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7章: 鸟与鱼的距离 (七)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7章 鸟与鱼的距离 (七)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笑什么?”自飒瞪眼。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这么一瞪,倒不让人觉得凶恶,反而因那卷而翘的长睫毛扑闪扑闪的缘故,没的让人心里生出几分怜爱来。

自端眨了眨眼睛,“我看你们俩结婚算了。邓力昭等着我叫他姐夫都等了半辈子了。”自端喝了口水,“你一身的坏毛病,哪一样不是邓力昭给你惯出来的?除了他,谁受得了你?”

自飒听了这话,呆了一呆。

她垂下眼帘。

手里的打火机辗转腾挪,像一颗琉璃珠在手心里跳舞。

“他娶不了我了。”她闷声道。

自端“哦”了一声,说:“因为大伯吗……大伯也知道力昭人不坏的,他就是……”

“不。”自飒打断了自端的话。

自端看着她。

自飒眼圈儿已经红了。

自端呆了一呆,她看着自飒。自飒一向烈性刚强,极少显出这般模样。

“姐……出什么事了?”

自飒摇了摇头,“有个女人,在西班牙给他生了个女儿。”

自端几乎不信自己的耳朵。

“他人是不坏。何止不坏。简直太好了。贾宝玉跟他比起来,都算是末流了。”自飒端起面前的玻璃杯,咕嘟咕嘟把一大杯水都喝下去,还是不够,又拿起自端的水来,一气喝光,“跟他结婚?除非我脑残。”

自端静静的看着自飒,一言不发。

其实不是不想开口,她只是脑子像被灌进了浆糊,一派混沌,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该从何说起。

面前的食物渐渐的凉了,两个人谁都没有动。

自飒脸上流着两行清泪。

餐厅人渐渐的多起来。

自端将帕子递过去。自飒按了按脸上的泪。

又过了好久,自飒擤了擤鼻涕,将那块漂亮的亚麻布手帕团了团,丢在一边,“都凉了。”

自端知道她已经冷静了下来。可是,看着这样的姐姐,她反而更难过了。

她强自镇定,装作若无其事,说:“本来也不饿。”

“那你送我回家吧。”自飒吸着鼻子,说。

“回哪儿?”自端一边拿起手袋,一边随口问。

“故园。”

“哪儿?”自端一头雾水。

自飒戴上墨镜,伸手过来照准自端额头就是一巴掌,“你傻瓜啊?!你老公去年最轰动的项目,就是故园。”

自端吃痛,她揉着额头。自飒从来恼她的时候就会这样猛拍她的头。害她老觉得自己笨是因为打小儿被自飒欺负到头上的原因。再者佟铁河事业上的事,她一向不过问,怎么会知道?

自端问怎么走。自飒一副被打败了的样子,恨恨的道:“滚一边去,我来开。”

自端叫道:“等等,我来结账……”

“滚!”自飒被她气的反而笑出来,“我在这家是挂账的。”她说完站起来。侍应生早取了两人的外套来。

“哦。”自端穿好外套,跟她一起出来。门口自飒遇到几个熟人,肆无忌惮的嘻嘻哈哈起来。自端站在一边等她。里面有人忍不住看她几眼。

“我妹。”自飒笑道,“少拿你们那桃花眼乱瞟。”

“啊!佟家的那位?”那人恍然大悟,“难怪看着眼熟。给介绍一下……”

“滚!给佟铁河知道,你活不活了?”

那人立时就笑了,说:“也是,佟铁河的女人,多看一眼,都要被他剜出眼来。忍痛割爱吧!”

“你丫真想死啊!我这就给你把眼剜出来!”自飒笑骂。一时散了,才招呼自端上车。自端始终安安静静的,自飒忍不住盯了她一眼,“佟伯母来了?”

“嗯。”

“又得装恩爱夫妻了吧?”

自端不出声。

自飒发动起车子来,忽然骂了一句,转头瞪着自端,“丫的!你这破车,都上不了高速!”

“上高速干嘛?”自端反问。

自飒一愣,旋即笑起来,渐渐的笑不可遏。

“你干嘛啊?”自端被她笑的莫名其妙。

“阿端,你做人家老婆做成这样,还半点儿离婚的迹象都没有,这是佛祖在保佑你,你知道嘛?”

“什么呀。”

自飒摇着头,“这回铁子肯回家,你打了不少电话吧?”

自端的电话在这时忽然响起来,她看一眼,是佟铁河。

“喂!”

“你在哪儿?”

“嗯……”自端看一眼外面,“建外。”

“我晚上有应酬,你回家陪妈妈吃饭吧。”

“嗯。”

“晚了可能不回来,你别等我。”

“嗯。没别的事?”

那边顿了一顿,才说:“没了。”

“那好。”

“好。”

自端收了线。

车子已经停在路边。

“你不是要出城?”自端问。

自飒笑笑,道:“你们家皇上下了旨,你还是早点儿回去吧。”

自端有些不放心。

“得了吧!要为了邓力昭寻死,二十年前就死过了。”自飒推开车门下去,对着自端摆了摆手,“你开车小心,到家给我电话。”

自端看着她招手拦车,急忙下车来,“姐!”

自飒回头。

“晚上我给你电话。明儿我没课,过去看你。”

“别了,还是等你们老太太回了上海,你再来我那儿住几天。”自飒摆了摆手,钻进出租车里去了。

对着车子离去的方向,自端呆呆的看了好一会儿。

冷风吹过来,箭一样射透衣服。

北京的冬天,冷的时候,真让人想哭。

……本章完结,下一章“ 鸟与鱼的距离 (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