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76章: 花与火的回忆 (十四)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76章 花与火的回忆 (十四)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时候幼子留学回来创业,没几年,在商界就风生水起,渐渐的不常回家来住,在外面偶尔也会闹出些花边新闻来,他这个做父亲的并不干涉。谁没年轻过呢?别太出格就是了。而且从心底里,他是很信任幼子,也是很为幼子骄傲的。

妻子想要娶景家女儿做媳妇的想法,最初他是反对的。

那些日子妻子的忙碌,就是为了景家的事。妻子做事,一向极有分寸;景和高的事情,他也明白其中利害。只是,那个时候开口提亲,不是落井下石,也是趁火打劫。可是妻子有她的想法。出于多方面的考虑,他最终也同意了。只是保留了一点意见:这事得铁河点头。

铁河果然不愿意。

还记得那个晚上,他开会开到深夜,回到家中,听到妻子和铁河的争执。

儿子虽不激烈然而坚持的言辞,并没有浇灭妻子的热忱。她关友梅是何许人也!佟胜利太知道了。她想要的东西,就看她有多想得到了。早些时候,关于钢川的婚事,她原也有盘算,可钢川执意娶伊甸,令她的如意算盘扑了空。所以铁河的婚事,她无论如何都要按照自己的意思来。这个意愿几乎是不可逆转的。

只是过程很是起了些波折的。最后从景家娶过来的,也不是最初的目标、景和高的女儿自飒,而是景和仰的女儿自端——直到很久以后,佟胜利才知道,妻子的目标,唯有自端。

妻子为什么选定自端作儿媳妇。他当然是知道些缘由。只是有些东西,他也是后来才慢慢品出来的。因为景自端,并不仅仅是“景自端”而已。

他们当然对自端是满意的;可是,铁河呢?在他这个做父亲的人看来,铁河看着自端的眼神,从不像钢川看伊甸那样,是持久的热忱和依恋,有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最原始的激情和欲望。铁河的眼睛,如一泓深潭,不见底。

……

吃过团圆饭,佟胜利就出门了,要在除夕夜去慰问第一线的工作者。外面下着雨,很是潮湿阴冷。铁河看了看天色,跟父亲说要陪他一起去。佟胜利嘴上没说什么,心里是高兴的。比起长子来,幼子常常会有出人意表然而又让他觉得很贴心的行动。

铁河上了车,坐在父亲的身边。自端追出来,给公公和丈夫送上两条围巾,说外面冷。她只穿了薄薄的羊毛衫,铁河不耐烦的接过围巾,让她赶紧回去,似嫌她多事。车子开出来,他看着手里的藏青色方格围巾,皱了皱眉。

“小铁,你态度有问题。”佟胜利看在眼里,“这个时候,只要说句‘谢谢,快点儿进屋去’就可以了。”

佟胜利不再说话。

铁河也不再说话。

车子里沉闷而幽暗,繁华的街景挤进深色的车窗来,也只是一个淡淡的影。

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还没有下车,铁河便看到钢川夫妇和母亲、自端、沈阿姨等人在园子里放烟火。伊甸笑的像个小孩子,似乎是比妥妥还要幼稚,那笑声传过来,似银铃一般。自端则挽着母亲的手臂,静静的看着绚烂的焰火,微笑着——伊甸跑过来拉她,她只是摆手,那么的胆小……铁河牵了牵嘴角。

母亲先看到了他们,于是笑着招呼大家进屋,准备吃饺子。

钢川嚷嚷着放鞭炮。铁河过去和钢川一起把一挂鞭炮吊在长长的竹竿上,然后高高挂起,再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来。铁河刚准备点芯子,钢川从他手里拿过打火机说我来吧,还回头笑着说这个可是炸药版的鞭炮,忒响了,大家捂好耳朵——铁河挥了挥手,催他快点上,然后退到一边去。

自端看着那拇指粗的炮仗,心里就有些紧张,她捂住耳朵。伊甸哈哈笑着让钢川快点儿。自端心怦怦的跳着……看钢川在那边背对着大家摸索了一阵儿,忽然跳开,只见长长的引信兹兹的冒着火星儿,接着“嘭!咔!嘭!……”鞭炮响起来,果然像一颗颗的炸弹,发出巨大的响声。自端觉得自己整个人简直要被震飞了,脚下的石板地都在震颤。不知道是被震的,还是冻的,她有点儿发抖。

忽然肩头一暖,铁河的羊绒大衣罩住她的身子;她来不及回头,他的那双大手按在她捂住耳朵的手上——手指是冰凉的,可手心却是热的。自端的眼睛盯住炮仗,一颗一颗的被点燃、炸开,一团一团的火焰灼烧着,那声响冲破云霄……

————————————————————————————————————————————————

今天两更~~呵呵,粽叶飘香,希望大家今天都过得开心~~O(∩_∩)O~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与火的回忆 (十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