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63章: 花与火的回忆 (一)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63章 花与火的回忆 (一)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惟仁将车子停在一个静僻的小区里。

坐在后排的顾悦怡说:“把东西送上去吧。”

惟仁没动,眼睛瞅着前方。太阳地里,有几个晒太阳的老人。

小区里的楼都是灰色的,楼前自行车棚上蒙了厚厚的尘土,一切都显得那么陈旧。不远处的白杨树林,每棵都有合抱粗。听得到乌鸦在叫,这叫声给静谧的小区添了几分冬日里的苍凉。

“惟仁?”顾悦怡见他不动,忍不住催促。

“既然都到了楼下,一起上去吧。”惟仁慢慢的说。

眼前窄窄的、直直的小道,那灰白色的方砖,这么多年过去了,时光在这里留下的痕迹,就是白杨树的年轮在一圈一圈的增长。在这里玩弹弓、弹玻璃球、摔泥娃娃的日子,好像就在昨天。

“见到我又要发火。”顾悦怡踌躇。

惟仁把安全带解开,下车去,从后备箱里拿出几个塑胶袋。然后看了看车厢里的母亲,见她确实没有下来的意思,才转身往单元门的方向走。

顾悦怡看着儿子慢慢的走着,羽绒服帽檐上的皮毛随着他走路的节奏,在风中微微的颤动着。那些晒太阳的老人们看到他,七嘴八舌的和他讲话。

惟仁耐心的一一应对。耽搁了好一会儿,惟仁才道别往楼上去。

顾悦怡摇了摇头。她有些嫌恶的打量着这个破旧的院子。自行车棚、小煤屋、塌了半边的乒乓球台、碎成八瓣儿的方砖……还有杨树林里恼人的乌鸦,每到傍晚会发出让人发瘆的叫声,这一切都让她烦躁。几十年了,不管这院落外面的世界在用什么样的速度日新月异,它只管用它自己的节奏踱着步子,从来都不会变化一点似的。

晒太阳的老人们往车子里看,窃窃私语。

顾悦怡扭开了头。

那边惟仁已经站在了301的门口,他把塑胶袋都倒到左手,右手去按门铃。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来开门。惟仁往后退了半步。来应门的是位满头银发的老者,手上拿着老花镜,开门后先“嗯哼”一声清喉咙,然后才抬眼看来人。

“是小仁哪?”

“外公。”惟仁微笑着。

外公又“嗯哼嗯哼”两下,清了清喉咙,转过身去,往屋里挪着步子,“进来吧。”

“哎!”惟仁留神看着外公缓慢移动的脚步。这脚步比自己上回见到他的时候,又迟缓了许多。惟仁不由得心里一阵难受。

外公说着让惟仁坐,自己走到里间去。惟仁把东西放在了走廊兼客厅内的方桌上,抻着头看看,外公在里间收拾一叠报纸。叠好了之后,把花镜放在上面。看样子准备等下再继续读报。惟仁见外公转身出来,急忙坐下来。

“外公,您身体还好?”他双手放在腿上,搓了两下。

外公经过他面前,斜了他一眼,往厨房去,抬手拉了一下灯绳,黑乎乎的厨房顿时亮了起来。惟仁见外公拿了一只茶杯出来,忙站起来,要接着杯子。外公一摆手,惟仁只好又坐下。

“嗯哼……把茶叶盒给我。”外公说。

惟仁把方桌上靠墙那边的一只白底蓝花的铁盒拿给外公。顺手把盒盖打开了。外公的手哆哆嗦嗦,从盒子一侧的扣环上拿下银匙。惟仁看着外公的手,指甲有点儿长,但是很干净。惟仁眼眶有点儿发酸。转头打量着房里,一如既往的整洁。对于一个已经八十六岁的独居老人来说,甚至有点儿过于整洁。

外公把茶叶放进了雪白的陶瓷茶壶里,惟仁伸手拿起桌上的热水瓶,说:“外公,我来吧。”

外公这才坐下来。

惟仁往茶壶里倒了八分满的水,盖上壶盖,将暖瓶放回原位。做完了这几个动作,惟仁觉得自己的额头上在嗞嗞的冒汗。

他看着外公,外公也看着他。

“嗯哼……”外公拿起自己的紫砂壶,抿了一口茶水。

“外公,我妈也……”

“嗯哼……”外公打断他的话,“你那天打电话说,要带个女孩子来见我,是不是?”

“是。”

“人呢?”

“临时有事没能一块儿来。”

“嗯哼,嗯哼……是和你在一处的?”

“是。是大使馆的翻译。”

外公点了点头。

惟仁忽然觉得外公那有些浑浊的眼睛,这时候澄明了许多。

“要结婚了啊?”

“是。”

“嗯哼。”外公的手指抚弄着紫砂壶盖上那只趴卧的狮子狗,若有所思。

惟仁看着那只紫砂壶。

那只紫砂壶……

“嗯哼……回来见过阿端?”外公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惟仁点头。

外公抚弄紫砂壶的动作停了下来,手指弹了两下。

这两下似乎是弹在了惟仁的心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与火的回忆 (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