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殇:不屑为公主 [目录] > 第78章: 情况危急

《红颜殇:不屑为公主》

第78章 情况危急

一块跳跳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慕雪向后猛退几步,飞身而起,顺势将白练甩出,男子也腾空而起,紧追不舍,转眼间两人已飞至几丈远,苏慕雪见此人内力极佳,但却是不是个心思细密的人,于是她想了个法子,她收起白练,利用自己绝佳的轻功在几棵树之间来回转,虽然这个天的树只有光秃秃的树干,但是她一袭白影在嶙峋的枝桠中周旋,也足以让黑衣人眼花。

黑衣人追她渐渐失了耐心,他大声吼道,“有本事你出来打!别跟老子绕圈子!”

苏慕雪对他的话不理不睬,依旧在树的枝桠间周旋,有时看自己离那男子近了,就射出棋子攻击他的手腕、手肘、肩胛、膝盖等关节处,让他痛得龇牙咧嘴还不得不紧追不舍。黑衣男子愈来愈心神不稳,剑法也有些没有章法,他额上开始冒汗,握剑的手上也因为满是汗而有些握不住剑。苏慕雪虽是在树与树之间周旋,但是不放过黑衣人的一举一动,当她看到黑衣人额上的汗快要滴到眼睛里的时候,她嘴角一抿,就是现在!

黑衣人额上的汗水滴在他的眼里,他快速眨了眨眼睛,虽然只是一下的功夫,但对于苏慕雪来说已经够了!她从两根树杈中直击黑衣人,白练锁住黑衣人手中的剑,用尽全力一拉,一个回旋再一送,黑衣人手中的剑就已戳入了他自己的胸膛。

他死了。苏慕雪轻嘘一口气,回头想看下那些人怎么样了,却发现一个黑衣人突破众家丁正爬上了马车。

“不好!”苏慕雪心中大惊,莫非这帮人已经知道月沧海受了伤?她顾不得殷吉安危,飞身至马车前,白练一个抽拉之间,阻止了黑衣人进入马车。

“哼,不自量力!”黑衣人完全没有把苏慕雪放在眼里,他一手舞剑与白练对抗,另一手却从胸前拿出一个物件,他将其一端放入口中一吹,怪异刺耳的声音顿时传出,而且一波接着一波,久久不歇。

“暗号!”这时月沧海在马车内喊道,“慕雪,此刻不宜恋战,他们有后援估计很快就到,我们要快些离开这是非之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想跑!没那么容易,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黑衣人收好暗哨,专心与苏慕雪打斗起来。苏慕雪本来内力就不深厚,再加上之前已经打斗了很久,现在明显处于下风,黑衣人咄咄逼人,苏慕雪只守不攻,一个不小心,苏慕雪的手臂被剑划了一道口子。

“嘶!”苏慕雪轻嘶一声,却被马车内的月沧海听个仔细。他握紧拳头,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他恨,恨那些人的紧追不舍,更恨自己不能与苏慕雪并肩作战,不能保护她!听得苏慕雪一声轻嘶,月沧海再也忍不住了,他咆哮一声,拿起宝剑就冲出马车,直刺黑衣人要害,剑中灌注的杀气,让身为杀手的黑衣人也为之一惊。

“月沧海!”苏慕雪撕下裙摆简单包扎了下伤口,立刻又投入战斗,“月沧海,谁允许你出来的!”

“呵呵,”月沧海的剑法较为奇特,似剑法又似刀法,他扭头见到苏慕雪手臂上的斑斑血迹,心中更是怒火大盛,对着黑衣人的要害又是一阵猛攻,黑衣人渐渐有些招架不住,就在这时,忽然听得那边刘安一声痛呼,苏慕雪转头一看,竟是那黑衣人一剑刺穿了刘安的大腿!

这一变故使得众人心中皆是一惊,月沧海也因此分神,被黑衣人一脚踹中胸口,跌倒在地。他背上的伤口重重的撞击在地上,痛的他顿时脸色苍白。趁大家愣神之际,黑衣人举起手中的剑,对着月沧海的心口刺了下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转机(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