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绮罗:帝王妖娆 [目录] > 第53章: 真相(1)

《断绮罗:帝王妖娆》

第53章 真相(1)

骆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新人旧爱,齐聚一堂。

馥郁在心里冷笑,刚动用姑姑的力量,将迷惑紫月的狐狸精若兰撵出宫,不曾想才过一个月,紫月又带回来一个鄄国的小太监,不仅被迷得神魂颠倒,甚至迷恋到为了她愿意放弃太子之位的地步。

“我可不是来凑热闹的。”馥郁噘着嘴巴,当着众人的面撒娇,“紫月……”这一声娇滴滴的‘紫月’唤得千叶掉一地的鸡皮疙瘩,她闷头吃了一会,不过瘾,又端过紫月前面的小盘牛肉,大快朵颐。

包老爷原本准备了几个跳舞的余兴节目,却因了刚才的小插曲不敢动弹,会客厅内只有细碎的瓷盘碰撞的声音,撞的人心烦意乱。

“殿下,不如让奴婢跳一曲舞为大家助兴。”若兰鞠身请求,馥郁见状也要歌舞一曲,千叶不得不从美食中抬起头,自告奋勇地加入竞争的行列。

紫月看着她们消失在帘幕后的背影,意兴阑珊地和包老爷寒暄。

千叶跟随婢女进入后院,呆愣愣地站在铜镜前,任由她们为自己梳妆打扮。

“小姐,你这么漂亮,为何要穿男装?”

“男装比较方便。”

婢女在一旁打量她,她的脸上不施粉黛,颜色却如朝霞映雪,甩袖之间美人之质尽显,只是行为举止太过粗野,偏偏又会不时地露出一些尊贵之气,让人摸不准她的出身地位。

千叶盯着铜镜里的面庞,忽然意识到自己正在一步步走上额娘的后尘,落入后宫争宠的行列,想起当年额娘的遭遇,顿时心生凉意,她终于明白了额娘的心情,苦苦守候的不是那枯槁的皇后之位,她每日梳妆打扮,寂寞等待,为的是能再见父皇一面。

“你说,我漂亮吗?”

侍婢点点头,由衷地赞叹:“漂亮。”

她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问出一个如此不自信的问题,莫不是自己打心里想用美貌拴住紫月。

“小姐,您该上场了。”

传话的侍婢躬身等候在外,千叶在额上轻轻点了一颗梅花,在侍婢的搀扶下迈出更衣房。

碎步摇曳,发上的步摇随着颤动的身体前后晃动,腰间的翡翠玉流苏缠绕上腰带,让她有些紧张地用琵琶掩住半张脸,忐忑不安地想象即将要开始的表演。

琴棋书画,歌舞诗词,弘毅哥哥都有请鄄国最知名的歌姬教过她,她的舞技不在剑术之下,只是,如今要在心爱之人前面一展女儿柔媚一面,让她没来由地为自己捏把汗。

若兰和馥郁的歌舞早在宫中之时,紫月便已见识过,千叶的率性和野蛮他也了如指掌,所以他对三人的歌舞秀并没有抱太大期望,现在,馥郁和若兰舞蹈已经结束,只跳的他意兴阑珊,比先前更没了兴致。

大厅外响起侍婢报告的声音,紫月放在嘴边的酒杯停止了动作,只见千叶踩着碎步摇曳生姿地进内,整个过程仿佛慢慢松开卷轴的图画,窈窕美人从画中一步一步走到现实中,出水芙蓉般坐在大厅中央,手指轻轻一拨,发出沁人心脾的声音。

紫月放下酒杯,在两个女人哀怨的目光中走下大厅,坐到古筝后面,和着她的曲调撩拨,轻轻吟唱。

千叶抬眸一笑,笑容轻巧地落在他黑亮的眸中,自如地用琴弦与他调-情。

画卷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目光相对,琴声相和。

待曲终人散,周遭的人意犹未尽地看着卷轴中的两个人,施施然地离开画面,所有静止的画面重又回到喧嚣,厅中上上下下,无一例外爆出一声‘好’字。

酒宴完毕,紫月带她离开包府,骑马到湖边,上了一条船,慢慢悠悠地往湖中心晃荡,两个人互相拥抱飞转,然后争先恐后地挤到窗前,抬头观赏天空的明月。

“紫月,我穿女装好看吗?”

“好看!”好看到嵌入他的身体,深入他的记忆缝隙,好像在某个时刻,他曾见过这样的女子。

“嗯,这样就好。”千叶对他的回答很满意,但很快又变回了原先调皮粗野的模样,刚才的典雅高贵随着画卷的合上已然消失殆尽。

紫月将她搂进怀里,更加热切地吻她,翻江倒海,不待她从第一个吻中回过神,又接二连三地吻下去。

“千叶,以后都不许离开我,好不好?”

“这也是你的承诺吗?”承诺一辈子只能有她一个女人,承诺司徒千叶是他生命里不可或缺的女人,承诺白头偕老恩爱一生……

“是。”

千叶忽然想起芸儿,想起师傅曾经对自己许过的承诺,有些承诺随着流年,渐渐褪去原先的光环,露出丑陋的本质。

那么这些承诺是否像小时候那块琅寰火玉一样不堪一击,是否会在某一刻醒来之后发现枕边之人并非自己真爱,是否会在重重压力之下烟消云散……

“小时候,我曾经有个戴面具的师傅。”千叶娓娓道来她和师傅相遇相知的经过,“他送过我一块琅寰火玉。”但造化弄人,让她将玉佩送给了芸儿,而她又在失去玉佩之后遇到了真命天子,“他向我承诺。”千叶望着天上的圆月,紧紧抓住紫月的双手,“如若有一天他登基为王,他就来鄄国迎亲,娶我为妻。”

紫月的手指一抖,脸色苍白,但很快又变成喜悦的红润。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香囊,再掏出几块碎片,于船沿处拼成半个破碎的面具,激动地问:“是这个面具吗?”

千叶重重地点点头,再惊诧地抬起脸,眼泪难以自持地扑簌下落,从六岁起,他们之间就有一根线牵引着,兜兜转转十年,重新回到同一起点,这是命运的安排,是月老的相助,“师傅。”她扑进他怀里,像个六岁孩童一般嘤嘤哭泣,“师傅,我喜欢你,但更喜欢现在的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 真相(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