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绮罗:帝王妖娆 [目录] > 第46章: 女人心(2)

《断绮罗:帝王妖娆》

第46章 女人心(2)

骆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太子殿下本是高人一阶,只有别人让着他,郡王在王爷之下,怎可肆意而为?不留一点情面。”梅儿一改初次见面时的单纯羞怯,说起话来老气横秋,这几日一直和宫里的女人们待在一起,近墨者黑、近朱者赤,亦开始学起她们的虚荣傲慢。

“他们都是兄弟,不必太过在意,梅儿,你想太多了。”

“琅寰,”梅儿就差没有跺脚,她一副朽木不可雕的同情样,指着她的鼻子数落,“你就是什么事都不放心上,芸儿背后还说你坏话。”

“哦?”她诧异地睁大眼睛,脑袋有些迷糊,却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梅儿。

“她说你耍手段勾-引太子。”

“胡说八道。”琅寰顿时清醒几分,跳起身,吵醒了另外昏昏欲睡的两个人,芸儿正想出声,已经被振雄拉入怀中。

琅寰扫一眼半眯着眼睛的紫月,今日原本是休息的日子,却因了浩南的出现将场面拉到了两国抗衡的局势。

为了应对浩南,他现在一定累坏了。

想坐到他身边,轻轻地抚摸他皱着的眉头,可是,看着振雄和梅儿的和乐,再想起芸儿殷切期盼自己将信送给紫月的脸,顿时变得无精打采。

翌日,紫月醒来,发觉胸前少了一只揩油的小手,分外空荡。

洗漱完毕,走到门口,看见一个单薄的身影坐在小池前,托着腮帮,愁眉不展。

这小东西,竟然也有了心事。

他安静地靠在门侧,示意小月不要出声,慵懒地望着琅寰的方向,想起昨日临别前好像有一秘密相告,忽然迫切地想要知道,于是笑眯眯地问:“琅寰,昨日不是说有个秘密吗?”

“嗯?”她起身走到他面前,手指冻的发紫,扑进紫月怀里。

让她抱一下再抱一下,让她看一眼再看一眼。

抬起头,好像这幅美妙的光景会立刻离了她而去,于是脑袋钻进他怀里,抱的更紧。

“怎么了?”秘密没说,反倒受了很多委屈似的。

“紫月。”

“嗯!”

“紫月。”

“怎么了?”

“紫月……”

“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能叫着一个人的名字,多好。”

“我也可以叫你名字,以后我们只以名字相称,好不好?”

她抬起头,满脸真诚地表达:“紫月,我的名字叫千叶。”

“千叶?”紫月认真品酌一番,点点头,“这个名字比琅寰好听。”

“是吗?”

“嗯!”

“你要一辈子记得我的名字。”

“不会忘。”提起千叶,倒是觉得在哪里听过,十分耳熟,莫不是读了‘千叶莲花旧有香,半山金刹照方塘’之类的古诗。

千叶放心地闭上眼睛,呼呼地睡了过去,冰凉的身体靠在紫月身上,透过沙质亵衣穿透到他身上。

“禀殿下,他在小池前坐了一夜。”

“混账,为何不叫他进来?”

“是,奴才办事不利。”即使自己没错,也要先将责任揽到身上,这就是奴才的生存之道。

紫月抱着她回屋,为她脱去外衣。

他从来没有想过脱掉她所有的衣物会是怎样,下-身会有难看的疤痕吗?会不会让人觉得恶心,她露在外面的皮肤白嫩光滑,身上一定相差无几,双颊带了一点婴儿肥,但并不影响她的漂亮可爱,什么时候开始,眼睛里装着她的时候会出现满满的感觉,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她讨厌的嘴脸竟然变得可爱而又俏皮,让人舍不得对她又打又骂。

正如振雄所说的,喜欢一个人总是触不及防,不管对方是男人女人,还是根本算不上这两类的中间人。

手指落在她双颊上,轻轻一捏,享受留在手上的柔软。

千叶,原来她的真名叫千叶,真是可以让他记到千年的名字。

他换下外出的衣服,顺手为她掖好被子。

千叶睡到午时,醒来之后并没有急着起床,而是盯着房梁上挂着的帘幕,发呆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外面响起脚步声,才小声地问:“紫月吗?”

“是我。”小月的声音透过屏风传过来,口气不甚好。

“小月,你生气了?”

“奴才有什么好生气的,有些人飞上枝头当凤凰,不把其他奴才放在眼里,故意生事找茬,让伺候他的人难做,你也别得意太久,殿下只会宠你一段时间,上个月还有个江南带回来的女人,现在不是被遣送出宫,当了别人的二房,人家好歹是个女人,你却只是个不男不女的太监。”

“你说真的?”千叶噌地跳下床,赤脚走出屏风。

“哎哟喂,我的小少爷,您这样子又要奴才挨批了。”小月虽然这么说,却粗鲁地扔给她一双木履,继续她的唠叨,“殿下的甜言蜜语不必放在心上,这世间女子,想用美貌和身体拴住太子的多着,他总有一天要登基,总有一天要选皇后,你,还是省省心吧!”

“小月,什么时候说话变这么难听。”

小月不甘心地闭上嘴,昨夜在他旁边伺候了一夜,到头来还要挨太子殿下的数落,心里当然装着一百个不爽快。

千叶上上下下打量她,见她眼角周围黑漆漆的,擦一下桌子就打一个哈欠,精神萎靡不振,大为不解:“你昨晚,不是跟我们一块回来的?”

“你还说,昨天伺候了你一夜。”她一天一夜没睡,被伺候的家伙非但不感激她,一大早起来竟然没有跟太子殿下解释就睡了过去。

“对不起嘛,我没注意。”自从和小月相处以来,她就了解了小月的为人,她嘴巴差归差,却从来没有做背后放箭的坏事,难怪紫月对她办事总是十二分的放心,况且在宫里待久了,左右逢源,上通下达并非什么缺点,而是为人处事必要的修为,否则何以在人际关系繁杂的宫廷生活里面存活至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奴才冤枉(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