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188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188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阿玄……是谁?为什么他的王妃在最痛苦的时候,呼唤的是另一个男子的名字……

“你不回避一下吗?”

窗边的鎏凤鸣回神,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语气强硬的道,“她是本王的王妃,何须回避?”

水姬抿抿唇,眼里闪过嫉妒。

她将木木扶了起来,室内中间放了一个大大的浴桶。里面的水呈现着诡异的蓝绿色。木木虽然不重,却也不是一个女子可以抱起的重量。水姬正要呼唤门外的婢女,她手中的木木却已经被鎏凤鸣抱了过去。

他垂着眼,凤眸底还夹杂着刚刚的僵硬。手上的动作却轻的怕弄伤了她,木木在他怀里不自觉的动了动,啜泣了一声好痛,他立刻低低的在她耳畔安抚,“乖,不痛。等你醒了,蓬莱居的荤菜全都补偿给你……”

她咕哝一声,似乎听到了一般安静下来。

轻手轻脚的将她的衣衫脱下,雪白的身子晶莹剔透,唯有右手胳膊上一片怵目惊心的乌黑。将她抱到木桶里放下,看着那蓝绿色的水浸泡着她的手臂,似乎刺痛了她,她皱着眉呼痛。

看着她受痛,他眼里闪过一抹快的看不清的情绪,转身对着水姬道,“好了,开始吧。”

水姬咽下心底的苦涩和嫉妒,拿了一个软木塞子塞进木木嘴里,轻声道,“这是防止她咬伤自己,你压着她一点。虽然昏迷过去了,但是怕她还是会挣扎。”

鎏凤鸣沉默的抱住她,看着水姬在木木的手臂上倒了些药粉上去,然后泡进蓝绿色的浴桶中好一会,才取出匕首对着那之前划开的伤口刮去。黑色的伤口里初时只见腐烂的血肉,刮了一会才看清,那黑色的竟然密密麻麻竟然都是腐烂掉的黑色虫子。

木木额头上大颗大颗的冒汗,身体抖的发颤,即使被水姬用了药,仍是疼的直颤。水姬看了一眼紧抱着木木的鎏凤鸣,一咬牙,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直到木木手臂上的黑色全部刮尽,流出鲜红的血来,水姬看了看才停手。伸手拿过一瓶药粉倒上,慢慢裹上纱布。

“这就行了?”鎏凤鸣不放心的瞧着。

“当然还未完,这段日子还要给她中下噬心蛊,当噬心蛊能抑制生蛊了,才算暂时完了。”水姬的声音低低的,脸上面无表情。

“生蛊不是已经全部刮出来了?”他不放过任何一点疑问。

“如果生蛊如此好解决,殿下身上的想必也不会困扰您这么多年了。”水姬说完,再也无法忍受他的眼里只有木木的样子,转身快步离去。

*

南隅皇宫中,气氛透着诡异。

滴翠殿内不断响起打骂声,宫女侍卫都静默着,无人敢发出响动。自从那日陛下拂袖而去,这兰叶公主的脾气就越来越暴躁。而那个据说是陛下的血脉的孩子,更是成了笑话一则。只是让人困惑的是,兰叶公主说珈儿是陛下的嫡子,就连稳婆和御医都摆了出来,看起来绝无可能是假的。但陛下为何如此肯定珈儿不是他的血脉?

“给本宫都出去!”

兰叶怒气腾腾的一挥手,一个精致的瓷瓶砸碎在地上。划过跪在地上的人的脸颊,泛出一丝血红。

兰叶厌恶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珈儿,她咬牙道,“是你在皇兄面前说了什么?”

“儿臣没有。”

珈儿轻轻的回答,眼神直直的盯在地上,小小的脸颊上不断淌着血,他却彷佛毫无所觉一般,面无表情的跪着。

“那是哪个小蹄子在皇兄面前嚼舌根了!翠儿,你过来!”

“公主……”

翠儿害怕的缓缓靠近,看到兰叶横眉的样子,双腿一软就跪了下去。不住的磕头,“公主,不是奴婢,奴婢什么话都没说。”

兰叶狠狠的瞪着她。除了翠儿之外,这世上还有谁知道珈儿的事?!就连御医和稳婆都是她偷天换日的瞒过的,哥哥为什么会如此肯定珈儿的身份?

脑海中倏地闪过一个画面,那日哥哥是拂开珈儿的额头后才说珈儿是个‘赝品’!?这样想来,之前哥哥第一次见到珈儿时,也曾意味深长的摩挲过珈儿的额头。

额头……是那额头有什么不对吗!?

“你过来。”她对着跪在地上的珈儿道。

“是,母后。”

珈儿叩了个头,起身向她走去。长久的跪着让他的腿有些发麻,每走一步都像是走在针尖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