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92章: 花与火的回忆 (三十)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92章 花与火的回忆 (三十)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坐了一会儿,景老太太先起身。自端送奶奶往后院走,东方青则回了房。穿过二道院子,自端看了看自飒住的屋子,门窗紧闭,密密的拉着帘子。

“你怎么忽然回来了?”景琴眠鹤慢慢的走着,问自端,“不是说下了十五才回?你婆婆舍得放人了?”

自端当然不敢跟奶奶说是因为自飒的缘故,只好笑着说:“是铁河的主意。明儿他就上班了,要我一起回来。那边天气实在是不舒服,总是下雨,阴冷阴冷的。婆婆也说让我们早点儿回来。”其实婆婆自然是想留她多住些日子的,可是不知道铁河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了她。她笑着搂住奶奶的脖子,道:“怎么了,您不高兴我早点儿回来见您呐?”

景老太太点了点头,温柔的笑着:“怎么会呢,爷爷奶奶天天盼着我们阿端回来呢!可惜阿端是嫁给人家做媳妇儿去了呢,怎么可能遂了我们的心?”

“那我今儿住下好不好?”自端撒娇。

景老太太拍拍她的脸,笑道:“好好好!奶奶呀,巴不得阿端总住在家里呢。”她拉着自端的手,看到自端脸上的倦容,“你也去休息吧。男人们喝酒可没个时候。”

“嗯。”

“这些个小辈里,能对付一下你爷爷的,除了翊儿,就是小铁。今儿这酒你爷爷要喝欢实了,小铁明儿一准儿上不成班。时候差不多了你再去看看,拦着些个。”

自端笑着点头。

景老太太想起来什么,望着自端,道:“你记得给你爸爸打电话,昨儿他在这儿喝酒还念叨你呢。”

“好。”自端照顾奶奶躺下。祖孙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老太太的呼吸沉下去。自端给奶奶掖了掖被角。阳光透过玻璃窗子照进来,撒在炕上,到处都暖洋洋的。自端细细的打量着奶奶。虽说已经耄耋之年,老太太精神极佳,耳不聋、眼不花,且是个美丽的老太太。皮肤仍是那样的白皙,近乎透明。皱纹都不曾毁掉她的容颜。自端忽然想要抱抱奶奶,可是又怕惊动了她,只好坐着不动。

炕桌上整整齐齐的码着一叠绢面手抄本。自端随手拿起一本,打开来,原来是金刚经。漂亮的簪花小楷。她们姐妹从小练字,都是以此为摹本的。

自端微笑。

钢琴也好,毛笔字也好,从小,都是长辈们让她有所寄托的意思。花尽心思把她的时间填的满满的。

自端抚摸着手抄本细密的绢面。她又坐了一会儿,才起身悄悄的出来。

景老太住的是二进院的正屋。东厢是自飒的屋子。西厢住的是自竣和自翊兄弟。自竣夫妻回来,仍是住他原先的屋子。

自端慢慢的沿着廊子往东厢走来。

抄手游廊将各处屋子串接起来。东厢这边一架葡萄,西厢那边一席丁香。春夏之际,家里人常常在游廊上赏花纳凉,十分的惬意。葡萄架上的葡萄,总是等不到熟透,都就被哥哥姐姐们摘光了……自端笑出来。她看了眼东南角的月亮门。穿过那道月亮门,是她住的东跨院。她想着今晚不回自己家去了,就住在这儿吧,不知道佟铁河愿不愿意?

东厢的门紧紧闭着。自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里面没动静。

“笃笃”“笃笃”,她敲了两回门。

又等了一会儿,才听到悉悉索索的声响。门“哗”的一下被拉开,自飒披着一条毛毯站在门里。

自飒没好气的看着眼前的自端。

自端迅速的打量着自飒,虽然脸色有点儿苍白,可是不像想象中的难过。看上去似乎很平静,很重的鼻音,也似乎真的是……感冒了。她的心略略的安定些。

自飒闪开让自端进来。自端在她身后关好门。跟着她走进书房去,发现自飒正在看电影。耳机搁在茶几上,一摞影碟散在地上。自飒缩进沙发里,示意自端随意。

“在看什么?”自端坐下来,屏幕上一群男人正在打架。

“《叶问》。”

“……”

自飒瞥她一眼,问:“怎么提早回来了?”

自端却问道:“感冒了?”

自飒哼了一声,说:“莫名其妙的犯了咽炎和鼻炎。”

“有没有看医生?”

“谁大过年的看医生?”

“偏又忌讳这个了。”

“没事。”自飒淡淡的说。

自端看着她,“真的?”

“你看我样子还不知道?”

“姐……”自端好脾气、耐心的叫着自飒。

自飒看着她,忍不住心软。

叹了口气。

“他今天结婚。没请你们喝喜酒?”

“没有。”

自飒冷笑,“还算识相。”

“他说,怕看到我们会崩溃。”自端说。铁河原话是这么说的……力昭,应该也是这么说的吧。

自飒眼睛盯着屏幕,面无表情,“已经跟我没关系了。”她吸着气。胸口往下,一直到小腹,大片的面积,如灼烧一般,随着每一次的呼吸而疼痛。每一次呼吸,都痛。她紧咬牙关。不知道还会痛多久,唯有忍耐。

自端给自飒扯了扯毯子,“姐,”自端往自飒身边挪了挪,她声音柔柔的,绵绵的,“姐……”

自端握住自飒的手,那只手在微微的颤抖。她低着头,说:“姐,你就当他出国了,一年里也见不到一面。”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与火的回忆 (三十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