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53章: 月与星的分歧 (十九)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53章 月与星的分歧 (十九)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自端从三楼下来,在楼梯上听到佟铁河在讲电话。她往佟铁河书房的方向看了一眼,门开着,但是看不到人。

佟铁河那种低沉而略带冷意的声音,像是电脑制作过的程式化输出模式。这应该是公务电话。这两天他常在家里,她也常听到他用这种口气打电话。有点儿习惯了。

自端想了想,没过去打扰他。她本来是想叫他一起下去吃早点的。今天清早起床,她已经觉得肚子饿。自己也觉得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

陈北在餐厅里跟陈阿姨聊天。陈阿姨不知道在唠叨侄子什么,只见陈北笑嘻嘻的,“嗯”一声,啃一口苹果。陈阿姨已经摆好了饭桌,听见响动,看到自端来了,笑着打量她,道:“今儿瞧着气色就好呢。”

陈北显然是没料到自端这么快就下来吃饭,他有些不好意思,来不及把苹果放下,只好那样子打招呼。

看着西装革履的他那尴尬的红透脸的样子,自端莞尔。陈北跟铁河久了,平日里有样学样,多数时间就是那副永远不会出错的机器人的样子。这会儿倒让人觉得可爱些。

她让陈北坐下,等下一起吃。陈北却说他吃过了,过来有事情要“请示”她。

自端听了,就知道怕不是“请示”,是有什么“安排”。

果然,她坐在那里听陈北一开口,眉头便一皱,说:“我要坐火车过去。”

陈北一愣。

佟先生可不是这么吩咐的。

这一向佟先生交代了什么事,佟太几乎完全照办,像这样提异议,他还没遇到过。他一时不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话就被截断了,没法往下说。看来他准备好的计划要一分为二的执行。这倒不难。难的是等下佟先生一定又要骂他笨……

自端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说:“等下我来跟他说。”

“什么事?”佟铁河进来,一边扣着西装钮子,一边问。他看一眼自端。比起前两天气色好了很多。虽然还有点儿咳嗽。

“我想坐火车去上海。”

佟铁河看陈北。

陈北忙说:“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下午两点起飞。”

“不用麻烦。我可以自己走。”自端笑笑。

佟铁河将大衣穿上,“陈北。”

“是。”

“给太太买最早的火车票。软包单间。”

“是。那……”

“照飞。难道那些东西走公航不要钱的?”佟铁河抖了抖肩膀,看着自端,说:“你不飞可以,给爸的年礼可不能不飞。”

“嗯?”

“在台北得了张黄花梨的大画桌。”

“爸才不稀罕那玩意儿呢。”自端这才明白合着明儿那飞机不是自个儿的“专机”呀。

佟铁河瞪她,“他不稀罕,有稀罕的呀。”

“……”

见她没话了,他拿起上衣来穿上,一边就往外走。

“不吃早点?”自端问。

“约了人谈事情。”他略皱了皱眉。

自端知道他喜欢清清静静的吃顿精细的早饭,会翻翻报纸,理理心绪。能让他改变这个习惯的人,想必是很重要。

她于是也不啰嗦。

“火车还坐不坐?”他人已经走到门厅换鞋,抬起头来对送他出来的自端问道。

“……”

“想怎么着就怎么着,甭替我省钱。”

自端看都不用看,就知道佟铁河现在眼睛里全是笑。

“话说回来,春运呐,铁路运力这么紧张,你好意思占用有限的铁路资源?”他一本正经的,身后的陈北已经开始微笑。

“再啰嗦要迟到了。”自端咬牙切齿的说。

铁河看了看表,这才出门上车。

车门一关,他几乎忍不住要笑出来。

坐在前排的陈北从后视镜里看着老板,平日里方正威严的脸部线条,少见的柔和。

司机老周把隔板升上去,悄悄的对着陈北问了句:“老板今儿为嘛心情这么好?”他浓重的天津口音,挑/逗的陈北心里那根弦儿一颤一颤的,于是也很开心的笑了。老周见他傻笑,轻轻的嘟哝:“……吃蜜蜂屎啦?”

“啊?”陈北没听清,歪着头问。

老周笑眯眯的摆摆手。

难得这美好的一天,从老板的笑容开始。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月与星的分歧 (二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