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68章: 花与火的回忆 (六)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68章 花与火的回忆 (六)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佟铁河坦然自若的任她品评。

侍应生将咖啡端上来,鞠躬离开。

容芷云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说:“阿端不喜欢喝咖啡。”

佟铁河点了点头。是不喜欢。她只爱喝茶。常常泡了茶,又只会对着发呆。看着那茶叶在水中慢慢的舒展开了,直到那茶汤渐渐的冷掉,一口都不喝。

“能不能安排我见见阿端?”容芷云开门见山。

“她不想见您,您也知道。”佟铁河直截了当。

“所以才来找你。”

佟铁河笑了笑,“容董,我也知道您并不满意我做您的女婿。”

容芷云哼了一声,“何止不满意你做我的女婿,对你这个人,我都不满意。有谁家的女婿会当着岳母大人的面,当街和女人贴面亲热?”容芷云冷冷的看着佟铁河。铁河便知道刚才那一幕,她是尽数看在眼中了。想要分辨,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容芷云见他没话讲,越发肯定自己的观感。

虽然因为自端的缘故,佟铁河从未正式执子婿礼,但从心理上,这就是自己的女婿,她理所当然的该出口教训便教训。

“这么不检点,看来传闻不假。”容芷云皱着眉。她在香港,时常能看到当地报纸对这位佟家二少的报道。财经版的常客,也是八卦杂志的宠儿。她想到这里,又说,“只是你这德行,自端如何忍得你?又不是一时半日。我这个女儿还真是奇怪。”

“说起来,我跟阿端一起生活的时间,跟您做她母亲的时间差不多。”

容芷云怔了怔。

“我们都算不得了解她。”佟铁河道。

“我一直都希望阿端能谅解我当初的选择。”

她有不得不放弃那段婚姻的理由,至今,她不曾后悔;然而以女儿的抚养权为代价,即使现在,哪怕她富可敌国,仍不能弥补这段遗憾。如果可以,她情愿拿现有的一切去换回一个贴心的女儿。

只是这些,眼前的这个小子怎么会懂?眼前的这个小子,是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

“我想,您这次恐怕又要无功而返了。”佟铁河语气里不起一丝波澜。他也许并不了解全部的阿端,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根本想都不必想,就知道阿端的态度。“宴会上阿端的表现,就是她的回应。我想您应该清楚。”

那天,他因为恼了她,存心为难她,才带她去了容芷云会去的地方。只是看着她真的难受了,他也不好过。

容芷云难掩失望。

当日见到女儿的惊喜,完全被女儿冷漠的态度击碎,令她好久都情绪低落。曾经设想过的见到女儿之后要说的话,在面对女儿的一刹那,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束手无策。

“我始终是她妈妈。”

“她未必肯承认。”

“有一天她自己做了妈妈,也许就能够理解我。”

佟铁河心里一动,微笑道:“那一日山高水远。您可有耐心?”

容芷云亦微笑:“就算什么都没有,耐心总还是有的。”

这些年,她靠什么成功的?很大程度上,靠的就是耐心。

耐心的等待机会,等待机会进入家族企业,等待机会上位,等待机会掌权,等待机会扩张势力,等待机会扩大版图……往往是一着错,满盘皆落索。亏了有耐心,无数次再踏前一步便跌下悬崖、粉身碎骨,都让她力挽狂澜。

这一次,比任何事情都更需要耐心的时候,她想有;当然,她也不会一直等待。

佟铁河当然了解容芷云是什么样的人。抛开其他不谈,这个被香港媒体称为“魔女”的金融巨子同时也是实业家,确实有着非同小可的勇气和魄力。他是极为尊敬和欣赏的。不然,他也不会由着她一再的挑剔斥责。

他语气稍显松动,“自端此时已抵达上海家中。大约二十日后回来。”

容芷云点头,似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她看了佟铁河一会儿,问道:“阿端……跟你父母兄嫂相处的还好?”

“阿端是媳妇样本。”

容芷云又点头。半晌不语。她一直留心女儿的生活。佟胜利夫妇对自端的喜爱,她是知道的。但从佟铁河口中证实,意义又有不同。

容芷云想到女儿,总是心疼的厉害。好好儿的一个女孩子,感情如此不顺。都说独生女会随妈妈,难道是真的?

容芷云无奈。有些时候,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难免推到宿命上去。

只是她该怎么做,才能再次接近她的女儿?

她真的不知道。

也许什么都不做最好。可她偏偏不能够,不能够违背自己做母亲的一颗心。

她喝了一大口咖啡。那苦涩的液体,已经凉了。

“别忘了,当年你跟我保证过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与火的回忆 (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