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拈花笑:毒医皇后 [目录] > 第26章::凤凰血与子母蛊

《拈花笑:毒医皇后》

第26章:凤凰血与子母蛊

纳兰静语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瞳叫环佩和叮当替凌景玥在寝宫里给他找个舒服些的软榻睡,那两个丫头却是一直劝说着不能让十三王爷住在这里,就算是没地方住,想安置他,让他住到偏殿也可以,说他毕竟十七岁了,就算脑子不好使但却也已经成年,和皇后住在一起不成体统什么的。

最后却还是被苏瞳不以为意的一笑而过,让她们继续照办。

两个丫头没有办法,才终于安排了下去,又服侍凌景玥洗了个热水澡,这才走了出来回了一句已经收拾好了。

苏瞳叫环佩和叮当先去休息,自己抱着《耀都皇朝志》挑灯夜读,一方面是她很想把这些历史读一遍,另一方面是因为今天那个红衣杀手的话,她防备心多了起来,有点不大想去睡觉,生怕自己睡着了那红衣人去而复返的一刀解决了她。

经过这一次的刺杀,苏瞳的警戒心算是真正的加强,看样子以后她没什么私事的情况下,身边还是带着靠谱的侍卫比较好。

深夜,苏瞳已经困倦,手下却依然麻木的翻着手下泛黄的书,当终于找到她想看到的内容时,才精神了一些。

文帝(先皇)二十七年,文帝皇后(玉夏国和亲长公主)拓跋玉灵命危,后寝宫失火,尸骨无存,帝昭告天下,皇后薨。

文帝二十九年,朝中第一次政变,六位皇子牵涉其中,或入狱或派往边疆或赐死,于此年,十三皇子凌景玥于突发高烧,病愈后痴傻疯颠,与其母燕妃从此不问世事。

文帝三十二年,文帝崩,七皇子凌司炀于十五岁登基为帝,帝号景。

景帝一年……

看了一堆与凌司炀有关的历史,还有后边几页的野史,最让苏瞳惊愕的事情便是原来小白兔的母后是拓跋落雪父王的亲妹妹,也就是她的姑姑,而拓跋落雪与小白兔明明就是表兄妹关系,因为拓跋玉灵前皇后也是和亲过来的公主,更让苏瞳惊讶的是,玉夏国祖先为凤凰族人,拓跋一氏身上流着的是世人仰慕的凤凰血,而这凤凰血苏瞳是知道的,这是一个传说,凤凰血可医命可续命也可炼制天下奇毒,特别是由凤凰血所炼制的子母蛊更是骇人听闻。

所以……苏瞳惊愕的盯着自己白晰手背上若隐若现的血管,她身上流着的也是凤凰血?

这一认知,差点让苏瞳从椅子上翻了过去,只能呆看了自己的手半天,才回过神来。

这么说,凌司炀对的所谓的前皇后对他下蛊的事情90%是真的,因为他说他母对他下蛊想要控制他这个儿子,那很可能就是苏瞳曾经在一些毒经上所看过的传说中的凤凰血炼制的子母蛊。

想解这种蛊,必须由下蛊之人的血才能解开,那蛊对人身体虽没有什么危害,但是每隔三月就会身体虚弱衰败,几日恢复与常人无异,母蛊控制子蛊,身有母蛊的人若死,中子蛊之人也会同时身亡,母蛊心疼,子蛊也跟着心疼,母蛊若是想操控中子蛊的人,简直异如反掌,除非中子蛊之人控制力超强,否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傀儡了。

如此一来……

恐怕凌司炀果真是中的子母蛊,但若是按这样说的话,岂不是前皇后拓跋玉灵根本就没有死?那她在哪里?

甚至,凌司炀为什么不向她要解药?

……本章完结,下一章“:十二月十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