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215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215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些日子,他指挥着墨羽骑和北煌大军厮杀,镇日麻木在战场之中,也差点失手死在北煌敌军手中。正胸口的一箭让他昏迷不醒,等挣扎着醒来赶过来,看到的不过是她和大哥袖手天下的一幕。

他的呼吸一窒,胸口的箭伤不如心底空洞麻木的刺痛。

他以为,他可以放手了。

他以为,只要她幸福,那他远远的守候着就好……

可是,看到她身着皇后朝服和大哥并肩而立时,看到她盈盈浅笑眼里只有大哥时,他忽然觉得他与她之间,好似已经过了半生。

失去了她,还不如杀了他。

“阿玄?”

长久沉闷的静默让木木心慌,终于忍不住的摘下盖头,抬眼看着眼前的温润如玉的男子。

对上她的视线,他的心轻轻一颤,勾了勾嘴角故作无事的微笑,“木木,很漂亮……”

“你之前怎么没有来,却……”

她的声音软软的,一如以前每一次窝在他怀里撒娇一般。

他笑了,声音清清淡淡的,“南隅离这里路途遥远,错过了典礼。大婚的贺礼我已经派人给大哥送去了,就来看你一眼就走,你别怕。”

“……”木木张了张嘴想解释,又倏地闭上。

解释什么?她想说什么?说她不是怕,只是……只是觉得让阿玄看到她穿着嫁纱嫁给别人,心底就会无端的泛起悲凉。

他慢慢踱到桌案前,背对着她,颤抖的手有些吃力的倒了杯酒,端到她面前。“木木,这一杯酒,祝你和大哥百年好合,琴瑟和鸣……”

木木呆呆的望着他,看着那杯酒却久久没有接过。今天的夜炫很奇怪,总是一袭白衣的他,今日竟然穿了一身黑袍而来。而那黑袍胸口处还有湿湿的痕迹,彷佛是刚才倒酒时泼洒出去的。

夜炫他……什么时候会如此失态……

“你……”

她抬眼想说什么,却看到他紫眸深处的两簇火花后,声音戛然而止。他眼里的火花越燃越烈,愈来愈猛烈狂野……

不知为何,他眼里的火花越来越烈,木木的心却是愈发的紧绷窒息。那双紫眸里的火焰是那样的痴迷疯狂,浓烈的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却又生生的包含着多少压抑和煎熬?

最后,木木终于受不了他那般几乎让她窒息的凝视,心慌的别开眼。他却先一步抬起她的下巴,那紫眸中的火焰刹那间化成最温柔的水。清冷温润的声音彷佛做梦般的呢喃,“木木……”

她察觉到不太对劲,还未来得及反应。他已经端起手中的那杯酒一饮而尽,呼着浓烈酒气的唇瓣轻轻的覆上她的。

当他的唇贴上她的时,她直觉的闭紧唇瓣,想要推开他。但他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她呆呆的怔住,忘了一切。

他的吻太温柔了,温柔的近乎虔诚的膜拜,又彷佛是最谦卑的请求,好似她是他一辈子唯一的渴望,小心翼翼到生怕多用一丝力,她就会彻底碎掉。

淡淡的酒液随着他的亲吻,滑入她的唇齿间。那杯酒几乎是被他们一人一半的吸.吮掉,头脑中一片昏眩,隐隐约约的又看到那个白衣如雪的男子在雪地里轻笑,指着美丽的雪狼扭头看她。

木木,洞口处的雪狼是我,那洞里的那只雪狼,又是谁呢?

……是谁呢?

‘砰哐’——

寝宫内室的门被踹开,夜炫和木木回头,看到一身镏金龙袍的鎏凤鸣立在门口,脸色沉沉的,深不见底的凤眸里是暴烈的怒火。

夜炫和鎏凤鸣静静的对视了一会,他淡淡的笑了,“大哥,我来迟了,大婚之礼随后会送上。”

鎏凤鸣莫测深沉的盯着他,视线缓缓落到木木唇瓣上,她唇瓣上的一抹鲜红,让他倏地觉得眼前的视线有些模糊。那抹柔唇的甜美和芬芳,此刻却被别人品尝。

她被夜炫拥在怀里,是忘了挣扎,还是根本不想挣扎?

白玉般的手指紧握,他突然绽出绝艳的笑容,磁性悦耳的声音流泻,“夜炫,朕的皇后岂是你可以碰的?长嫂如母,你是打算冒天下之大不韪了,嗯?”

夜炫,又是夜炫!

一直被她唤作阿玄的夜炫,不仅五年前他们牵扯不清,就连失去了记忆的现在,她一颗心依赖的,依旧只是夜炫吗!?

*

PS:那啥,亲爱的阿玄党们不要拍偶,要淡定。马上要那啥那啥,偶在纠结怎么才能不被系.统河蟹!!!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