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257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257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陛下……”

李冰儿躺在床上,火热难耐的扭动着身子,她苍白的脸上染上红润,动情的半眯着朦胧的眼眸。她满脑子都是鎏凤鸣绝艳的身影,彷佛神志不清的样子,却依然不断扭动身子,诡异的让人诧异。

离那物.欲横流的大床不远处的椅子上,鎏凤鸣单手托着腮,另一手漫不经心的轻敲着椅背,对那不远处床上扭动着的女人视而不见。本来在他手中把玩的赤红色药丸,早已进了李昭仪的肚子。

那是天耀皇室秘药,除了增进情趣之外,更是可以让人产生错觉,以为经历了一场激烈的颠鸾倒凤。只是这药若是用的频繁了,对身子的损伤极大。

那被传得沸沸扬扬的一夜,他给李昭仪用的就是这个药。至于她指望的宠幸……

鎏凤鸣淡淡的轻哼了一声,一个刚刚进宫就想害木木的女人,若不是还不到时候,他早就亲手捏死她了。

听着李冰儿的吟声,他突然很想木木。

那时,在盛陵里看到沉睡中的她,清秀普通的面容,一点都不像传说中的绝美脱俗。醒来后的她,活像一只虚张声势的小兔子,明明吓得半死,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了,还要强撑着给那时发病的他列举她不好‘吃’。

他起了兴致将她带回凤王府,给了她王妃的地位,她却没有丝毫欣喜若狂的神色,反倒是眉峰紧皱,没心没肺的将他气得暴跳如雷。

再后来,她遇到了夜炫,明明该是她都不记得了,偏偏他看得到,每次她在不经意看向夜炫时,眼里那种无意识的透骨悲凉。也是从那时起,他开始不动声色的隔开她和夜炫。

当然,他还记得她嫁给他,在床上的羞涩。她搂着他的脖子,直直的刻进他的骨子里。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这样悄悄的入侵他的心底,她的一颦一笑,一喜一悲,彷佛一闭眼就在眼前,如此清晰。

抓起书案上的笔,鎏凤鸣慵懒的描绘着心中的她。寥寥数笔,一个轮廓若隐若现,是大婚那晚在他怀中,笑的羞涩的木木。

木木有着一双妩.媚漂亮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总是弯弯的,如月牙一般,显得格外动人。披散着那头长发时,他总是喜欢用手指插入发间,感受那丝滑的享受。他喜欢在欢爱中逼得她无处可逃,看着她的脸颊上布满红晕,主动依偎向他,就让他恨不得啃咬着将她揉进骨血里。

可惜他不会告诉她,那个女人已经够嚣张了,就连凤玺都不屑的扔掉。再让她知道自己这般的心思,还不得蹬鼻子上脸,爬到他头上去?

鎏凤鸣低低的笑了,又添上几笔,一个脂粉不施的佳人立在纸上对他盈盈浅笑,纯净的气息逗弄着他仅剩的理智。他呆呆的看着画纸上的人儿发怔,忽然体会到一种刻骨的思念。

揉了揉额角失笑,幸好,幸好木木不是敌人派来的,否则他可能真的会丢盔弃甲,一败涂地。又瞥了一眼床上还在翻滚的李昭仪,鎏凤鸣毫不留恋的闪身消失在福华宫。

尽管知道李家的暗探肯定不少,但今夜……今夜他很想木木,很想搂着她,感受她的温度……

*

离帝都皇城的不远处,是一座陡峭的悬崖。悬崖峭壁顶端有一幢遗世独立一般的山庄,这山庄紧临着峭壁,看起来就像是岌岌可危的孤立而存在。

山庄内部奢华的足以让人倒抽一口气,触目可及的都是纯白色的狐毛制成的毯子,平铺在地上。脚踩在上面软绵绵的,犹如走在云端。里面的各种用具都看得出价值不菲,硕大的夜明珠高置在墙壁上,将这空间照亮的如同白昼。只是奇怪的是,这偌大的山庄内,竟然没有一个奴婢小厮。

一抹黑影掠过,直奔最里面的寝室。伸手推开门,一眼就对上了寝室内灼灼发亮的一双眼眸。

两人就这样隔着一段距离对视,好半响,还是黑影先动了动,随手关上寝室的门,走到白狐毛铺成的床榻边,低头望着床上被绑住的女人,他慵懒邪魅的一笑,“木木,今日可想我了?”

木木瞪着他的眼眸快要喷出火来,扭动了下却发现被束缚的更紧,她咬咬牙挤出声音,“放开我!”

“你以为……我会放你离开?”

他妖魅的声音低低的笑了,凤眸里流转着无比的绝艳。一抹偏执的独占浅浅的漾出,越来越深,直到占据他所有的一切。

他不是夜炫,做不来默默的退让。是他的,他就要永远握在手中。这是他的女人,就算毁掉一切,他也不会放任她离开他的生命。她说过要陪他这一世,他听到了,就不容许她逃脱!

这一世,他们彼此注定了一生纠缠。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