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61章: 月与星的分歧 (二十七)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61章 月与星的分歧 (二十七)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承敏笑着,打量佟铁河。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传闻中的佟家二少。以她略嫌苛刻的标准,这男人虽说也算帅气,但比起她这俊美的惟仁,差的不是一分两分。可是那相貌体态,分明又英挺不凡,自有那么一份脱俗的气度在。

“承敏,惟仁的未婚妻。”自端微笑着介绍。

“佟铁河。俗不可耐的暴发户兼景自端的结发丈夫。”佟铁河笑着说。

承敏同他握手,“幸会。”

“请坐请坐……有应酬,回来晚了,也不知道你们会来。”铁河坐下来,自然的不能再自然似的,顺势拉过自端的手,握在手心里,“阿端哪,你该打电话给我嘛,惟仁可是第一次带承敏过来……”

自端看着佟铁河。他眼睛里闪烁着星光一样的清辉。

铁河没等她回答,转头笑着对承敏说:“承敏呀,你都不知道惟仁有多过分,我这个做妹夫的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他了。说起来,我们结婚时他就没来参加婚宴,这么多年了,就算是忙,总有两次回国来吧?从来也不肯来家坐坐,更别提一起吃顿饭了。我说惟仁,这知道的说你嫌阿端厨艺差,不知道的只当你和我们生分呢。”

铁河这一席半真半假的话说出来,当真令惟仁语塞。

他跟佟铁河一向算不得熟,也不是能开玩笑的关系。忽然间这么熟络的调笑,让他有点儿吃不准该怎样应对。

他只好沉默。

佟铁河仍不饶他,“这回要不是有承敏,你还不来吧?”

承敏看惟仁,眨眨眼,“瞧你这大舅子怎么做的,人家一肚子不乐意呢。”

惟仁牵了牵嘴角。

自端看了眼佟铁河,他正满脸笑意的望着那对情侣。自端怎么看都觉得他笑的大有深意。她的手被他扣在腿上。隔着裤子,手背仍能感受到他腿部的温度……那温度在聚集,手心就出了汗;渐渐的,发根也出汗了。

她受不了这热,想要抽出手来。

他觉察到,手握的更紧。

承敏笑着说:“那以后我们常来这里蹭饭好吧?把惟仁前些年欠的都补上。”

佟铁河爽朗的哈哈大笑,连连说好。

“看来惟仁跟我那活宝大哥一样,都是那种对妹夫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主儿!你们不知道,我带他去我们家,他被我哥修理的呀。”

惟仁尴尬。

承敏笑,忍住没有往下讲。她看看自端,又笑:“其实呀,我哥听说今天我要来你家,直嚷嚷说要跟着一起来,要不是嫂子发飙,他真的会死乞白赖的跟着哦!”

“这又是何方神圣?”佟铁河笑着问,有趣的瞅着承敏。

“你太太的大学同期。”

“是吗?”

“名律师柳承致。”自端小声说。

“你记得?!”承敏叫起来。

惟仁拍拍她的肩膀。

承敏哪儿还顾得上矜持,她抚掌大乐:“我哥要是知道你还记得他的字号,回头不乐晕了才怪!”

“他那么有名。”自端微笑。承敏身上,有种快乐细菌,能够传染的。

“专替人翻案的刑事律师?”佟铁河问道。

自端奇怪的看着他,他竟然也知道?

“他时常让二叔头疼。”铁河解释。

承敏笑:“对,在两高号称‘鬼见愁’。”

几个人都笑起来。

“我哥说上学那会儿同宿舍的男生都是景自端的拥趸,还轮流跟踪过你。每天回宿舍一大乐事便是交换情报。可惜那时候你‘行踪诡异’——我老哥原话——害他们时常跟丢目标。后来,又听说你在校外有男友,虽然从没见过,可他们伤心的呀。他说,景自端站在未名湖边垂柳下的身影,是他刻骨铭心的记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月与星的分歧 (二十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