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192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192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些鲜衣怒马的年少逍遥,那些花前月下的风月缱绻,飘渺盘亘的幸福,在他眼中瞬间凝固成永恒,轻轻一碰触,却又烟消云散。

木木,别了。

他模糊不清的低低呢喃。

月色下,他的笑容,印在那些似水流年的岁月尽头。

泪,毫无征兆的涌出。

别了,我最爱的木木……

这一次,是真的别了。放得下的,放不下的,都别无选择。他在乎的只是她的幸福,可如今,她的幸福里已经……不需要他。

他挣扎着所有的选择,竟然是……没有选择!

木木,如果你的幸福是大哥,那我就不在和他争了,可好?如果你不愿在想起以前的一切,那我就不在逼你了,可好?

轻轻的抹掉落在她颊边的一滴泪,月色下的男子那如墨的黑发,竟然瞬间彷佛染上一层苍白如雪的尘霜,浅淡的紫色眸瞳中流动着一抹深沉难懂的暗伤。

恍惚经年,物是人非。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

木木觉得自己好像做了很长很长的一个梦,梦里有她,有阿玄,有那两只美丽的雪狼。

可瞬间,画面又一转,那个扭过头来的女子却不是她。她没有那般美丽的容貌,没有那种雍容华贵的气质,更没有那个女子背部的那一片火红,时隐时现的彷佛振翅欲飞的凤凰图腾!

可……为什么呢?

明明不是她,却让她有种莫名想哭的亲切。看着她一颦一笑,看着她欲语还嗔,看着她笑着流泪,看着她毫不犹豫的饮下冰心凤凰果……

那就是……阿玄爱着的芙蕖木木吗?

这是她第一次看清了老是在梦中的那个女子的容貌,没有水姬那般美若天仙,却让人过目不忘,看的无法移开视线。和自己的容貌并不相同,自己和她顶多只有七、八分相似。可是……可是这个身子不就是芙蕖木木的吗?为什么容貌却有差异!?

木木的心揪痛的无比清晰,张口欲喊却又沉入那一片黑暗。她惊恐不安,兰叶刺耳的声音一遍遍的在脑海内回荡。

‘她已经死了!’

‘木木已经死了,死了!’

‘你回头看看我啊,她已经死了,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她挣扎着想摆脱兰叶刺耳的声音,却无论跑到哪里,眼前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倏地,一道清冷淡然却透着深深哀伤的声音破碎传来。

木木,别了……

谁?

面颊上湿湿凉凉的,是谁……在哭?

她挣扎着睁开眼,好不容易张开了一条隙缝,窗外刺眼的阳光让她赶紧又闭上了眼。

“木木,本王替你擦脸,舒服吗?”

似魔邪魅的声音在她上方响起,一条软软湿湿的帕子覆在她的脸上,开始温柔的擦拭。

……是鎏凤鸣?

原来那湿湿凉凉的感觉不是谁的泪,而是他拿着的软帕。

木木想到自己晕倒前正在和水姬为鎏凤鸣驱除生蛊,但怎么此刻听他的声音,却让她心底无端的发寒……她紧闭着眼,思索着要不要继续装睡,等他走了,她摸清楚情况在醒也不迟。

“木木,你成天这样躺着,不累么?”

鎏凤鸣似乎并未注意到木木短暂的睁眼,一心一意的替她擦拭,似魔的眼眸半眯,全然不在意有没有听他说话的,自顾自的絮絮叨叨。

“唉,当初还是本王不好,没有把你体内的冰心凤凰果的效用说清楚……”

没啥诚意的例行忏悔刚起了个头,就语调一转的赶紧补充,“可是那时本王是怕你听了会胡思乱想,也就没说。寻思着找到解掉的方法,也就不用你担心了……”

“哦,凤王殿下如此替舍妹着想,在下真是感激涕零啊。”

鎏凤鸣身旁原来还站着一人,那个身材高大却长着一张清秀娃娃脸的男子凉飕飕的落井下石,“可是凤王殿下当初难道不是怕小妹知道了,会想起什么前尘往事才……”

“既然是她自己都不愿想起的前尘往事,为人夫者自然要宽容大度的体谅她。”

那个拿着锦帕轻擦的男人面不改色,过了好一会,在帕子要往木木脖颈下溜去时,他眉峰微躇的瞥了一眼娃娃脸男子道,“你不回避下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