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5章: 鸟与鱼的距离 (五)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5章 鸟与鱼的距离 (五)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景老师!”

自端停住,看着最前排的一个胖胖的男生。

“您能慢点儿嘛?记不下来……”

自端低下头,看了眼手表,离下课还有十分钟,她今天的语速是有些快了。她调整了一下麦克风,重复了一遍刚才讲的要点,学生们似乎都吁了口气。

她这一堂讲的是民·国文学史。上课的这个阶梯教室里能坐200多人,几乎座无虚席。她知道这其中约莫有一半是来蹭课的。可这也没什么关系,她并不介意。况且P大一向也不太限制学生蹭课。

还有两分钟就下课,她合上书本,道:“……我们还有下周四的两堂课,这学期的课就结束了。除了期末考试卷面分,我要你们另交一篇三千字的论文。请各位同学从我们这学期讲到的作家里选一位进行分析。三千字为限。不要打印稿,A4纸手写。字迹清晰,书写工整。手写稿代表你们的态度,别给我看一副散漫的面孔——再强调一遍,三千字为限,可以七言绝句,切勿滔滔不竭——当然也不要像你们某位学长,通篇只有一句话:鲁迅,屌!”

哄堂大笑。

“好好准备论文。考试没有信心通过的同学,一篇好论文也许可以救你。再有,永远不要因为想及格打电话给我。如果真想及格的话。”

下课铃声响起来。

“下课。”

坐席上稀里哗啦的,安静的课堂片刻变作闹市。学生们赶着下一堂课,急匆匆的往出口挤去。几分钟的功夫,阶梯教室里空了。

自端低头收拾着桌子上散着的书本和笔记本。

连上两堂课,喉咙有些发干。她轻轻的咳了两声。拿起水来喝了一口,静静的看着空旷的教室。

她在这个教室上课已经有几年了。学生们换了一拨又一拨。那些新鲜的、年轻的面孔,如同彩色的云彩,迅速的从她眼前擦过去。很快的不留痕迹了。

她摇了摇头。又喝了一口水。

自端往窗边走过来,立了一会儿,拿了喷壶,喷着窗台上君子兰的叶子,再拿起抹布轻轻的擦拭着。那浮灰有很细的白色颗粒。大概是落下的粉笔灰。

外面操场上,低年级学生正在上体育课。自端望过去,知道是射箭课。忽然想起来学校请来韩国的金牌教练做客座教授。只见一班男生女生鲜有射中箭靶的,老师学生嘻嘻哈哈笑做一处。

自端脸上浮起微笑。

短讯音乐一响,倒吓了她一跳。

“一起吃午饭。学校门口见。”屏幕上闪出一行字。

是自飒。

她从来都是这样。自说自话地就安排好了,也不管别人方便还是不方便。

自端有心不去。但是想一想,如果不想那么早回家……

于是拨了个电话回去,请陈阿姨转告婆婆,说自己要下午才回家。陈阿姨在电话里说夫人和小铁一起出门了,要晚点儿回来的。

自端收了线。

陈阿姨也是在佟家工作了很多年的。一直很疼佟铁河。佟铁河又是小儿子,佟夫人格外的偏爱些,所以他们结婚以后没多久,就让陈阿姨过来照顾他们。这也做的太明显了,嫂子夏伊甸常常据此“诟病”他们两口子,吃明醋。这六年的时间,陈阿姨则把他们的生活照顾的很好。她和铁河把日子过成这样,陈阿姨不声不响地替他们遮掩了不知道多少去。她都是知道的。

在一个大家族工作几十年,修炼出来的也都不是一般的功力。

她给自飒回了条信息:“把你车停后门。”

不一会儿,自飒回了信:“我腿儿着来的。”

自端笑了笑。她穿上大衣,裹的严严实实的。外面零下十几度,哈气成冰。不想被冻僵的方法除了多吃,就是多穿,不然就是多吃加多穿,总之是想办法把自己弄成球状。

……本章完结,下一章“ 鸟与鱼的距离 (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