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69章: 花与火的回忆 (七)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69章 花与火的回忆 (七)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佟铁河没出声。

容芷云知道,他不会忘记的。这些年来,她每次见他,都不忘点醒他——点醒这个和她一样爱喝黑咖啡、一样脾气暴躁、一样倔强难缠的小子。

“任何时候,如果阿端要走,就放了她。”

这是佟铁河关于他和景自端的婚姻,所做的莫名其妙的的承诺。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答应容芷云。

也许,是她轻易的看穿他的心思?

总之他是答应了。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天?

佟铁河目送容芷云的车子离开,上了自己的车,拿出手机来,只有一个未接来电,一条短讯。都是自端的。应该是报平安的。他打开短讯看看,果然是。她还提醒他,她走之前在福膳坊订了鲍鱼粥,让他记得给爷爷送去。

她上午去医院看望过爷爷。本来他让她就走的,一来是感冒还没好利索,去了医院也未必见得到;二来,爷爷见了她,总没有好脸色——她还是坚持去。他也就不拦着了。她上飞机前给他打过一个电话,跟他说爷爷这几天胃口不太好,让他抽空去看看。

她还记得他提过,爷爷很爱吃福膳坊的鲍鱼粥。

佟铁河看了看时间,琢磨着这会儿去取了粥,赶到医院时间正好。他从福膳坊出来,直接就奔医院了。

爷爷的病房在一栋小楼的二层。铁河一眼看到楼前停着一辆红旗,知道是二叔来了——别人也没他那么大的阵仗。他在楼下签了字,快走几步上楼去。看看手里的红漆食盒,心说福膳坊的东西就罢了,单冲这卖相,钱也花的值了……铁河心情好起来,上了楼往左一拐,就听到一声断喝,“我要回家!”

是佟子坚那中气十足、铿锵有力的声音。

铁河心想这定又是爷爷在医院呆闷了,正冲二叔发脾气呢。爷爷这几年脾气越来越差,不论谁赶点儿上,都少不了挨他一顿训斥。从他父亲往下,提起老爷子的脾气来,没有一个不挠头的。偏生又都极孝顺,就算是老爷子不给好脸儿,也都乐呵呵的轮着来探望——就骂两句呗,权当给老爷子解闷儿了。铁河想到这里就笑。父亲他们还好,不在京里;二叔可在跟前儿呢,隔三差五被提溜过来,时常劈头盖脸的就被训半晌,有时候根本都不知道老爷子究竟在发什么脾气。铁河碰到过好几回,二叔给爷爷捏着腿,爷爷还脸上通红的口沫横飞。有时候骂的狠了,二叔就偷着叫人打电话给他,通常爷爷见了他,还能给个好脸色。

今儿赶得巧啊。铁河心念至此,定睛往病房里一瞅,不由得小小吃了一惊。合着今儿不但二叔在,三叔也在。医生和看护看见他,刚要和他打招呼,他摆了摆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铁河站在廊上听了一会儿,已经大概齐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来下午爷爷觉得身上松快些了,下楼去散散步,嫌麻烦,没让看护跟着。老人家散步,向来是履着栏杆走的,因为心肺都不好,防着突然晕厥。结果还就真的一口气上不来,眼前一黑,差点儿倒在地上。幸亏抓住了栏杆。不然这一下摔倒可就难说了。医生看护忙了半天,老爷子倒是没事儿了,哪知赶上佟解放和佟援朝两兄弟来看老爷子,一看这状况就不乐意了,佟解放就说了看护几句。老爷子一听就火儿了,立马儿就说自己要回家,让佟解放啥也别干了,专门在家伺候自己。

“……你们把我扔在这儿,都是他们在照顾我,吃喝拉撒睡,你们哪一个动动手了?还敢瞪眼,你再瞪给我瞧瞧?”

“父亲……”佟解放懊悔不迭,“您消消气……是我不对,我不该……”

佟子坚气呼呼的。

佟解放说:“我那不是急了嘛……”

“急什么?我又没死。”

“父亲!”

“这会儿我要真死了,你干嘛,还能枪毙人哪?”佟子坚喘了口气,“我在这里闷得很,我要回家。”

“父亲,今儿来就是想跟您商量,要接您回家过春节。可是您身体这状况,还是听医生的,再调养几天,好不好?”

“你少废话。要回就今天回,不让回我就在这儿过年!”

“父亲……”佟援朝也在一边赔着笑,“您这……还是再住几天,好吗?”

“好个屁啊好?”佟子坚对着三儿子一瞪眼,“你也给我滚。你们这帮兔崽子,还什么过几天接我回家,那我自个儿的家,我爱什么时候回什么时候回!我看你们敢拦着我。滚滚滚,都给我滚!小李,小李!”

旁边一位医生忙答应。

“替我打电话给佟胜利,叫马上他滚过来!”

————————————————————————————————————————

亲们~~今天的第三更~~呵呵,今天的文文全部奉上了,明天继续~~谢谢大家!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与火的回忆 (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