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279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279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帝都郊外的清水寺,是一处清幽雅致的寺院。不同于白马寺那般的香火鼎盛,这里只偶尔有几个香客来进香,更多时候只是一处清幽静谧,不被俗世打扰的佛门圣地。

一道黑影快速的掠过清幽的寺院,直奔僧人休息的后院而去。

那是后院里偏僻的一间厢房,雪衫男子半靠在床头小寐。他的唇色泛青,脸色苍白。而床塌边坐着一个女子,柔软的腰肢,清秀的小脸,一双妩.媚清亮的眼眸此刻泪眼连连,亲昵的依偎进雪衫男子的怀中。

黑影顿住了,恍如被一道闷雷劈中,那委屈带泪的娇颜,那满眼心疼的神色……正是他最熟悉的女子!

厢房外,树木繁盛。

浅绿色的嫩叶随风飘荡在他们的肩头,时间变得分外漫长,黑影的视线被那些繁盛的绿叶映的有些模糊,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着,看着她仰起头,主动吻上雪山男子那苍白冰冷的唇。

她怎么敢!?

她竟然敢!!!

她说要出宫,她说她不喜宫内沉闷的束缚,她说她保证会乖乖的……他都答应她了,不是吗?可为什么,她所谓的出宫……竟然是这般的不堪!?

黑影藏于袖子中的手死死的握紧,紧到掌心开始沁出点点鲜红。

他的手中紧握着一对耳饰,那对银色耳饰诡异繁复的华丽。一枚是夜炫常年带在耳上的,一枚则是夜炫决定放开木木时,替木木带在胸前的。木木身上的那枚他看的刺眼,可即使大婚后,她仍是一直带着。一个在天耀,一个在南隅,本该天涯海角相隔的两只耳饰,为何会同时出现!

难道夜炫和木木的牵绊,即使他在努力,也无法彻底割断吗?

看着屋内亲昵拥吻的两人,他的神色渐冷。

直到她离开他的唇,他毫无意外的看清那雪衫男子的脸孔,温润如玉,清冷如仙,果然是他的弟弟——南隅夜帝夜炫!

屋内的女子小心翼翼的扶夜炫躺下,然后理了理身上凌乱的衣衫,状似不经心的瞥了一眼窗外,软软的声音尾音上扬,独特的犹如撒娇一般,“阿玄,你好好养伤,我过几日在来看你。”

语毕,她扬声呼唤,“祁非,该走了。否则凤的那些暗卫要起疑了。”

“是,小姐。”

祁非从黑暗中显身,拦腰抱起女子,一个闪身消失在静谧的寺院。

*

黑影静静的在门外伫立的良久,才推开门,缓步踏进来。绝艳俊美的脸孔此刻面无表情,凤眸猩红嗜杀。他一步一步走到床塌前,冷然的盯着床上陷入昏睡中的男子。

夜炫……

这张脸还是如此的俊雅,温润清冷的如同谪仙,和小时候相比,那股仙气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重了。从小夜炫就犹如佛祖坐下的金童转世,从小就独占母亲的疼爱和呵护,就连生的契机都留给了他……

每一样、每一样……

每一样他喜欢的东西,他都只能远远的看着,看着夜炫拿着它们玩耍。那年他和夜炫误入山林,被猛虎袭击。母亲眼里只看得到受了惊吓的夜炫,即使他为了救夜炫整个肩头早已血肉模糊,即使他夜半高烧不退,模糊的视线里看见的,永远都是母亲搂着夜炫,一遍又一遍的轻哄。

“为什么?”

鎏凤鸣立在床前,声音悲凉苍然,“为什么你总是要一再的夺走属于我的那一半,我们不是一母同胞吗?母妃、宠爱、呵护……那些我都让给你,可为何到了现在,你还是要来和我抢木木?”

夜炫静静的沉睡着,手臂上满是狰狞的伤口。

鎏凤鸣的视线停驻在他的手臂上,久久未动。眸底深沉一片,他伸手轻触夜炫手臂上的伤口,轻笑,“药人之血,剧毒无比。怎么你就不怕伤了木木?呵……对了,我都忘了木木早就食下冰心凤凰果,百毒不侵。”

沉睡在床塌上的夜炫根本无法回应,失血过多让他昏迷,伤口未被好好料理,更是雪上添霜。鎏凤鸣就这样低头看着他,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静默了片刻,厢房内突然响起一声阴凉的低语。

“夜炫,你本就欠我一条命,如今,还我可好?”

他的目光变得猩红诡异起来,白玉般的十指慢慢凝气运功,锋利的指刀一点一点逼近夜炫的喉咙。

“双生带煞,绝世天劫……你和我本就不该同时出生,如果没有了你,那她从此以后,是不是就可以只是我一个人的……所以,你的命,还我可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