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殇:不屑为公主 [目录] > 第8章: 及笄

《红颜殇:不屑为公主》

第8章 及笄

一块跳跳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铺天盖地的大火映红了半边天,惊叫声,吵杂声,哭喊声......

“啊!”苏慕雪被噩梦惊醒坐了起来,汗湿了后背。她揉了揉太阳穴,怎么又做了这个梦?抬头看了看天,还不到卯时。想起昨日师父的话,她便起身出了房间。素素睡在隔壁,现在天色还早,慕雪便自己去洗漱。

“小姐,起床啦,小……唉?小姐人呢?”素素本是要叫小姐起床的,结果小姐却不在房里。

“素素,慌里慌张的去哪儿?”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素素转头,“瑶池公子,小姐不见了!”

“嗯?”瑶池皱了皱眉,本想进去看看,但是一思索那毕竟是女孩子的闺房只好作罢。他吸了吸鼻子,眉头松开,“慕雪小姐应该是起床不久,屋里还有梨花香。你去祖师爷那里看看,估计小姐在那里。”

“好。”素素听了,往外小跑去。

“慕雪,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一间没什么装饰的屋子里,一位老者与一个小姑娘面对面坐着。

“今天是徒儿的十五岁生辰,也是徒儿该及笄的日子。”苏慕雪微微低头说道。

“呵呵,是啊,”玄风道人笑着说道,“一晃眼,慕雪都在师傅这里待了十五年了,慕雪也长大了,及笄之后,慕雪便可以嫁人了。”

“师父,”苏慕雪白净细腻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徒儿不曾考虑这些事情。”

“呵呵……昨日为师让你一大早来,考虑不周啊……”话未说完,就听见门外传来素素的声音:“祖师爷,小,小姐,小姐可在您这里?”气喘吁吁,看来是跑的很急。

苏慕雪像是早已料到,她说道,“素素,我在这里,不要担心。进来吧。”

“吱呀”一声,素素推开门,红扑扑的小脸可爱极了。“祖师爷早上好,小姐早上好。”弯腰行礼后,她撅起嘴巴,不满地说道,“小姐,您到祖师爷这儿来又不和素素说一声,害的素素干着急。还好瑶池少爷说小姐你可能在这儿。”

“傻素素,你顺着梨花香就可以找到我了,不要这么急的。”

“哎呀,我一急就忘记了……”素素拍着自己的脑袋,懊恼的说。

“呵呵……”玄风道人捋着胡须说道,“我们出去吧,今天有客人要来。”

“祖师爷,小姐。”瑶池一直都在外面候着,“神医他们已经到了。”

“师父,七师姐怎么来了?”

“慕雪,一般都是父母亲为女儿主持及笄之礼,可是现在你父皇母妃都不在,只有师父主持了,委屈你了。”

“师父不要这样说,有师父在慕雪已经很满足了。”说道母妃,苏慕雪脑中一阵恍惚,但是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微笑着答道。

“慕雪!”

“七师姐!”苏慕雪欣喜地回头,在宝华山上待了十五年,除了师父和瑶池还有素素,最常来看她照顾她的,就是这个七师姐白如意了。白如意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素手神医,当年苏慕雪满月时那让御医束手无策的病,便是白如意治好的。

白如意已是到了中年,说是苏慕雪的师姐,倒更像是她的姑母。白如意对这个小师妹是打从心底的喜欢,她没有孩子,也不收弟子,完全把苏慕雪当做了自己最亲的小辈。

“慕雪,就让师姐代你母妃,为你及笄,可好?”

苏慕雪点点头,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白如意慈爱地摸摸慕雪的头,对素素说道,“素素,去服侍慕雪沐浴,好准备行礼了。”

“是,神医。”

及笄礼,俗称上头、梳头。要准备一套棉布中衣,一套礼服;一支精美的长簪子(就是笄),还可以准备别的精美发饰,银钗、步摇,还有耳环戒指等等;一面铜镜;一盆百花水(铜盆里浸满鲜花的水),一瓶头油;一套胭脂水粉,一根长长的红线。

苏慕雪沐浴后,穿着中衣走到院子里,这时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在院子的中央放着一面铜镜,边上铺着一块布。素素带着慕雪走到院中央,慕雪跪在准备好的布上,面朝着镜子。这时白如意在苏慕雪脸上扑些粉,用红线绞去汗毛,给其开脸;然后又用百花水象征性的洗头,以头油润发,挽发髻,插上簪子,为其上头。白如意准备好了一支银簪,刚要给苏慕雪插上,确被她阻止:“七师姐,用这支簪吧。”说着,她从袖中取出一支簪子,竟然是一支梨木簪。

“这支簪......”白如意仔细打量后,笑着为苏慕雪插上了这支簪。

玄风道人坐在上位,看着跪在院中的慕雪,心里除了欣慰,更多的是担忧。这个孩子……似乎过早的成熟了,她的心智,完全超过了同龄的孩子,甚至可以与大人相媲美。在宝华山十几年,这个孩子虽说已经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可是她的眼睛里总会流露出一些,别人看不懂的情绪。心疼这个孩子,却不得不让她面对属于她自己的使命。

“祖师爷,祖师爷……”瑶池低声提醒玄风道人,“要给小姐训诫了。”

这时苏慕雪已经跪在了他的面前,头低着,看不到表情。

玄风道人祝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假,永受保之,可字曰额昧。”

慕雪低眉回答:“某虽不敏,敢不夙夜祗来。”随后两人互相拜礼。

接着,慕雪再次拜于他的面前仔细聆听他的训诫:“事亲以孝,接下以慈。和柔正顺,恭俭谦仪。不溢不骄,毋诐毋欺。古训是式,尔其守之”,拜礼。

慕雪静心聆听,在他说完后答:“某虽不敏,敢不祗承!”,拜礼。

这一系列之礼完成之后,慕雪最后立于正中央,瑶池喊道:“揖谢宾客”,于是苏慕雪面向所有的人,行揖礼,这时瑶池最后宣告及笄礼行成:“礼成”,笄礼正式结束。

“慕雪,今天就不必到师父这里来了,你自己在屋里看看书,吃饭的时候我让瑶池去叫你。如意,你跟我来,我有话要问你。”

“是,师父。”白如意和苏慕雪异口同声的答道,两人相视一笑,分别往不同的方向走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当年之事(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