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殇:不屑为公主 [目录] > 第49章: 月夜惊魂(二)

《红颜殇:不屑为公主》

第49章 月夜惊魂(二)

一块跳跳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慕雪没有带武器,连白练都没有拿,情急之下,她抽出中衣的束带,拿它当白练使。

带着内力的束带像蛇一般,避开剑气,缠上那女子的手臂,束带毕竟不是白练,女子一个转身,手腕一拐,手中的剑便将束带割断。那女子狂妄一笑,“苏慕雪,永别了!”她双臂如翼般展开,腾空而起,顺势将剑离手刺向苏慕雪的心窝。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个石子击向飞出的剑,石子与剑相碰,竟是剑应声而断。

“走!”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拎起那女子向后飞去,“苏慕雪,以后还会再见的!”

苏慕雪刚想追上去,却觉得一阵晕眩,等她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还在床上,扭头一看,中衣还好好地放在凳子上,束带也没有断……刚刚的那一切,难道只是个梦?

不,这个梦太真实,太真实了。刚刚若不是那个男子,自己会不会就死了?那个男子是谁?怎么会觉得有些熟悉?

一阵风吹来,苏慕雪觉得好凉,原来后背的衣裳已被汗水浸湿。她看看素素,还在睡着,门也是关的好好的……难道,真的只是一场梦?

-----------------------------------------------“啊!”“砰”地一声,女子被摔倒在地。着黑衣的男子一把扯下脸上的面巾,露出一张戴着面具的脸。

“少爷,我……属下不明白少爷为什么要这么做?”地上那女子赫然就是刚刚与苏慕雪打斗的女子。她站起来,撕下脸上的易容面具,露出姣好的面容,“少爷,属下当时已经可以将她杀了……”

“啪!”黑衣男子突然转身给了女子狠狠一个耳光,刚刚站起的女子一个不稳又倒在地上,嘴角流出殷红地血丝。

“谁允许你站起来了?我有让你杀了她么?”男子冷冷地声音不带一丝温度,“我只是在她毫无防备时设了一个秘术,让你可以进入她的梦境,与她交流套出《芸岩风后八阵图》的所在之地。没想到你竟然想在梦境里杀了她!”

“少爷,夫人说了,要她死……”

“够了!水使,现在夫人把你派到我的身边,你就要听我的命令。别忘了,你身上的那个东西,夫人,可是没办法帮你的……”

“不,少爷!”那个被称为水使的女子在听到他说的话时瞳孔瞬间缩小,她往前爬了两步跪在男子面前,“少爷,水使有错,请少爷责罚。以后,水使的主子只有少爷一人。”

“好!”男子带着黑色镀金面具的脸微微上扬,他转身扶起水使,一根修长地手指轻轻挑住水使的下颚,迫使她抬起头来与他对视:“啧啧,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他从袖中掏出一方帕子,动作轻柔地擦拭着水使的嘴角,“这么一张脸若是破相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少爷……”男子轻柔的动作和温柔的语气像是在对待自己的恋人,这样的男子是水使从未见过的,红了脸颊的水使结结巴巴地说道,“少爷,我,我……”

“好了,去休息吧,”男子缩回手,微笑着说道,“你去叫木使过来,下去吧。”

“是,少爷。”

待水使关上门,确认她已走远后,男子轻哼一声,“和我斗,找死!”他修长地手指轻捏刚刚那块帕子,帕子顿时化为灰烬。

“脏。”男子一脸嫌恶地看着灰烬,就在这时,门外有人轻声说话:“少爷,属下来了。”

“进来。”男子顿时消去脸上的嫌恶表情,一脸淡漠地说道。

进来的是白天在绝对大赛时一直在台上的那个男子,“少爷,有什么吩咐。”

“明日一定要派人好好盯着她,别再作出什么事来破坏我们的计划。”

木使知道他指的是水使,木使低头答道:“属下知道了。”

“下去吧。”

“还好最后我赶到了,解了秘术,不然就不能在京城与你相见了。”男子微微一笑,继续自言自语,“母亲要你死,我却想你活,这可如何是好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展露真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