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89章: 花与火的回忆 (二十七)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89章 花与火的回忆 (二十七)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佟铁河正在房间里上网。这两天没工作,显得有点儿手痒。他闲闲的浏览着网页,看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儿,或许等下饭桌上可以拿来跟父亲聊两句。父亲虽然忙,有空也爱上上网,只不过不像他们年轻人,他上网是有目的性的。

有一次,他跟铁河聊起就业的问题。父亲点醒他,要给应届生机会。还说他看过一个帖子,是这么说的:诸葛亮出山前,也没带过兵,凭什么要我有工作经验?

父子俩笑。

铁河记得父亲拢着斑白的头发,摇头。他想着父亲说这话的样子,也摇了摇头。今年境况确实不同往年。父亲要操心的多——其实,父亲确实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过几年退了,可以好好儿歇一歇了。

铁河想到这里笑了。

孙子……他也不确定父亲是不是想要孙子。毕竟有了个孙女妥妥了。但或许换个样也是好的?妥妥走之前的小模样,又在他眼前浮现。家里再添个妥妥那样的妞子也不错吧。

铁河点了支烟。

将来祖父不知道会给他们的孩子取什么名字。妥妥……当当?贴贴?

铁河笑。

祖父取名字越来越随意了。父亲的名字是胜利,自父亲以下,叔叔们的名字依次是解放、援朝、跃进……他曾说祖父给起名字毫无技术含量,一点儿也体现不了佟家诗书传家的气度。结果老人家一瞪眼,说“这都是他们自个儿带来的名字,又响亮又好记”。铁河了解老人家的意思。佟家,处处都有年代的印记……嗯,年代。他的孩子,要是生在明年,叫“世博”可好?佟世博……听起来还好。

铁河不由自主的掩面而笑。

没孩子起小名儿,被人知道了,不定怎么笑话呢——他吸了口烟,伸伸懒腰。

电话响,他接起来。

“喂。”

“铁子。”是力昭。

“说。”

“我明天摆喜酒”邓力昭声音低沉,低沉的像是一口古刹陈钟。

铁河听着,一个念头浮了上来: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

“铁子,我……”邓力昭的呼吸声,骤然急促。

铁河沉默着。

“铁子……”邓力昭的声音几近哽咽,“哥们儿最后还是背信弃义了……”

铁河眯了眼睛。

眼前似乎有大片大片的云飘过……火红的崖石边、碧蓝的大海上,站在一望无际的薰衣草田里的邓力昭,应着刚劲的海风,大声的呼喊着景自飒的名字,我爱你,我爱你……那喷薄欲出的爱和激情,让他也血脉贲张……

铁河觉得憋闷和烦躁。

明知力昭的苦处,明知这事的无可奈何,明知他们都是棋子一颗,有自己无法把握的命运。

他还是觉得难受。

他只是坐在那里,动也不动。不是不想动,而是根本就动不了。

他知道自己还是受了打击。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雨却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

自端站在门边,待公公进了门,替他拿了外套和公事包,轻声的问候。公公今天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和她多说了几句话。

佟铁河没有出来打招呼。她得进去跟他说一声。

自端推开卧室门,灯没有开。铁河仍坐在沙发上,电脑屏幕发出的微蓝的光映在他身上,他似乎还保持着她出去时的那个姿势。

“佟铁,爸爸回来了。”她说。

佟铁河站起来。自端打开壁灯。看清楚铁河的表情,她就知道,此时他心情不好。

这几日他都呆在家里,很轻松自在,情绪不错。忽然这样……自端忖着,默不作声。铁河走到门边,看着她。

“阿端,我们这就回北京好不好?”

——————————————————————————————————————————————————

今天的最后一更。O(∩_∩)O~

这两天《故园》的点击、收藏都有进步,尼卡很高兴,虽然没办法确切的知道都是哪位读者在支持,只好在这里跟大家特别的表达谢意!

谢谢你们~~O(∩_∩)O~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与火的回忆 (二十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