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169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169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说是为什么?”

鎏凤鸣懒洋洋的反问,对于刚才的事压根没有解释的意思。“夜炫,她选择的是我。更何况,别忘了你身旁的兰叶,还有那个珈儿,你的血脉也不要了吗?”

那银箭破空而来,木木选择的是推开他,保护他……

鎏凤鸣凤眸微柔,好心情的忽略到刚才看到她落泪时的微酸不爽。瞄到夜炫手中那个黑金色的面具,他淡淡的撂下一句话,“玩了几年,夜帝也该回去了,本王在天耀等着你。”

声落,那金甲骑兵拥簇着鎏凤鸣消失在南隅。

*

南隅的海岸边,海风习习。往年的巧缘节这里热闹非凡,今年却是格外不同。岸边、龙船上,男女老少皆震惊的看着这一幕,看着他们心中恍若神邸的夜帝陛下。那个白衣男子,温润清冷如月华般的男子竟然就是他们的夜帝陛下……

夜帝陛下亲临巧缘节,而那个一袭红袍的男子则必然就是失踪已久的天耀凤王!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只为了一个女子?那个女子……那个女子难道就是那神秘的芙蕖家的幺女?

敏锐点的人已经嗅到了不同的气息,百姓们不懂朝廷的风云变幻,只能隐约感到,只怕这天,要变了!

“皇兄?”

兰叶隐约的觉得有些不安,刚才凤王为什么会那样说,哥哥会不要她,不要珈儿,不要她为他诞下的血脉!?她怕在梦中的场景,那些让她绝望的画面成真。

她僵硬的抿嘴一笑,将珈儿往前推了推,“还不快向你父皇请安。”

“儿臣给父皇请安。”珈儿跪下行了大礼。

岸边,夜炫并没有多余的任何动作,没有看任何人,只是低着头看着手中的黑金色面具,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他静静的看了良久,神色空白的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的身后,那列队整齐的墨羽骑也是一动不动的屹立着,偌大的军队竟然静的呼吸可闻。

不远处一直跟着他的纪月摇摇头,虽然不知道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有时候,有些事一旦错过就真的不在了。

好半响后,他茫然的抬手扯掉面纱,将那黑金色的面具缓缓覆上。黑眸里已经是一片漠然,温润清冷的声音响起,“回宫。”

侍卫牵来他的那匹黑色战马,他翻身上马,头也不回的疾驰而去。兰叶在他身后喊了什么,此刻的夜炫已经丝毫都听不到了。他满脑海都是她和凤鸣的声音。

她说,结束了,她和他的一切早就结束了。

她说,和别的女人连孩子都有了,还有什么资格说爱。

她说,芙蕖木木再也不会回来了。

而他说,木木选择的是他……

他们的声音一遍遍的回荡,充斥在他的脑海里,多到他已经承受不起。身后跟着大队的墨羽骑,夹杂着兰叶低低的哭泣声。夜炫闭着眼疾驰着,任由身下的战马肆意奔跑。

寒洌的风刮过,却比不上他心头的寒意。

五年前,五年前那一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的记忆如此模糊?兰叶有了孩子,那个珈儿是他的孩子?

*

南隅皇宫中,福贵看着带着面具的夜炫归来微微一怔。瞬间又神色自然的恭敬行礼,“陛下,您回来了。”

夜炫沉默着不语,只是推开他直直的走到自己的寝宫,倒头就睡。

福贵错愕,看了一眼殿外哭哭啼啼的兰叶公主和那个身份不明的珈儿。他心下了然几分,挥手斥退宫人,轻手轻脚的关上殿内,给他们的夜帝留下一处静谧的空间。

夜炫这一睡,就睡了很久很久,久到兰叶从哀怨的垂泣到大发雷霆。

金銮宫外,兰叶捏碎了手中娇嫩的花朵,柳眉倒竖的怒斥,“陛下已经昏睡两日了,给本宫让开,本宫要进去看看。”

福贵垂首立在门口,恭敬有礼却坚持的道,“公主请回吧,陛下只是太累了。等陛下睡醒了,自然就没事了。”

消失了四年多的夜炫陛下突然回来,而凤王陛下和那位住在东方小筑内的小姐一起消失。这其中的牵扯他隐隐了然,虽然东方小姐和五年前有些不一样了,但他知道那么深爱过木木小姐的夜炫陛下,是不会认错人的。

“大胆奴才,陛下也许是身体不适,为何连御医都不请!?如果出了差错,你这奴才的贱命死一百次都不够!”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