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60章: 月与星的分歧 (二十六)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60章 月与星的分歧 (二十六)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自端垂下眼,淡淡的说:“巧合而已。”

只是巧合。

她不知道陈阿姨会泡这个。

家里那么多种茶,单单选了这个?

所以,只是巧合而已。

惟仁叹息。

巧合嘛?巧合的好。

他也是傻。他也是贪心。明明是希望她都遗忘,却压制不住那一点点的贪念……或许,她还能念着什么;哪怕就念着一点儿,就一点儿,念着他们当日的好。

目光落在她身上,看着她的手。

她细白的手托着那片小小的碧色的荷叶,似乎,那样优雅的瓷器,天生就该被那样的手托着。

曾经无数次的将那双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冬天,她总是很怕冷,当她恶作剧的把冰凉的手探进他的脖颈中,会惹的他大笑大叫;而他最爱做的事,是握住她的手,慢慢的,将她的手握暖,握热——再索一个甜蜜的吻……

惟仁闭了闭眼睛。

他喉头颤抖,“……阿端……”

自端一动不动。

“阿端……”

他有千言万语,却真的不知从何说起。

她静静的听着他用好听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

她知道他一定有话跟她讲。

怎么会没有呢?怎么会?

可是从哪儿说起呢?

顾惟仁,你要从哪儿说起呢?

你……在哪一刻,决定松开我的手的?

自端数着自己心跳的次数,这心跳像是战鼓一样……我的心,你也在期待着嘛?

真的期待吗?

她深深的喘了口气。

不,她不需要他说什么。至少,现在不。

手里的茶已然冷掉。她只是舍不得放下。但她牢牢的抓住,生怕自己一松手,有什么东西就会摔的粉碎。

“我祝你幸福。”

她终于抬起眼睛来,用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顾惟仁。

顾惟仁清楚的听到一声又一声的呐喊,由远及近,似乎有什么人在疯狂的喊着什么人的名字,他只知道那呐喊离他越来越近,却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过了许久,他才知道,那是他心底的声音。

眼前的自端,冷静的像是一尊雕塑。

似乎面对着他,心底再也没有一丝的波澜,也不再有一毫特殊的情感。

六年了,六年里,他在努力的,就是从她的生活里消失的无影无踪。让她看不到,让她摸不到,让她忘掉,让她过好……他成功了,她看起来好得很。

他本该安心。

可是……

“你们两个在打坐嘛?”承敏像是忽然跳出来,宛如一颗石子掷过去,打碎了湖面的平静,惟仁和自端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目光一触,又迅速的移开。承敏显然没有注意到气氛有什么不对劲,她很兴奋,过来依旧坐在惟仁身边,语气略带夸张的说:“哇,惟仁,你一定不知道!你妹夫地库里有莫奈的画哎……阿端,你这位先生品味还不错哦,呵呵,枉我之前把他划归暴发户,猜他俗不可耐。”

惟仁尽力将心思迅速的回笼,听到承敏这么说,他勉强的笑了笑。

自端倒是比他镇定自若的多。她给承敏重新斟了杯茶,道:“不,你没说错。他是暴发户,而且,有些地方,确实俗。”

“真的呀?”

“嗯。你该细看看地库里的那些画。”自端皱眉。

承敏大笑,“举个例子?”

“就比如你刚讲的那幅呀,有什么特别的好?都不如去拍一幅八大的草稿,不搞艺术的人也看得懂……”她的话里是略带埋怨的,可是听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语气里带着一丝丝的娇嗔,让人忍不住心里痒痒的。

惟仁怔怔的看着自端——说起她的他,她是这个样子的。

“你这是在说你老公我的坏话嘛?”

自端回头,看到从外面进来的佟铁河,似是春风满面吹,脸上的笑容恰到好处;也恰到好处的感染到她,于是,她也笑了。

三人都站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月与星的分歧 (二十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