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95章: 枝与蔓的绵密 (一)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95章 枝与蔓的绵密 (一)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出门的时候自端还听着奶奶站在廊子下和李阿婆闲话,说今年“收孩子哦”。她忍不住笑出来。今儿是初七,老人们说是“人日”。一鸡二狗……七人八谷……今天天气晴朗的话,说明今年的小孩子们会健旺。没什么根据,就是老人们会这么说。

铁河看了她一眼,不晓得她怎么忽然就笑起来。但是也没问。只是帮她开了车门。

自端让他先把自己送去乌衣巷。她知道铁河今天会比较忙,还是坚持让他送自己过来。总得到父亲那边去点个卯。铁河也知道这个意思。

坐在车上的铁河翻着陈北带来的文件,很安静。

自端却有点儿不自在。想到乌衣巷的家,不知何时已经变成心慌气短的策源地。

她看了铁河一眼。他似乎已经完全进入了工作状态。集中精神,好像身边的她不存在一般。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雪白的衬衫,黄色带斜纹的领带,金色的袖扣,显得精干,没有宿醉之后的颓唐。

真皮座椅良好的包裹性让她舒服的有些过分,她忍不住换了个姿势。过了一会儿,又换一个。

交通有点儿拥挤。节后第一天上班,似乎大家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节奏。

一本厚厚的杂志被丢过来,落在她腿边。她抬眼,佟铁河没看她,继续看文件。她把杂志拿起来,随手翻着。是一家杂志的港版。她习惯性的翻最后面。知道那几页都是近期各场party的报道。果然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还看到他们上回去酒会的照片——奔马塑像处,记者席前,佟铁河满面春风,她在他身边——自端细瞧着,心想那会儿自己的眼睛怎么瞪那么大……

他们到乌衣巷的时候才七点过半。

景和仰和顾悦怡都是习惯早起的人,听到门外有车声,两个人竟一起出来。

都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父亲和阿姨,走到院中的自端有些发愣。

景和仰问问这,问问那,看到女儿和女婿气色很好,十分的愉快。顾悦怡则更关心他们吃了早点没有。

自端和铁河一一的答着二位的问题。

景和仰看了看时间,问道:“小铁该去上班了吧?”铁河微笑,说不急。景和仰却催着他快走,“工作要紧。让阿端留下来。你该做什么做什么去。晚上有没有其他的安排?没有的话回来我们一家人一起吃顿晚饭。”他很高兴。昨天接到自端打来的电话,知道她和铁河提早回来,搁下电话就嘱咐顾悦怡今天做顿好的,和孩子们聚一聚、聊一聊。

铁河看了自端一眼,笑道:“那好。”

自端知道铁河第一天上班,照例要和公司高层聚餐的,倒没料到他这么痛快的答应父亲回来吃饭,反而愣住。这一愣之间铁河已经站起来告辞。自端送他出来。

“真的没安排?”她小声问。

铁河看她一眼,刚要说话,忽然间从西厢房冲出一条黄白相间的狗,转眼间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铁河下意识的往前跨了一步,将自端挡在身后——这是一只样子很精灵的日本柴犬。铁河给唬了一跳,皱起眉,和那柴犬大眼瞪小眼,而自端已从他的掌握中挣脱。

“喂!”铁河叫。那狗往后退了一步,对着他“汪汪”两声。

“不要这么凶嘛……”自端摆手。

铁河皱眉。

现在是哪一个比较凶?

“警卫室的?”他仿佛记得这家里没这个先例。

“没关系啦。”自端弯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接近那只柴犬,一边柔声问道:“你好……你是谁家的狗狗啊?叫什么名字?”好像那只狗能听得懂一样。柴犬竟然兴奋的摇着尾巴。自端借机一手扣住柴犬的项圈,一手继续抚摸着它的背。柴犬温顺的坐了下来。

铁河惊奇的看着这一切。

“它叫cookie。”

铁河和自端同时抬头,西厢廊下,顾惟仁双手插在裤袋里,静静的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枝与蔓的绵密 (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