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295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295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唉……”

老汉叹了口气,朝床上的人投去同情的一瞥,也跟着出去了。

屋内一片静默,床上的人试图动了动。不过一个翻身,就让她疼的犹如万箭穿心。蜷缩成一团抖了几下,她才勉强坐起来。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屋子,只以一块红布隔开内外室,可以看得出这户人家并不宽裕。

她扯扯唇角,难怪那对老夫妇看捞不到银子,就那么失望。在这年代,谁也没义务去养一个吃白食的人……

那天,一片混乱。

她抱着芙蕖子夏的尸身跌下山崖,崖下果然如他所说,有着厚厚的雪绒草。如果没中心口那一箭,她想必可以很轻易的逃脱。可那一箭虽然没贯穿心脏,却也让她失血过多的昏迷。再睁眼时,就看到的是这对老夫妇。

她不是故意骗他们,只是她也不知该如何介绍自己。说她是谁?东方木木?还是芙蕖木木……那个天耀的皇后娘娘?

木木动了动下床,一步一步走的奇慢。桌案上放着几个冷硬的馒头,她抓起来,艰难的啃着。

手无意识的移到小腹上,那个孩子……那个孩子经过了这些仍是紧紧的依附着她,散发着顽强的生命力。那是她的孩子呵……为了这个孩子,她还不能死!

她小口小口的费力吃着,直到吃不下了,才虚弱的躺回床上,模糊的睡去。

木木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直到听到一个声音轻喊,“……老婆婆?老婆婆?你睡了这么久,要不要吃点东西?喝点水?”

她醒了,却连小指都不想动,浑身无力的道,“不用了,不要理我……”她的声音犹如破锣,沙哑的可怕。

“你身上有伤,老睡着可不行……我带你去看看郎中吧。”

说着,她几乎是被人强硬的搀扶起来。眯着眼睛看了半天才看清,这是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汉子,大约就是老夫妇嘴里的‘儿子大牛’。她没有反抗,任由大牛将她放上牛车。

头脑中一片空白,老婆婆……是这样的吗?扫到自己灰白色的发丝,她无力的又摸了摸自己满是鞭伤的脸,想到自己每走一步的蹒跚费力。

原来,现在的自己在他人眼中……犹如老妪。

*

一觉醒来,四周一片漆黑。伸手摸了摸,她的身边还搁着几个冷硬的馒头。果然,自己被‘遗弃’了……

木木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满身的伤,加上行动不便,无法创造利益价值,谁愿意要她这种人。如果她什么都不是了,不是芙蕖木木,不是莲氏,没有和盛莲皇朝的牵绊,可还有人会爱她?

她跳下崖的那一刻,那双凤眸里在想什么?为什么她怎么都看不清……

抓着车窗一点一点的努力起身,虚软的身子让她几次又倒回车内。“……有……有人吗?”

车外一片静谧,只有风的呜咽声。绝望闪过心头,木木闭了闭眼,挣扎着又往窗子攀了攀。模糊的视线中望去,外面果然是一片静谧的树林,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只有远处偶尔有亮光闪过。

这里想必离镇子很远了,也许还会有狼……

这个念头让木木手一软,再也支撑不住的……窗幔在指尖滑落,身子无声无息的倒回车内。也许她就会死在这里,想到蓝贵妃那张变得和她一模一样的脸,她苦笑,还会有人认得她吗?

不知过了多久,昏昏沉沉的再次醒来,远处有轻微的马蹄声,她一惊。咬牙翻起来,失了生气的双目紧紧的盯着树林。直到看见一人骑马而来,风尘仆仆,似是日夜兼程,白袍泛灰,算不上干净。

她的眼眸里忽然一阵热辣,涌上一层水光。

几乎痴痴的看着马上的人,看着他如墨的眉宇,和他下巴那未曾打理的青色胡茬。那温润清冷的容颜依旧,只是那头记忆力如墨的发丝……竟然全部成了银白,让她的眼光难以移开。

他……没死!

他还活着!阿玄……阿玄,我终于再见到你了……

木木的泪一颗一颗滑落,觉得自己心底没有遗憾了。就算她会死在这里,也不难受了。阿玄没死……凤鸣没有杀他,凤鸣他并未泯灭良心到入魔的地步,是不是?

阿玄……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终究还是不适合地下幽冥那黑暗孤独的地方……

马上的车突然停住,清冷的目光扫向木木所在的牛车。

她吓了一跳,直觉的缩回车内,听到那马蹄声越来越近,她的心跳如擂鼓。抓着自己灰白的发,她闭着眼,心底不停的呢喃,不要,不要过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