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132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132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判断了下他僵硬的状态,老太妃满意的点点头,“没有就好,我们南隅的嫡子是万万不能由随便的女人诞下。陛下喜欢的话收在身边伺候也没什么,只是兰叶那边,陛下也该给她一个交代。那丫头也不小了,不能总这样拖着……”

鎏凤鸣唇角的嗤笑更深,不在言语的神游九天。

*

阴暗的地下密室里,一灯如豆,飘摇的烛光断断续续的,苟延残喘的努力挣扎着绽放最后一丝光明。空旷的密室里,烛光伴着一阵断断续续的歌声,格外诡异。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低垂,阿玄飞阿玄飞,你在思念谁……天上的阿玄流泪,地上的阿玄枯萎,阿玄吹阿玄吹,只要有你陪……”

大床上的男人皱眉翻了个身,忍耐的抽搐了下,忍忍,好歹是在给他唱曲,也许等下就停了!

“啊啊啊……阿玄飞阿玄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没钱,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北北北北……”

这女人在找死!这日子是绝对没办法过了!

阿玄烦躁的起身,精光闪烁的紫眸唰唰的向着那个背对着他,正在对快熄灭的烛光哀嚎的女人瞪去。

“大半夜的发什么春?”身体的不适加上被她歌声折磨的烦躁,让阿玄的声音多了几分阴森不悦。

“你醒了?”木木惊喜的跳起来,忽闪的眼眸只差没有直接冲上去抱住他。

“你不是想走,不是想回去他身边,我都晕过去了,你干嘛还待在这里鸡猫子鬼叫!”他眯起紫眸,可没忘记她之前那股恨不得冲回鎏凤鸣身边的样子。

“我是想走啊……”她咕哝着,没看到他眸光一寒,抬头瞅了瞅他,讨好的笑道,“那个……还有没有烛台?这个好像快灭了……”

桌上的烛台飘摇的只剩下一丝光亮,显然坚持不了多久了。

“没有,要走就快走。”心情很差的阿玄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半靠在床头,紫眸不再看她的低垂着。

“你!”木木气呼呼的瞪他,是他抓她来的好不好!本小姐还不爱待呢!

抬脚,转身,拉开门就冲了出去。

密室的门被她‘砰’的一声甩上,床头半靠着的阿玄浑身一震,费力的抬起头,静静的望着那被毫不留情甩上的门。泛白的唇瓣动了动,扯开一抹难看的笑容。

她还是没变,激个两句就暴跳如雷的冲动。曾经的她也是这样常常被他气跑,但不过一会她又会磨磨蹭蹭的挪回来,一脸强装的高傲,‘恩准’他道歉。但现在的她,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一次都不曾回来……

他知道的,现在的她的眼里,早已没有了他……

放在身侧的手在抖,他表情空白的低下头,专心致志的盯着自己不断颤抖的手。那骨节分明的大掌明明是她最喜欢的……

她牵着他的手,十指紧扣的撒娇,“阿玄阿玄,你看,我们的手大小刚合适,很合搭呢。”

他忍不住笑了,坏心的闹她,“怎么合适?明明比你的手大很多。”

她气闷的敲他,提高音量的继续撒娇,“你猪啊,就是大很多才能将我的手完全牵住嘛。阿玄,难道你不愿意牵我的手?”

空旷的密室内早已没有了她的气息,额角传来尖锐的抽痛,他抬起颤抖的手抚上额角。

也许他此生永远都不会忘记,永远都无法忘记在那片星空下,她站在月下,被月光的银辉包裹着,眉目如画,眼里的温柔和爱恋都那么清晰。那一刻的她,清清软软的声音,吐出让他觉得美好的有点不真实的幸福。甚至连那一幕,都像是一场梦,遇到她也许就是他一生最美好的一场梦。

她问他,“阿玄,难道你不愿意牵我的手?”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木木,那曾经的一切,难道都只是他记忆中的一场美梦吗?

阿玄一直靠在那里,颤抖的手揉着额角,抽痛却越来越明显,没有丝毫改善。浑身冰凉沉重,还泛着火烧一般的痛苦。他无力挪动,也不想动。

空气中传来湿湿凉凉的气息,他听到自己空洞的声音呢喃,“木木,别走。”

回应他的只有桌上那一灯如豆的烛光。

静静的看着那微弱的烛光缓缓熄灭,停顿了一会,黑暗中再次传来他轻的几乎快要飘散的声音,“别走。”

如果连她都只是他的一场梦,那他还剩下什么?

……

*

PS:这章里木木唱的那首歌是儿歌《虫儿飞》,小汐稍微改了下字。这首歌很好听的哦,原本的歌词如下: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