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94章: 花与火的回忆 (三十二)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94章 花与火的回忆 (三十二)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喝了酒很能胡闹的。自端想起那些在他手上阵亡的水晶器皿,不禁微微皱了眉。很少回家的他,喝了酒却很爱回家;又总是找她的麻烦。她极是恨他醉意朦胧的时候那番夹缠不清……今日许是来了她的地盘上,他也不敢欺负她。想到这里,她苦笑。他总是在景家人面前表现的像个模范女婿——正如她所做的。他们是一对掩耳盗铃的夫妻。

自端坐在炕沿上,伸手抚摸着这床藕荷色的龙凤呈祥图案的被面。这让她想起出嫁前,祖母和伯母亲手给她做的嫁妆被子。精心挑选的棉桃,在作坊里打成棉花套;然后又特别甄选出各色被面和里料,选一个风和日丽的吉祥日子,她们在大炕上铺开阵仗,戴着花镜,一针一线的将被子缝起来……照传统,只有福寿双全的女人,才有资格做婚被。她们的阿端出嫁,她们无论如何是舍不得假手他人的,都是一针一线的,把心意和祝福缝进去。可这些被子其实很少用得到。只作为不可或缺的礼数,在新房里摆了几天,然后就收起来了,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压箱底呢。

这会儿想起来,自端心里有种隐隐的痛楚。

她们将她嫁出去时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她并不很了解;只是这份温暖,实实在在的存在着。一直都在。

自端弯下身子。她滚烫的脸贴在微凉的被面上。似乎伯母的手在抚摸她的面颊……

“娘娘……”她喃喃的叫着。

一只大手抚上她的肩膀,自端慢慢的抬起头来。铁河做起来了,正望着她。他的脸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像一只喷火龙。

半晌,她才问:“要喝水是吧?”

有时候,她会留意到他的需要。

自端双手一撑炕沿,下地来。她走到外间,拿起一只小保温瓶,从饮水机里接了水,取了只瓷杯,拿进来给铁河。

喝完了一杯,自端又给倒了一杯。然后将水壶放在炕桌上,看着他,问:“想不想吃点儿什么?”他一喝酒就吃不下东西,总是在酒醒了之后才觉得胃里空空的搅得难受;常常会在半夜里起来找东西吃。她是知道的。

铁河摇摇头。屋子里很暖和,炕很热乎,被褥很柔软,这些都让他觉得舒服至极。

看出他的意图来,自端说:“那我去前面看看,顺便拿点儿点心过来。你睡一觉?”

铁河点头。

自端从衣柜里找了件棉袍子。枣红色的绸子棉袍,还是她做姑娘的时候穿的。她的腰身没什么变化,穿着仍是那么可体。她从镜子里看了看自己,回头看到铁河已经闭目养神,便悄悄的关了灯,退了出去。掩了房门,放下棉帘,开了正屋和院子里的灯,一路往前院去了。

听到月洞门上的划子放下来的声音,铁河才睁开眼。

他根本睡不着。

下午喝酒的时候,许是喝多了,自竣竟聊起了顾惟仁。

铁河揉nīe着眉心。

顾惟仁。

他一直说不出对这个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不讨厌,可也绝说不上喜欢。隐隐约约的,总觉得有哪儿不对盘。

其实顾惟仁也是,从来没有真正属于他们这个圈子。和他过心的朋友,只有景家的自翊,同其他人,至多是客客气气。可是就这么个人,让景家的小公主自端,恋的痴迷、狂热、义无反顾。让他们所有人都吃惊都感叹,都觉得不可思议。

正是他,让铁河头一次知道,自端已经长大了;也正是他,让铁河知道,自端是懂得爱的——就算她的恋爱,被绝大多数人激烈而且坚决的反对着。

在众口一词的反对声里丝毫都没有动摇的自端,在顾惟仁无声无息的离开之后,所有的坚强和勇敢,轰然倒塌。

他亲眼目睹了那个过程。让人心疼又心悸。

所以同样是他,让铁河知道,一个男人,可以把一个女人由怎样的热烈,变成怎样的冷漠。

……

自端把手缩进棉袍的袖子里,轻快的穿过东跨院上了游廊。自飒房里的灯亮着,能听到里面嘈杂的电影音乐声。上房里灯也亮着,自端看了看,奶奶并没有在房里。她转了个弯,顺着廊子出了二道院门,往前院走来。景家的晚餐是晚上七点,现在还不到时候,餐厅里安静的很,只听到厨房里锅碗瓢盆的声音,和厨师不时发出的口令——袁师傅在厨房里自是说一不二,令出必行的——自端拐进正屋,奶奶和东方青正在商量什么事。

看到她进来,景老太太笑眯眯的说:“馋猫鼻子尖!正要叫你们过来吃饭呢?”往她身后一看,不见铁河,“小铁呢?”

“睡着呢。”

东方青笑道:“自竣也睡着呢。爸爸更是。这会儿只有爷爷吵着要吃晚饭。”

自端咂舌,“爷爷最了不起。”

“这个老头子!”景老太太撇撇嘴,说:“你们得回去看着,跟前儿没人可不行。”

“奶奶,我可是饿了。”自端笑着坐下来。

景老太太戳她额角。

“奶奶,今儿爷爷让喝的是绝好的酒。放心吧。”

“说不过你。得,你去厨房看看,好了马上开饭。”

“我去吧。”东方青笑着,麻利起身,出去了。

自端笑着说:“奶奶,大嫂着急回去看着大哥。”

景老太太瞧着她,“你还好意思说?”

自端只是笑。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枝与蔓的绵密 (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