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99章: 枝与蔓的绵密 (五)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99章 枝与蔓的绵密 (五)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佟铁河隔着玻璃窗往上房里一望,看到自端和柳承敏正在头对着头研究一副花色奇怪的纸牌。顾惟仁微笑着坐在一边,和他的狗一起。

铁河心里一动。

Cookie忽然对着他的方向“呜”了一声,顾惟仁先是看了Cookie一眼,接着抬起了头。铁河敲敲玻璃窗,推门进来。

“回来了?”惟仁先跟他打招呼,刚刚脸上那柔和的笑意敛了一下。

承敏和自端手里拿着牌并没放下。承敏笑眯眯的看他,用胳膊碰了碰自端。

“你老公好帅,煞到我了。”

自端微笑,抬眼看铁河,没觉得有什么特别,衣服比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多了几道褶子,然后她对铁河说:“爸爸今晚有事不能回来吃饭了,特别交代跟你说声抱歉。”

“哪儿至于呢。”铁河笑着坐下来。他刚坐定,Cookie忽然站起来,过来嗅着铁河的裤脚。铁河警惕的看着它,“……”

“Cookie.”惟仁叫道,“过来,坐下。”

Cookie回头看惟仁,似乎很不情愿,但还是掉了个头,回到惟仁脚边。

自端伸手抚了抚Cookie的头,说:“Cookie乖。”

承敏哈哈大笑,对铁河道:“Cookie不太喜欢你。”

铁河看着Cookie那双褐色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笑了一下,问:“在玩什么?”

“花牌。”惟仁说着,看着这两个女孩子笑,“韩国人玩的花牌,不知道她们俩怎么会搞到这副牌的,已经玩了一下午了。”

承敏呵呵笑着,说:“你们要不要加入?比麻将好玩多了。”

自端手上一把牌,听着承敏说,笑道:“玩麻将不带佟铁河来。”

“嗯?”佟铁河挑高眉尖。

“飒飒说的,佟铁河最好意思赢人家钱了。”

佟铁河撇撇嘴,“我也好意思输人家钱的。”

承敏眨着眼睛,笑道:“我听说你们企业界大佬们玩的都很大。”

佟铁河一本正经,“我尽可能的不和大佬玩。”

“哎?”

“我还是小弟。”铁河低下头去,细看桌上的牌。真是“花”牌呀,每张牌上都是花的图案。

承敏扑哧一声,笑着看自端,“那你有资格说那句话——我的老婆是大佬。”

“在我们家,她的确是大佬。”

自端看他。铁河觉察到她的目光,转过脸来,对她一笑。

承敏碰了碰惟仁,“咱们要不要也肉麻给他们看看?”

惟仁温和的笑着,摸着cookie的头。然后看着自端。

自端不自觉的脸红了。

晚饭吃的挺热闹。有个很会搞气氛的柳承敏在,竟然把大家的情绪都调动起来。

席间顾悦怡显然情绪非常的好,不住的说着惟仁和承敏的婚礼。酒席、客人……一直聊到新娘捧花该留给谁。

自端有些奇怪的想,顾悦怡今晚的话特别多。

这么想着,胃就有些不舒服。看着一桌子的菜,无从下箸。

“哎哟,等你们婚礼举行过了,我可要好好儿的休息一下。”顾悦怡笑着,“要说呢,其实也不算辛苦,可是这些天老睡不踏实,净惦记着这个事那个事的……跟你们讲个笑话,这睡不踏实,老是做梦,昨天晚上还梦到惟仁抱着一个小孩子,坐在院子里葡萄架下荡秋千,我给自端爸爸说,他就说这梦做得,也太心急了!要梦也该先梦到铁河抱着小孩子……”

铁河“呵呵”的笑起来,道:“爸说的是。”

顾悦怡笑道:“哎,你们别怪我老人家话多,你们也都到了年纪了。”

承敏红了脸,偷偷看一眼惟仁。

惟仁皱着眉,叫了声“妈”,顾悦怡则笑道:“得了,不说了。你们心里有数就好。”

惟仁看着自端,自端正默默的低头喝着汤。承敏给他夹菜,他匆促的对她说声谢谢,目光仍是停在自端那里。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枝与蔓的绵密 (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