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115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115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怔怔的盯着他手中的桂花凉糕,相似的软糯洁白……伸手拈了一块放进口中,那软软甜甜的味道和她在凤王府中吃的别无二致。眼眶蓦地发热,眼前的这个人在水光中模糊。

“你……到底是谁?”

她的音调一如以前听到的每一次,软软的,还多了几丝哽咽就这样熨烫上他的心,他的黑眸闪了闪,微微勾起唇角,身子不自觉的紧绷,“木木希望朕是谁?”

希望?

她希望他是谁?

一瞬间,云止温润清冷的脸、阿玄神秘的紫眸从脑海中闪过,最后——却在一张笑的绝艳贵气的俊颜上落定。记忆里的他一身镏金红袍,倾城一笑,无端的妖孽。眼角眉梢,一举一动都带着与生俱来的雍容华贵,那隐隐迫人的气势足以令天下臣服……

“鎏……凤鸣……”

破碎的几乎不成音的名字从她唇间飘出,泪水潸然而下。

他未动,满是彩妆的脸上看不清神色,只有那黑眸慢慢深邃幽暗。直到好久之后,木木才听到他漠然深沉的声音,“朕的木木,又在想别的男人吗?”

“……”

她迷惘了,这一刻,她真的再也无法确定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

月上树梢,暗沉无星的夜色下,芙蕖子夏负着手神色复杂的看着手中的消息。

阿玄,那个家伙还是做了!他就知道,一遇到和木木有关的事,那家伙精明的脑袋立刻糊成一片!

微微叹息,芙蕖子夏的娃娃脸上透着挣扎。木木的天命,阿玄的感情……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样?

“少主。”

空旷的庭院中黑影一闪,一个衣角绣着银莲的黑衣人跪在芙蕖子夏身后,恭敬的禀报,“容家家主和凌天阁主联手,准备夺取天耀帝位。”

“无妨,让他们去做。找到他了吗?”他挥挥手不在意,眼眸深处闪过不明的情绪。

“是,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嗯,你下去吧。”

无星的夜晚,只有一轮血红的月。他幽幽的低叹,“月红如血,天地逆转。双生带煞,绝世灾劫……”

*

南隅皇宫不同于天耀皇宫的金碧辉煌,所有建筑几乎都是黑金色为主色系,却透着一种内敛的奢华。在皇宫深处,格外显眼的一座以琉璃瓦建成的宫殿。没有深沉的黑色,这座宫殿色彩鲜艳,亭台楼阁处处透着精致可爱,一草一木都看的出设计者的精心。殿前朱红色的匾额上是四个可爱的卡通字‘东方小筑’,在匾额的下方和卡通字体呈现明显对比的则是一个飘逸霸气的字体写着‘玄木’。

一袭黑金长袍的夜帝伫立在匾额下,目光深邃的盯着那‘玄木’两字。直到他身边的福贵小声提醒,他才发现自己竟然不自觉的伫立了一个时辰之久。

东方小筑内,木木百无聊赖的捏着糕点碎屑喂鱼,嘴里喃喃自语道,“多吃点,多吃点,肥死最好。那个笨蛋白痴的鎏凤鸣,没事玩什么失踪啊。平时装的那么强势,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变成软脚虾,就说他中看不中用嘛……”

刚要踏进来的男人顿了顿,抬起的脚僵了几秒,又轻轻落回原处。

“陛下?”福贵小声请示。

陛下在这东方小筑的门口可是吹了一个时辰的冷风了,却不让任何人通报,听到院内芙蕖木木的自言自语,就又没有进去的意思。难道他们万金之躯的陛下,正在行那俗称‘听墙角’的低俗之事?

呸呸呸,自己在想什么!万全暗骂自己,他们高贵出尘的夜帝陛下怎么会做那般无聊之事!只是最近的陛下好像变得蛮多,一切的变化都是自从上次带那芙蕖木木回来之后……

“唉,鱼儿啊,你们真幸福,还有我天天给你们喂食,永远不用担心会有人拿笨笨的鱼饵去钓你们起来。其实最可怜的是笨笨的鱼饵才对啊,你想想,笨笨的鱼饵那么信任他,结果还是被抛弃了。他要杀掉鱼饵,杀掉之前还不忘狠狠的利用个彻底。鱼儿啊,你们说这种男人是不是阴险卑鄙,下流无耻,居心叵测,背信弃义,口腹蜜剑,狼心狗肺……”

随着院内木木的声音越来越大,福贵额头上的冷汗也越冒越多,他颤巍巍的苦着脸。心底哀嚎,又来了!为什么院子内的那位一开骂,骂的还是那个失踪了的天耀凤王,但自家陛下浑身的压迫感却是越来越重,几乎逼得他喘不过气来……

哀怨的向着半靠在鱼池边喂鱼的木木投去一眼,福贵只期待今天这个不安分的姑奶奶能早点结束‘每日一骂’。这都是怎么了?之前不是还好好的,为什么鬼节出宫了一次,就变成这样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