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90章: 花与火的回忆 (二十八)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90章 花与火的回忆 (二十八)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们?”她眉尖微蹙。他又不是不知道,她奉“太后懿旨”要呆到寒假结束,他则是明天要回去工作的。每想到这里,她会庆幸,佟铁河总在她身边,让她觉得备有压力,再加上他最近两天表现反常——可这会儿他又打什么主意?还是婆婆发话了?

见她只管望着自己,铁河知道她此时心里一定在转着各种念头,于是说:“我去跟爸妈说。咱俩一起走。”

“你怎么了?”她问。钢川一家走了,婆婆就说觉得冷清。其实婆婆日程排的满满,哪儿有时间觉得“冷清”?婆婆是不肯放她走。

佟铁河有些焦躁的转过身去,“也没什么。”

“佟铁……”

“没事。”他丢下硬邦邦的两个字,快走几步,下楼往去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佟胜利说起了一件事,自端这才知道为什么刚才佟铁河忽然那样。

“老邓下午给我电话,说邓家明日办喜事。邀请咱们去。”

佟夫人给丈夫夹了一块水晶肘子,问道:“哪房的孩子?”

“就是他那宝贝儿子,行四的力昭。”

自端伸向菜碟的筷子在半空中顿住。佟铁河神色自若。他替自端夹了一筷子菜,又夹一筷子给自己。

佟夫人怔了怔,看了自端一眼,也给自端夹了一块水晶肘子在碗里,笑着,“多吃点儿,今儿这肘子炖的酥烂——力昭摆喜酒?事先没听说呀!跟谁?”关于邓家老四的传闻,她也听了一些,并不太意外。只是邓力昭和景家自飒这些年出双入对,几乎被视作是景家的女婿。眼下,力昭和铁河是最好的朋友,自飒是自端最亲近的姊妹……佟夫人看了一眼儿子和媳妇——两人都默不作声,只管低着头吃饭——心里就有谱了。

佟胜利倒是没留意这些,他想了想,说:“郭家的女儿,是哪一个就不清楚。”

果然。佟夫人心里明镜儿似的,只是不说破,点了点头,问道:“在哪里办?”

“君悦。”

佟夫人就说:“又是君悦,合着大伙儿就都认定那儿了,有什么好。”

“不就是喜宴,重点在喜不在宴。”佟胜利道。

佟夫人就笑了。

“老邓说人不多请,就几个在沪的老朋友聚一聚。”佟胜利说到这儿,看向铁河,“那力昭和你好的整日价跟焊在一处似的,他结婚这么大的事,怎么都没听你提一嘴?”

铁河含糊的应了一声。

佟胜利见他反应奇怪,皱眉道:“到底怎么回事?”这婚宴来的仓促。可今日老邓电话里说的也含糊,害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有心多问几句,当时又不得便,想着儿子或许知道,回来问儿子就是了。现在见儿子这样反应,这事看起来确有蹊跷。

铁河放下碗筷,对父亲道:“是他要我当不知道这回事的。”

“这孩子奇怪的。这婚是偷着结的不成?”佟胜利好笑。老邓说在这边摆喜酒,他已经觉得怪异。本来以为是因为前面几个孩子已经大肆操办过的缘故,小儿子刻意低调——这会儿再想想,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可是那郭家……郭家嫁女儿,怎肯这般如此俯就?

咦?难道是那阵子老邓生意上遇到麻烦,郭家出手相助……这倒解释的通。但联姻这事儿,自己怎么就一点儿风声都没捕捉到?可看看妻子和儿子,他们分明又不觉的意外。

佟胜利皱眉。

铁河听父亲这么一说,心道这婚还没结,孩子都快满月了,能不偷着吗?何况这婚结的,实在是别扭的很。

可他也不便说的那么直白,就说:“可不就恨不得偷着。”

“这叫什么话呀?”佟胜利越发莫名其妙。

“爸,您别问了。您和妈明儿去吃喜酒不就成了?”

“我还打算带上你和阿端一起去呢。”佟胜利看着儿子,又看看低头吃饭的媳妇,他是想着带儿子去见见那些老人们,平日里见面的机会不多。邓家喜宴自然非比寻常,他今日打听了一下,知道明儿宴席虽规模不大,但该来的都会来。铁河这两年摊子铺的越发大了,他这个做父亲的,有些事情就不能不考虑到。

铁河自然明白父亲的意思,他只好笑了笑,说:“我们就不去了吧。”他看了母亲一眼。佟夫人会意。

“你说你这个老头子,什么事儿非得刨根究底。儿子不去就不去吧,他们小哥们儿之间自有计较,你操什么心呐?吃饱了吧?来来来,过来跟我商议一下明日封多少红包。来呀!”佟夫人不由分说的拉起佟胜利往他们的房间去了。佟胜利有心再问儿子两句,不料看到妻子对着自己使眼色,反应过来,顺从的被妻子拉走了。剩下自端和铁河二人。自端静静的吃着碗里剩下的半碗米,铁河则默默的坐着。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与火的回忆 (二十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