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202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202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的木木,早已经消失了。他的木木,即使消失了,仍会如此哭泣吗?

和鎏凤鸣大婚时,他看着她身上的凤凰霞帔,满眼说不清的复杂。

那个笑的满脸幸福的搂着他撒娇的女子,那个说着‘如果真有一天穿上嫁裳,一定要问他好不好看的’的女子,早已经消失在她醒来的那一刻……

那一刻,他知不知道?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女子另嫁他人。

曾经以为那是命中注定的一生一世,曾经以为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幸福。

原来,还不用等到齿摇发白,物是人非就已经先到了……

木木在原地蹲了很久很久,直到眼里的泪流干,直到心底的刺痛模糊麻木,她才缓缓站起,一步一步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而她的身后,那个她早以为已经走掉的人伫立在她刚刚蹲着的地方,看着她的身影在月色的笼罩下一步步远去,终至彻底消失在视线中……

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直直的遥望着她消失的方向。乌云遮住了月色,硕大的雨点砸了下来,重重的落在他的脸上,落在他的身上。他的手中始终握着一样东西,握的那样的紧,万般珍惜。

终于,他缓缓摊开掌心,那只丑丑的像猪一般的红色貔貅瞬间被雨水淋的湿透。

五年前,芙蕖子夏带走她时,几乎没有给他留下任何东西。

而现在,他要彻底的放下她,却怎么也无法再带走这个她亲手编织的红色貔貅。那应是送给心爱之人的正红色,他无法再带着它。

白玉般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掌心已经湿透的貔貅,他触摸的很缓慢,最后一次感受它的样子,彷佛要将它刻在心尖。

他舍不得,可是却不得不放下。

这么久了,他一直将它贴着心口收放,即使是现在,他也没有办法当着她的面还给她。

雨,越下越大。

他蹲在她刚刚蹲着的地方,伸手在地上慢慢的写着她的名字。

木木,木木,他的木木。

雨下的太大,刚写好的名字,不过几秒就被冲刷的模糊不清。他不厌其烦的、专注的低着头,一遍遍的写着……

直到天际泛白,他静静的站起来,伫立在雨幕中,看着不断落下的雨水将地上那一片她密密麻麻的名字冲刷,字迹渐渐淡去,直到再也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

南隅夜帝悄然离开天耀墨城,带着墨羽骑从另一路阻截北煌大军。然而,墨城之围并未解除,那诡异的阵法依旧困住鎏凤鸣他们。

鎏凤鸣撩开床帐,没有看到预期中的人影。凤眸半眯了一下,轻轻的哼了一声往外走。

太守府的后院,清澈的河边。

树荫下,一个少女半趴在水边,衣袖滑落,露出莲藕般的纤纤皓腕,青葱一般精致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水面,如墨的黑发松松的垂着,低头专注的看着什么。

自从夜炫走后,她就经常一个人躲起来发呆。她都在想什么?

看到她正低着头写写画画,他微微一笑抽走她手里的东西,“看不懂就别看了,躲在这里不闷吗?”

视线落到手中的东西上,他的笑容一顿,凤眸里闪过诧异,声音中带着疑惑,“这是……地图?”

木木点点头,她看不懂这个时空的地图,太过于简朴单调。就按自己以前记得的,还有祁非这些日子去实地探查的信息,按照上北下南自己动手画了现代版的地图。

上面根据鎏凤鸣大军的设置,地形、环境、联络条件等内容都十分详细。图上等高线间距可达5米,就连表示出水系、渡口、渡口水深、桥梁载重、河底土质,以及墨城周边的人文背景和兵地重地都有标注。

“这些……你是如何知晓的?”他指着图上那些详细标注的信息。

“奥,你忙的不见人影,我就在书房随便翻到的。”

他的书房堆满了军事情报,非常人可以进入的。但她却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禁止,可以随意来去。闲来无事就窝在书房翻阅,结合祁非实际探到的信息,这张现代版的地图看起来还像模像样的。

“这些又是什么?”

“不告诉你。”

木木回应的有气无力,心想他今天怎么闲,不用陪着他的水姬了?不用和容天他们关在一起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