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170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170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福贵脸色一整,做了个揖,“公主,陛下有交代,擅闯着死。如若公主要硬闯,请恕老奴得罪了。”

兰叶脸色一僵,这福贵服侍哥哥多年,倒是宫内第一红人,就算是她也不见得敢拿这奴才怎样。可是他丝毫不给身为公主的她面子,让她如今骑虎难下。

她神色几变,最终还是忍不住怒喝,“大胆奴才,给本宫滚开!”

“得罪了,公主。”福贵冷笑,抬手就要召唤御前侍卫将这个刁蛮的公主架出去。

殿门‘吱呀’一声响,夜炫走了出来,他的身上仍是巧缘节那天所穿的单薄白衣。

“陛下。”

“皇兄!”

福贵和兰叶同时唤道。

之前的惨白神色彷佛终于得到缓和,夜炫整个人看起来只是有些冷,但一开口,他的声音却是沙哑的可怕。“兰叶。”

“皇兄。”听出他语调不对,兰叶心里忐忑。

“五年前,你给我下了什么药?”

夜炫的一句话,让除了兰叶之外的人都愣住了。

众所周知夜帝擅长药理,幼年时更是药人出身。这样的他,竟然会被兰叶公主下药?更何况夜帝虽然清冷,对兰叶公主也是清淡的紧,但却也不同于对其他人的漠然疏离,总有几分亲近。这样的公主会对夜帝陛下下药?

夜炫只是静静的看着兰叶,“五年前,不,是从我成为先帝的养子之后,你就对我下药了,长达数十年,对吗?”

“皇兄。”

兰叶张大嘴想说什么,却被他倏然掐住她脖子的手打断,脖颈间冰凉的触感带着浓浓的杀意,让她毛骨悚然。

夜炫平静的看着她,白玉般的手指却是一寸一寸的收紧。“那药想必就是南隅皇室密不外传的夜缠香,是先帝让你用来控制我?还是你自己的意思?”

“皇兄……你在说什么?”兰叶伸手扯了几下他的手,我见犹怜的哭的梨花带雨。

夜炫扯了扯嘴角,漾出一丝笑意,一如以往的温润清冷,却透着刺骨的冰寒。

“五年前,木木吞食了冰心凤凰果,本该让她性命无忧只是失忆而已的东西,却因为之前她还服了大量的迷迭香而变成剧毒,让她瞬间毙命。那迷迭香,想必也是你的功不可没吧?”

“木木倒在我怀里,笑着断气。她吐出的鲜血染红了我的世界,无数次噩梦里醒来,我都只能看到一片血红。常常在想,木木笑着说‘爱不了,那就忘了吧……’该是怎样的心情,那一刻她的笑容美得惊人,心里却是怎样的悲伤流泪,直到现在……依旧心痛如绞。”

“兰叶,我以为你不过是骄纵了点,高傲了点。幼年那个虽然倨傲却善良的女子何时变得如此心如蛇蝎?先帝的那个婚约,你不是也笑着说不过作假而已。我虽然性子清冷,却视你如妹,木木是我此生唯一爱上的女子,从未想过杀了她的竟然是你……”

十指慢慢收紧,他唇角的笑容却是愈发的温柔,“你以为这个夜帝的位置是因为你的垂爱才得到的?你以前身为南隅帝王的先帝就算在宠爱你,也会随便答应将一国帝位任由外姓人继承?”

“他不过是早就看出南隅逃不过被兼并灭亡的命运,不过是用一个双手奉上的帝位来保全你这个他最疼爱的女儿一命。就算他不这样做,你以为南隅还能存在多久?那个婚约,不过如此而已。”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却比不笑的他更为可怕。

“木木死了,我无心政事。隐约察觉到你的不对劲,却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注意。不,我不过是在逃避,逃避那个虽然我不记得,却已经彻底发生过的事。那个足以毁掉我和木木的事,隐约中以为不去想,假装不知道、不明白,就不会那么痛。如果我真的彻底背叛了木木,又怎么还能再期待她会回来?”

兰叶浑身虚软,恍惚间只觉得眼前发黑,呼吸困难。“我没有……没有杀她……”

夜炫点点头,“我知道你没有杀她,你怎么会那么笨。你不过是给她下了迷迭,然后静待着她自己走向死亡……”

在兰叶就要窒息的刹那,他甩开她,抓起一旁漠然无语的珈儿,看着兰叶轻笑,“这就是你所谓的,我的骨肉?”

兰叶倏地明白了什么,脸色惨白的盯着他,泪如雨下,“他,他是我为你生下的……”

他一把拂开珈儿额头上的头发,手指摩挲着男孩洁白光滑的额头一笑,“兰叶,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的骨肉……从不会如此普通!一个滥竽充数的赝品,你还想骗过谁?”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