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216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216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呵……真可笑,他怎么会轻信了夜炫会离开她的承诺,瞎子都看得出来,夜炫在看她时,那眼角眉梢,都是浓的不能再浓的爱意。

而她,迷茫了!

世间最难测的就是人心,自小的经历让他本就不曾轻信他人。而此刻那相拥而立的两人,在他和她大婚的寝宫,和另一个男人拥吻的她,他的木木……真的是搂着他的脖子说‘好喜欢他’的木木吗?

刹那间,本就薄弱的信任岌岌可危。

夜炫勾起一抹僵硬的笑容,放开木木,“不过是想给木……给大嫂敬一杯酒……”

“酒也敬了,朕要歇息了。”

夜炫浑身一震,僵如石雕的立在原地片刻,才木然的转身往外走。

*

大哥要歇息了,和他的木木一起……洞房花烛!

是他不该奢望,他竟然还没死心吗?还奢望着在这最后的一刻,他的木木能想起他,想起他们共度的那段幸福的日子。如果她想起……如果她眼里还有他,他就是拼着这条命,也会带她离开……

可是、可是……一切不过只是他的奢望,那些过去的幸福犹如一场不真实的镜花水月……

“咳……咳咳……”

喉头的腥甜再也克制不住,一口血呛出。他晃了晃,眼前的一切都模糊的再也看不清。脑海里只有那个他魂牵梦绕的渴望,“木木……”

一个身影接住他昏迷倒下的身子,芙蕖子夏看着一身黑袍的夜炫,触到他胸口湿湿一片的血迹,摇摇头,无奈的叹息,“你是不想活了吗?她至于你就那么的……”

这家伙中了北煌敌军一箭,那一箭正中心口,在稍稍偏个几厘的话就会当场毙命。军医称他最快也要三个月才可下床活动,偏偏这家伙趁他一个没注意,竟然敢快马加鞭的疾驰到天耀!?

这一袭黑袍只怕也是为了要掩盖掉不断渗血的伤口。

“痴儿,她有她的天命要走呵……”

后面的话飘散在风中,听不分明。芙蕖子夏托着夜炫,几个起落闪身,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偌大的天耀皇宫。

*

龙吟殿内静谧异常,夜炫离去很久了,殿内的鎏凤鸣和木木依旧是静默无声的默默对视。

木木盯着鎏凤鸣似笑非笑的唇角,感受的到他在努力压制胸膛的剧烈起伏。他生气了……可是他生气的时候从不会大喊大叫的怒骂,越是暴怒,他笑的却愈发绝艳惊人。

她想开口打破这种让人窒息的沉默,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人就这样无声的对视……

突然,鎏凤鸣上前,俯身拾起地上精致绣着的盖头给她盖上,将她安置在床边坐下,妖魅的声音轻笑,“这盖头还是由为夫来挑的好。”

“凤……”

她的视线被红盖头遮住,看不见他的神色她直觉的伸手抓他。他冰凉的掌心被她抓住,那温热的触感让他一僵。伸手拿过玉如意挑开她的盖头,看着她可怜巴巴的缩在床边,他的心一瞬间便软了。

将盖头仍在一边,他按捺住情绪,神色依旧冷冽莫测的望着她。

“凤,洞房花烛,你确定你就要一直这样瞪着我?”她讨好的看着他笑,向他伸出手。

鎏凤鸣绝艳的薄唇哼笑,居高临下的注视她良久,才懒洋洋的握着她的手在她身边坐下。

“孤男寡女就不该共处一室,你这性子怎么对谁都这么没防备。放在外面,早被浸猪笼几次了。果然是如芙蕖子夏说的,从小放养山野的吗?”

他明明是轻笑的语调,却让木木无端的毛骨悚然。

满头黑线的反省,貌似、好像、似乎这年代的女子别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就连被看个胳膊,都要以死表明贞洁了。额……可她自穿越过来,这妖孽就对她搂搂抱抱,再后来遇到的阿玄对她也是毫无男女之防的人,她还以为这时空的人没那么迂腐……

浸猪笼啊……难道他还真当她是被放养的膘肥体壮的——那啥啥啥!?

“那个……阿玄只是认错人了……”

她干笑,阿玄和芙蕖木木的事,她也不知该如何对他说。那毕竟是属于阿玄的隐私,阿玄曾经至爱的女子。至于她老受到莫名的情绪影响,难道她要说是那个芙蕖木木尚未死透?

真这样讲了,估计她下一刻就会被当成妖怪烧了……

看着她没心没肺笑着,鎏凤鸣面色依旧带笑,眼神却一点一点的沉下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