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6章: 鸟与鱼的距离 (六)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6章 鸟与鱼的距离 (六)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自端小跑着去取车。

只这一会儿的工夫,自端觉得自己都快僵了,紧赶着钻进自己小车里,搓了搓手。

看到自飒的时候,自端忍不住叹气。

1米75的身高,81、64、89的傲人三围;短裤长靴、齐腰皮草、一头金发、一身浪漫……要不是P大门前开阔,恐怕要交警出动来维护交通秩序了。

自端按了一下喇叭,正在打电话的自飒看到她的小smart,甩开大长腿,几步跨过来,打开车门钻了进来,说:“建国门LaPicaso餐厅……没跟你说!你丫管得着吗?我爱跟谁吃饭跟谁吃饭……甭废话,有多远滚多远……你要再让我看见你那张臭脸,一准儿给你撕喽!”自飒“啪”的一声关了电话,看着自端轻轻巧巧的穿插在两排汽车长龙中间,啧啧出声,“还别说,你这车小气有小气的好处,我开着车甭想轻松进快车道,总有不上道的给我斜插一杠子,成心气我。”

“那是人想让你开慢些,好多看几眼美女。”

“屁!”自飒掏出墨镜来戴上,刚要掏烟,又顿住,笑了笑,“差点儿忘了,这在你车上呢。”

“你少抽点儿。”自端推了推眼镜。自端看着自飒,只觉得她今天气色很不好。

自飒不在意,“我打七岁开始偷着抽,烟龄快三十年啦,叫我少抽点儿,不如叫你家佟铁河少赚点儿。”

“好好儿的又提他做什么。”自端皱眉。

“你不知道吧?你家佟铁河这回又抖了,那牌照,他摘了最大那一面。昨儿晚上我在使馆区还碰见他,丫还跟我装蒜。喂,今儿这一顿你请啊!”自飒说话,一向竹筒倒豆子。

自端又推了推眼镜,道:“你这一顿少说也吃掉我半个月的工资。下半程你养我?”

“呸!”自飒哈哈大笑。

车子停在餐馆儿门前,自端和自飒走下来。还不太到饭点儿,人很少。这馆子自飒是极熟的,自端由着自飒点菜。她小口的喝着水。

自飒看着对面静静的坐着的自端。

暗紫色的樽领毛衣,衬的她越发肌肤白皙。那细细的皮子,泛着珠光,柔的起腻。一张鹅蛋脸,眼睛大大的,鼻梁高高的,那是景家的遗传特征。饱满的额头,圆润的下巴,小巧红润的嘴唇,就完全像她母亲了。一头天然的卷发,用一支水晶发簪别在脑后,简单又漂亮。

自飒笑了笑。

“干嘛无缘无故看着我笑?”自端不自在了。

“奶奶说的对,我们阿端,坐着那是一幅画,走着那是一幅会动的画。”

自端笑了,白皙的脸上泛起一阵红,越发的艳光四射,自飒忍不住伸手过来摘她的黑边眼镜,自端挡开她的手,说:“摘了眼镜什么也看不见!刚打电话给你的谁啊?咆哮成那样。”

自飒顿时像被戳破了的气球一样,缩回椅子里去。

“邓力昭?”自端问。想必也没有别人。

自飒哼了一声,没有否认。靴子尖儿碰着桌腿,一下一下。

“他回国了?”自端小心的问。知道自飒和力昭最近折腾的厉害。虽说不折腾就不是他俩了,但是她敏感的觉得这一回不同往常。邓力昭不见踪影有一阵子了。风传邓家是出了点儿事。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没有消息出来,谁也不去主动掀开那层纱。这会儿见自飒这么着,她越发觉得不对劲。只是随即安抚自己:不要多想。

“谁知道这龟蛋在哪儿呢!”自飒说。恨恨的,又补了一句,“我是他什么人、他又是我什么人呢?”

自端听了,沉默片刻,扑哧一声笑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鸟与鱼的距离 (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