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绮罗:帝王妖娆 [目录] > 第47章: 奴才冤枉(1)

《断绮罗:帝王妖娆》

第47章 奴才冤枉(1)

骆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眼里如若只有太子殿下,定然会吃亏,生在帝王家的男人,不会将心系在一个人身上。”

千叶垂下头,无精打采地坐在卧榻上,摆弄放在上面的绿翡翠戒指。

“戒指怎么在这?”

“从你衣服里掏出来的。”小月凑近前,不客气地点穿,“哪里买的,明显是假玉。”

“假玉?”

“真正的绿翡翠,没有里面的黑点点。”

她跳下卧榻,拽起翡翠在太阳底下照了照,果然如小月所说的,里面带了不少黑点,她暴跳如雷地回到屋里,歇斯底里地咆哮:“我要找小贩算账。”

“多少钱买的?”

“三两银子。”

“三两银子买到这种假货,蠢蛋。”

她本来沮丧的心情更加往下低沉,可怜兮兮地抬起头:“我还得把银子还给梅儿。”

“你那点俸禄,吃饭穿衣都不够。”

“另一个戒指呢?”

“被太子殿下拿走了。”

紫月那家伙……她笑嘻嘻地走到小月身边,本来苦着的脸瞬间有了神采,她硬将小月推到卧榻上,讨好地恳求:“小月,你休息一会,剩下的我来做。”

“玩什么把戏?”

“没有。”她举起双手打包票。

小月瞌上眼睛,她确实累坏了,做主子的永远不会体谅奴才的辛苦。

睡了一小会,醒来,寝房里早已空无一人,小月心惊肉跳地走下卧榻,她偷懒睡在太子房内,如若被殿下知道,又得受一顿罚。

死琅寰,野到哪里去了。

走出长廊,寝宫后面的小花园里传出一片呼卢喝雉的声响,小月惊出一头冷汗,这些混账奴才,竟然在主子的眼皮底下赌博。

这其中,千叶的声音尤为刺耳。

“卢、卢,我要卢……”声音尖利,嗓音嘶哑,一听便知已经喊了不短时间。

“琅寰,你小声点。”

“我要卢、我要卢……”

“再叫,连下半年的俸禄都要垫上了。”

小月满面阴沉地站在一群人后面,看着叫嚣的家伙输红了眼,一会捶胸顿足,一会上窜下跳。

千叶面红如关公,跪倒在石凳上,不甘心地捶了捶石桌,痛心疾首地大呼:“为什么又是我输?”

“这叫老天有眼。”小月冷冷地接上。

一群人听到小月的声音,手忙脚乱地收了钱物和博具,一个个安分守己地排队站好,低着头,做好挨训的准备。

唯有千叶已经输的没有神志,掰着手指数六个月的俸禄。

“你们先下去。”

小花园内瞬间只剩下两个人,千叶站起身,想跟着群众的脚步一起溜,却被小月一把抓住。

“站住。”

“小月,对不起!”她转过头,学大家一样露出理亏的表情。

“把我哄睡了,竟然跑到这里来赌钱,如果被太子殿下知道,看不打断你们的狗腿。”

“放心,我们派人在伊月厅候着,紫月一来,立刻过来禀报……”

“闭嘴。”

千叶一张一合的嘴巴立刻闭上,比起紫月,她更害怕小月对她发火,待在宫中多日,她当然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如果被其他官员发现简林宫内的下人聚众赌博,必定会给紫月带来不小的麻烦。

如果出了事,首当其冲的就是作为奴才的头领:李总管,但老奸巨猾的李总管显然不会为他们背黑锅,所以责任定然会推到小月头上。

可是,如果不赌博,她就没办法在短时间里赚够三两银子。

“我这里有三两银子,你先给梅儿还了。”

“小月……我……”

“别哭丧个脸,还不快去。”

千叶接过银子,一步三回头地出了简林宫,往振雄住的简雨宫方向走。

御花园内,她看见几个公主围成一圈,不知在做什么事,一会笑闹,一会口出恶言。

这些人里面,她只认识馥郁,馥郁站在人群外面,冷眼旁观,偶尔见她张一张嘴巴,好像在给她们下命令。

既然是自己的死对头,没必要硬逼自己过去打招呼,当务之急,还是先去简雨宫找梅儿。

“求你们,饶了奴婢,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别以为三王爷宠着你,就无法无天了。”

“奴婢以后不敢了……”

“狗奴才,现在知道厉害了……”

千叶顿时停住脚步,刚才求饶的声音,好像是梅儿,而且,即使不是梅儿,听到有人被欺辱,她的正义感就会控制不住地往上冒。

她几步冲上前,拨开众人,只见梅儿赤身裸-体地蹲在地上,双脚踩着一条白蛇,身上爬了几只丑陋的蜈蚣,面色灰白,全身颤抖……

“你们这群死女人。”千叶几下将看笑话的人撂倒在地,迅速给梅儿披上衣服。

本来安静不动的白蛇和蜈蚣受到惊动四下乱窜,海棠苑内一片混乱,紧接着爆出一阵可怕的尖叫声。

禁卫军迅速冲进来,从一群蜈蚣手下救出几位已经吓的晕厥过去的公主。

馥郁哭哭啼啼地坐到奴才们端来的凳子上,向闻讯而来的振雄和紫月告状。

“这个狗奴才,放了一条蛇和一堆蜈蚣进来,还脱了梅儿的衣服欺负她,我和二公主她们实在看不下去,跑过来制止,她就发了狂似地往我们这边扔过来……”

“胡说……明明是你们在欺负梅儿……”

“梅儿,你说,到底是谁欺负你?”

振雄抱着脸色苍白的梅儿,恶狠狠地盯着千叶,只等着一声令下,就将她生吞活剥了,他紧紧抱住怀里瑟瑟发抖的人,小声安慰:“梅儿,有本王在,别怕,照实说……”

千叶亦转向梅儿,鼓励她说出事实的真相,紫月黑着脸站在馥郁身边,静等着当事人的答案。

梅儿泪流满面地躲进振雄怀里,抽抽噎噎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她被白蛇和蜈蚣吓坏了,她被宫廷里的争斗吓怀了,她害怕,琅寰,对不起,她真的对不起……她抬起头,看了千叶一眼,再看馥郁一眼,然后低下头,抿嘴回道:“欺负我的,是琅寰……”

……本章完结,下一章“ 奴才冤枉(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