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9章: 鸟与鱼的距离 (九)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9章 鸟与鱼的距离 (九)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自端转开身,去收拾他换下来的衣服。

她是爱清静。

可是,她也喜欢家里有个家的样子。

他一定不知道,被那种安静勒的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一定不知道。

佟铁河的电话响了,在衣袋里。她随手掏出来递给他。他拿起来看了一眼,说:“我在家呢,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不等对方开口,他已经按掉电话。他回头。

自端正在衣帽间里仔细的把领带、腰带归类。好像在做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似乎是感受到他的目光,她转过脸来,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佟铁河沉吟片刻,问道:“自飒还好嘛?”

自端抬起头来,想了想,摇摇头。

佟铁河沉默,半晌才说:“力昭也是。”

透过镜片,自端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呀眨的,看着佟铁河,“听说是个女儿。”

“嗯。”铁河闷声应道。

这么多年,见惯了力昭风波不惊的样子,这么无措还是第一回。

“他想我劝自飒?”

自端有时候很通透。这通透来自对这些人的熟悉。

铁河说:“我没答应。”

“嗯?”

“我觉得你这会儿恨不得掐死他。”铁河嘴角浮起一丝笑,转瞬即逝。

她想着邓力昭白皙俊俏的面容,面容上总挂着满不在乎的表情,似乎是天底下再没有难得过不去的事;一双桃花眼,又总眯着,睁开来看谁,就飕飕的放电……她一直称呼一声“四哥”的人,也想过某天改口叫一声“姐夫”。可是,就这么结束了?

她有些不能相信。

“你在想什么?”铁河歪在沙发上。

“我在想,他是不是还记得,十五岁的时候,许下的诺言……也许他早忘了,可是她记得,记了二十年。”

自端说着,想起白天自飒的样子,心一阵儿紧似一阵儿的疼。

铁河一双长腿叠着,放上了脚凳。自端的话,让他的思绪一下子飘的很远。

就是那一年,他们几个放洋出国,开始独立的生活。真的很多年过去了。

“阿端。”铁河抬眼看着自端,叫她。声音有些慵懒。

“嗯?”

“这回真没戏了?”他问。

其实也不知道是问她,还是问自己。

被他这么一问,她怔了片刻。

力昭和自飒,力昭和自飒……在她的心里,那是“青梅竹马”,那是“两小无猜”,那是“耳鬓厮磨”,那是“如胶似漆”,那是“生死契阔”,那是……那是关于爱的一切。

可是,他们两个?

问她,她不明白。她不是力昭,更不是自飒。她如何明白?

明白为什么,他们明明那么用力的在爱着,却不断的做出伤害对方的事?

“我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过了一会儿,她问:“她在故园有房子?”

铁河点了点头。

“她让我过几天过去看看她的房子。”

她的衣领很低,纤长的颈子弯出一个很美的弧度,对着灯光,铁河甚至能看清楚她颈子上那层细细的茸毛。

“妈妈在呢。”

“妈妈走了以后。”

“好。”

铁河站起来,走到阳台上去点烟。

自端坐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

他不常回家来的。

要不是婆婆来,她都不知道再要过多久才能看到他。

也许突然哪天他喝醉了,就回家来了。

回家来了,回家来专门跟她找麻烦。

好像她过的不舒服,他也就安心了似的。

一再的,一再的,用他的方式,宣泄着一股子莫可名状的烦躁、委屈。

自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刚刚跟他说了那么些话。

他们几乎是无话可讲的。

也许,今晚的气氛实在是太温暖了。

甚至在送两位姨妈走的时候,铁河配合的拢住她的肩,她都没有觉得不自然。

一点儿都没有。

……本章完结,下一章“ 鸟与鱼的距离 (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