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190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190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炫向后靠了靠,似想到什么,唇角微弯。

见他心情似乎很好,内侍总管一喜,端着燕窝上前,“陛下,请用——”

阿玄——阿玄……

夜炫一边喝着燕窝,唇角的笑容一直淡淡的并未散去,心情不错的样子。

内侍总管暗暗惊奇,陛下刚才可是做了什么好梦,已经很久未看到陛下这般。他自小跟在夜炫身边侍候,对夜炫自然是关心亲近多了几分。这些日子和兰叶公主那些风风雨雨,陛下今日能有如此好心情,真是难得!

看着看着忍不住脱口而出,“陛下可是有喜事?”

夜炫淡淡清冷的瞥他一眼,内侍总管顿时一个激灵,察觉到自己失口的跪下道,“陛下恕罪,奴才逾越了……”

夜炫倒是不置可否,放下燕窝淡淡的道,“朕何时怪罪你了,起来吧。”

内侍总管连忙起身,才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却听到夜炫清冷的声音响起,“是朕做了个好梦,好久未梦到的……”

“那陛下的美梦一定是足以让全南隅人都幸福的……”

夜炫的神色有丝恍惚,足以让全南隅人幸福?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梦里的那张笑靥,是他魂牵梦绕,他此生唯一的幸福……

阿玄——阿玄——阿玄……

那呼唤声倏地急促,夜炫猛地站起。

天空中传来一阵‘扑簌’声,他未理会。直到天上那抹黑影盘旋着落在他的肩头,他才睁开眼死死的盯着肩头上那一只夜枭。那夜枭羽毛黑的发亮,歪着脑袋瞅着他,橙黄的爪子上系着一张镏金红色的纸条。

夜炫瞳孔紧锁一下,脸上的血色慢慢褪去,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深深的揪住他的心……

木木!

*

红叶谷中,木木沉睡在水姬的寝室内,因为要种下噬心蛊,这里几乎除了她和水姬已经人迹罕见。

雕花的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水姬提着裙角轻轻走近。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床上的木木,木木的手臂被层层薄纱裹住,那纱是冰蚕纱,千金难求。夏日包裹上格外凉爽透气,平日的富贵人家得了一定是舍不得浪费丝毫的,如今他却只用来替她包裹伤口,只为了让她更舒适些。

惊才绝艳的凤王殿下,原来也可以是为了一个女子这般付出。只是这床上的女子,懂得他的心吗?

他是智勇双全的天下尊主,生来就是英武不凡的。唯有他才有资格统一这分裂已久的盛莲大陆,但他此刻的脚步竟然被这个女子牵绊住。

手指微扬,水姬的掌心多了一只金黄色灿烂的蛊虫。她静静的看着掌心的蛊虫微笑,身为水氏一族的血脉,让一个人死有太多种方法。但她也明白,杀了木木只会让凤王憎恨她。

俯下身,将那只金黄色蛊虫缓缓挨近木木的伤口,水姬不经意的瞄见木木的背部透着隐隐的红色,她惊讶的撩开木木身上的薄纱,只见木木白皙的背部有隐隐的红色tú案逐渐浮现。

图案?

水姬大惊,看着那一点一滴从木木腰际开始蔓延浮现的红色,似是什么东西要展翅欲飞……

还为彻底看清,她的手一抖,手中金黄色的蛊虫接近了木木的伤口,那蛊虫扭动着就要钻进去。

倏地,从窗外飞射进来一道银光,那金黄色的蛊虫被直直的钉在一侧的墙壁上。

水姬一惊,回头厉喝,“是谁?”

门口处,立着一个衣袂飘飘的身影,那一袭白衣在月光下,散发着丝毫不输给明月的光辉。如玉的脸孔冷淡的看着水姬,那双紫眸眼底流淌着浅浅的杀意。

“你是谁!?”

这男人竟然弄死了她的蛊虫!?

水姬还来不及说更多,她的瞳孔倏地睁大,看着一袭镏金红袍的鎏凤鸣从那白衣男子身后走出,俊美中略显阴柔的男子颇具兴味的笑着,似魔妖魅的黑瞳扫过那只被钉死在墙壁上的蛊虫,笑意漾深,“水姬,在这夜半时分,你打算对木木做什么?”

“凤、凤王殿下……”

水姬慌了一下,但很快镇静下来。“自然是在为芙蕖姑娘驱毒,再不种入噬心蛊,那生蛊之毒可就压抑不住了。”

“在这种半夜时分?”鎏凤鸣轻笑,走到床边拈起那蛊虫的尸体,“这是噬心蛊?”

*

PS:偶要米动力了,呜呜呜呜,妞们都丫丫的看霸王文,不留言,555555555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