你现在……”

“我来就是想告诉你,别这样‘关心’我,我不要你这样的关心。我的工作,我会做好,不劳你操这份儿心。”自端打断他的话,就要站起来。

佟铁河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起。自端站不起来,只好坐着不动,可眼睛里喷火。

“我现在不cào你这份儿心,操哪份儿心?”佟铁河眯眯眼,“你跟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番外:河端篇之《远远的记忆》(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