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251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251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晚膳时分,成了木木最期待的时刻。自从烫了脚养伤以来,秋心这妮子总是变着花样的替她进补,就连她的无肉不欢都不在念叨了。不过半个月的功夫,她就胖了八斤,这秋心要放在现代真是一个饲养好手。

等了又等,却看到秋心两手空空的进来,木木的脸‘嗖’的一下垮了下来,可怜兮兮的望着秋心,她的肉呢?

“小姐,今日是陛下的生辰,设宴御花园,陛下传召皇后必须列席。小姐的脚还伤着,让秋心去回绝了,可好?”

他的生辰?

木木顿了下,摸了摸怀里的墨鸦令失神。上次她还想着如果在他生辰时,送上这份大礼,他一定很开心。可如今,他却早早的就将打理墨鸦的祁非关了起来……

“不去。”她懒懒的应声。

“可是……可是这是陛下的生辰,皇后娘娘自当出席……”

跟在秋心后面的于海急的头顶冒汗,这些日子别说皇后不好受,他看陛下更不好受。整夜整夜看到陛下对着龙吟殿的方向发呆,思念起皇后娘娘来,那双眼就和看到肉的狼一般,贼绿贼绿的发光,就差垂涎三尺了。

惊才绝艳的陛下什么时候会有如此的情绪外露过,眼看陛下的生辰到了,晚宴上却未开口要皇后娘娘列席。他于心不忍的主动来通报,皇后娘娘只是在禁闭,按祖制是可以列席的。陛下就算不能来龙吟殿,那生辰宴上看看娘娘,也好一解相思之苦吧。

木木挑眉,毫不在意的道,“那你去回了陛下,就说本宫还在禁闭中。”

“娘娘,这是国宴,陛下生辰,百官列席,皇后娘娘若是不在,岂不是给人留下话柄。”

于海絮絮叨叨的说着,从祖制到清理都念了个遍,木木忍耐的闭了闭眼,终于点头。

“小姐!您的脚还伤着,蒋御医说了还不移走动。”秋心满脸的不赞同。

“没事,早就不痛了。”木木扯开笑容。

秋心咬咬牙,默默的挥手让宫女捧上衣饰。当一切收拾停当,一行人缓步踏进御花园。

*

“冰……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御花园内,一片请安声响起,最惹人注意的还是李昭仪那不胜娇弱的声音。

木木微笑着从人群中间走过,看着主位上慵懒斜倚的男子。他的身边坐着李昭仪,一身水红色的宫装,云鬓微松,粉面含春,柔顺怯弱,却也自有一股楚楚的风情万种。脸上那一抹红晕,是刚刚被鎏凤鸣温柔抚触后留下的。

木木面上带笑,心底冰冷的站在离他们几步的位置屈膝行礼,“臣妾给陛下请安。”

让她出席这生辰宴,就是为了看他们调情?

“皇后来晚了,近日可好?”

鎏凤鸣仍是慵懒的样子,微挑的凤眸看到她的刹那闪过讶异,随即噙着笑,懒懒的看了她身后的于海一眼,指着身旁的位子示意她坐下。

木木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李昭仪,此刻纹丝不动的霸占着那位子,要她往哪里坐?

李昭仪在她的目光下瑟缩一下,怯弱的细声道,“姐姐是陛下的皇后,自当位列陛下身侧。”

说着,她缓缓起身让开,却不过走了两步,就苍白着脸,摇晃几下软软的向着鎏凤鸣的方向倒了下去。

鎏凤鸣单手接过她拥住,垂眸问,“昭仪的身子可是还未好?”

李昭仪娇喘几声,才缓缓睁开眼眸,看到自己被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搂在怀中,不自在的挣扎几下,“陛下,臣妾还坚持的住……”

“昭仪身子弱,今日就坐这里,朕也好生看顾。”鎏凤鸣搂着李昭仪神色邪魅的坐在龙椅上,无视底下众人的惊呼。

御花园内的百官脸上神思各异,瞅了瞅孤单立在一旁的皇后,又看了看满脸娇柔的李昭仪,这陛下的心思也太难捉摸了……

木木垂下眼眸,神色不惊的坐在鎏凤鸣身侧,对他和李昭仪的调笑视而不见。

这是国宴,是他的生辰,面对文武百官,这样的举动是宠爱,还是演戏?如果发生在李昭仪落水之前,如果他不曾不信她,她还能肯定这不过是他演的一出戏,可现在她竟然已经开始分不清了……

他的生辰,她什么都没准备。之前打算送给他的那份大礼,似乎也没了必要。冷眼看着李昭仪送上一幅亲手画的画卷,里面竟然是他和昭仪琴瑟和鸣的景色。

*

PS:有的妞儿说木木不像是穿过去的,战斗力太弱了。关于这点,小汐的理解是,现代人自然没有古代女人战斗力强,尤其是宫廷之内,那些可以进宫的女子出身大家,对于阴谋权术,争宠之类的是从小就接触到的。玩个阴谋和啃大白菜一样容易,相比之下,我们生长在红旗下的现代人实在是太朴实了!

当然,小汐的这篇穿越,女主不万能,不是那种现代百科全书,可以纵横后宫,驰骋沙场的类型。木木只是一个在现代生活富足,被父兄呵护的小女人。一点点聪明,一点点腹黑和幽默都是隐在小白烂漫的外表之下的。所以她初来咋到时,很狗腿的意识到鎏凤鸣就是她可以靠的金山,抱之。没心没肺的处之泰然,乐的懒懒的过日子。

所以木木根本没预料到李冰儿会跳湖,至于接下来那自导自演的柔弱戏,是木木自身非常不屑的。

而面对爱情,我想就算是女强人也坚强不起来,只要爱上了,那自然是有了弱点和缺口。木木对于鎏凤鸣和古代后宫是有一定程度上的认知和接纳的,但她也说了,要鎏凤鸣身和心的统一。所以,她可以忍受鎏凤鸣为了兵不血刃夺取李家军而娶了李冰儿。但从本质上,或许她不自觉的也无法信任一个古代帝王会不碰那些后宫三千。

所以,在李冰儿的误导下,她慌了。

她理智上知道该反击,却被心痛和嫉妒击倒。爱情本就是容不下一粒沙子,木木和鎏凤鸣之间的情况太过于复杂,使得两人的信任岌岌可危。加上从小在血腥皇宫里成长的妖孽如果真的演戏起来,别说木木了,就怕是城府最深的后宫之人都能骗过……

╮(╯▽╰)╭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