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194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194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纪月的唇瓣蠕动几下,看着他少见的情绪外露,那般的喜悦彷佛也感染到她,让她眼儿弯弯,清脆的声音多了一抹娇意,“二哥……夫、夫……”

最后那个字还未挤出来,容天瞄到地上一封陌生的信笺。信笺上龙飞凤舞的落款‘芙蕖子夏’四个大字赧然入目,他的桃花眼一沉,放开了纪月,弯腰拾起那封信笺扭头,优雅的声音多了莫名的深沉,“这是什么,小四?”

纪月怔愣的看着他,看着他眼底熟悉的冷冽和沉静,最后那个‘君’字生生被咽了回去。

夫君,夫君……

她的手紧握,自嘲的苦笑了下。也许她本来就不该奢望。她的二哥,那个称呼果然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

夜炫静静的看着桌上的一碗汤药,手指微动抬手就要将之饮尽。一只白玉雕般的手却快他一步将那碗药端起,喝的涓滴不剩。

他抬眼,看到立在他面前的鎏凤鸣。

鎏凤鸣若有所思的走到他面前,手指在药碗边缘打着摩挲着,过了片刻,才漫不经心的道,“传说有一种治疗法子叫借血过药,是怕用药之人承受不了药性的猛烈,才让试药人先行服下,然后利用试药人血中的药性来治疗……你用的,是这个法子?”

夜炫面无表情的静立着,清冷的声音空洞了几分,“要拔掉她身上残余的生蛊之毒,这药里自然添了几味剧毒,但她的身子此刻太过虚弱,如果出了半点差错,就算是神仙也难救。”

“是么,所以这几日,你就是这样救她的。”

鎏凤鸣彷佛事不关己的咂了咂嘴轻笑,“这药剧毒?味道也不怎么样。木木既然是本王的王妃,这借血过药之人还是本王来就好了。”

夜炫静静的看着那只已经空空的药碗,好半响没有声音,袖子里的手紧了又紧,才紧绷着身子让开。

“夜炫。”

鎏凤鸣走进内室,头也不回的撂下一句话,“把你的头发想个法子弄黑了,别吓到木木。”

夜炫彷佛雕像一般的伫立在原地良久,轻风吹拂过,扬起他满头银霜。

那日,一夜白头,只为她。

他毫无所觉,还是在看到凤鸣脸上难得的震惊时才发觉,原来……自己远比心中所感受到得还痛。

痛到极致,心底早已麻木一片……

子夜时分,月上中天。

木木昏睡着趴在水温适中的药桶内,鎏凤鸣身着单衣的跨进药桶紧抱着她,将她手臂上的伤口侵入药汤,缓缓提气运功。

她此刻的小脸惨白,一点都看不出那日清醒片刻的红润。那份红润原来是夜炫用心血维系着的吗?运功至一半,犹如万千只小虫啃咬,他与她如此接近,这一刻血脉相融。

她痛苦的呢喃,他低头缠绵的轻轻吻她安抚。

一夜肌肤相亲,只隔着薄薄的单衣。他却并未有半点旖旎的心思,只牢牢的盯着她惨白的小脸,直到那小脸上染上红润,他才轻轻勾唇在她唇角烙下一吻,无奈宠溺的低叹,“你这个女人,明明一点都不够红杏呵怎么却让我……”

*

木木挠挠头,左瞄瞄右瞅瞅的看着不远处的诡异的组合。看了一会,她抬眼望天,确定太阳的确好好的挂在天上,又揉揉眼睛,再看去,那诡异的组合依旧存在,她这才确定不是自己眼花了。

可是,那三个人怎么会凑在一起?

鎏凤鸣、芙蕖子夏和……阿玄?之前不是还势不两立吗?还是她该说,男人的心思你别猜……

不自觉的摸了摸胸口,那里挂着一枚银色耳饰,和之前阿玄耳上带着的那个很像。只是她好像已经很久没看到阿玄带了,那如今她身上这枚,是阿玄给她的?

又瞄了一眼鎏凤鸣,她暗暗躇眉。奇了,以那只妖孽那般变态的占有欲来看,怎么会容许自己身上带着别的男人的东西?

“王妃,凤王殿下说您有疑惑可以问奴婢,奴婢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旁的秋心机灵的插话,打断木木的瞪眼神功。

木木看她一眼,终于还是敌不过心底的困惑,指着鎏凤鸣那边道,“那个……你知道那个穿白衣的人是什么身份?”

“是云止大人啊。”秋心奇怪的看了一眼木木,怎么没过多久而已王妃竟然连云大人也不记得了?

“云止!”

木木这才看到阿玄并未带那属于夜帝的面具,而是以真容出现在这里。那张脸在天耀人人识得,正是云家家主云止。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